我自己改变了 父亲也转变了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九月六日】父亲已经八十六岁了,身体一直很好,自己做简单饭菜。他是个老党员,年轻时当过警察,深知中共的残暴、不讲法律。不过父亲被中共洗脑也还是挺厉害,常常会说现在的日子多好之类的话,言外之意很有感谢邪党的意思。

对我修炼法轮功,十多年前,父亲曾是怒斥,一提法轮功,我们父女俩就得大吵一番。随着年复一年的修炼,我心性在一点点提高,父母的年龄也越来越大,在感情上对子女的依赖也越来越多。我按照修炼人的标准要求着自己,一步步做好,好好孝敬父母。

母亲在二零一五年因脑溢血住院一个月后去世,我和妹妹那一个月里白天黑夜不离左右悉心照顾,父亲看在眼里,总跟亲人们说他的孩子很孝顺,他很放心。

我也常告诉他大法师父讲:“我们在常人社会中修炼,孝敬父母、管教孩子都是应该的,在各种环境中都得对别人好,与人为善,何况你的亲人。对谁也一样,对父母、对儿女都好,处处考虑别人,这个心就不是自私的了,都是慈善之心,是慈悲。”[1]

父亲听后沉默了。他看看身边的老人们,子女周末回老人家,有的子女象蝗虫扫荡一样,吃、拿没个够;有的老人病了住个院,儿媳妇都不登门,更甭提照顾老人了。世风日下,道德越来越败坏。他常常哀叹,同情那些子女不孝顺的老人们。我知道他很满意他的女儿。以后当着他的面,我讲真相劝三退,他也不反对了。

其实,父亲是个很善良、有一定道德水准的人。因为六十年代的政治运动,他离开警察岗位后,在以后的工作单位里,从来不占便宜,逢年过节单位分东西,都是最后领人家挑剩下的那份。母亲去世后,我隔三差五的过去给他打扫卫生,做些荤的素的他喜欢吃的。每天都打电话问长问短。虽然他不再反对我修炼法轮功了,党、团、队也勉强退出了,可一提法轮功,他就岔开话题,或者沉默,不表态。每次我心里就很堵的慌,因为我也一直苦于不知道父亲对法轮功为什么这个表现。

今年一件事情使我一下子发现自己存在的问题。

这还要从去年夏季大暴雨说起。父亲住的小区地势很低,排水又不畅,有点大雨就会积水很深,更何况大暴雨。因为雨很大,到处积水,事先嘱咐他就别外出了,吃的用的都齐全。傍晚打电话父亲也不接,我有些着急。第二天一早打电话,才知道,昨晚老父亲一个人在单元门口,堵灌進地下室的雨水,他用盆子一点点的往外舀,忙活到大半夜,成功的阻止了各家地下室被淹,累的不轻。他还埋怨一个楼道里那些年轻人一个也没有出来帮忙。电话里听了这些,我一下子就火了,责备他不顾自己年高体弱,瞎逞能。言语全是责备,父亲没说话,挂了电话。

今年又是相同的事情,我虽没在电话里责备,放下电话,就一顿牢骚:“这么大年纪,逞什么能,累病了,冻坏了谁管啊?就是留个好名声,这名声比命还重要啊?!这老头!怎么这样!”突然,我一下子僵住了,我感到自己的党文化怎么那么厉害,对老人这种为他人不顾个人安危的高尚行为,竟用这么肮脏的心思考量他。多年来,我对父亲这种所作所为一直是不以为然、更甚者嗤之以鼻,就认定了他虚伪、就是为留下个好名声,这样否定着他、伤害着他而不自知。

我曾经多少次为常人对我善行的不公对待而伤心、不平,原来自己也存在着这样一颗心,党文化养成的那种用恶意揣度别人、妒嫉、不知感恩、不体谅他人、虚伪、狡诈。怀着这样一颗心我平时自己所做岂不都是伪善、图回报、强烈的有求,这么多年我哪里真修了?我当时定格在那里,想到这些,看到自己那颗肮脏的心,对老人造成的伤害,我默默的流下了眼泪。

修炼人要处处事事考虑别人,多看别人的优点。我哪里做到了?我是怎么修的善呢?过了好一会,我拿起电话,父亲那边接通了,我尽可能用柔和的语气,发自内心的说:“爸,很累吗?忙了大半个晚上了,担心你累着,没着凉吧?”父亲说:“没事,不过今年楼道里每户都安排了一个人,大家轮流值班,所以不累,情况很好,地下室没淹着。”我说:“爸,您可真了不起!象您这种境界的人不多了。”

第二天,我和妹妹去父亲那儿,一边忙活着家务一边聊着天。父亲经常把他坚持了几十年的健身、按摩穴位的法子告诉妹妹,以前跟我讲,我都是马上打断他:“不用这一套的,我是修炼人,每天两个小时炼功,根本没病!”以后他就只跟不修炼的身体不是很好的妹妹讲。这会儿又听他细细跟妹妹讲哪个新的动作有什么作用。这两天我正看《我们告诉未来》这个光盘,一下子想起里面一个镜头,师父在讲法时强调要重心性修炼,要重德,否则炼功就如同做体操一样了,没大作用了,这不仅对修炼人很重要,一般常人能做到,动作就会起作用。我就跟父亲说:“爸,您看看也有些人做这个操那个操健身,可不是人人都健康啊,您之所以感到很管用,主要还是因为平时您注重品德的修养,不重德,做什么体操、按摩没大作用的,关键是心好,再加上辅助动作才有大作用的。”这些由衷对他人品的赞誉,使老人认可。

有一天,我自然的提到:“其实我们劝人们三退,不是搞政治,也不是对权力感兴趣,世道兴衰是天定的,我们只是让人们退出无神论,对神的诽谤万劫不复,我们就是慈悲,让人得到神的保佑。”平时父亲会默默走开,或者打个岔说别的,这次他竟然高声的很诚恳的说:“我明白,我都知道啊!”

感恩师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