摆脱懒惰 找回初衷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月八日】

师父您好!
同修们大家好!

我二十多岁得法,今年我四十多岁,在此对引导我走上大法弟子之路的师尊致以深深的谢意,并借此珍贵的机会,希望与各位同修比学比修。

走進大法 感受神奇

小时候偶然读到一本讲述神仙故事的书籍后,我开始对“修炼”产生了依稀的憧憬。学生时代我也很自然的,对宇宙的奥秘和史前文明等抱有很大的兴趣。后来大学时期家里接连发生了一些难以承受的变故,我的健康也开始恶化,不得已休学了一年。我觉的既然这样了,也挺好,倒不如利用这段时间通过多读书等方法寻找宇宙的真理,但却只是徒增茫然。

临近复学前的那个冬天,我听从了身边的人的建议,开始尝试气功修炼。并且和住在一起的朋友一起,想要寻找一种家境困难的工读生也能免费学习的气功功法。有一天,在互联网上搜索到深夜的朋友忽然说要在凌晨的时候去公园一趟。一直爱睡懒觉的朋友竟然能在凌晨起床外出,这让我感到非常诧异。朋友从公园回来后,激动的对我说,终于找到了。于是我二话没说,第二天也跟着朋友一起凌晨四点钟出门了。就这样,我开始了法轮功修炼,学法并参加了“法轮大法九天班”。但与我想象的不同,虽然我读了《转法轮》,也听了九日讲法,但除了一小部份章节,大部份的内容我都难以理解,看书也看不進去。

一个月后的一天,我在炼第五套功法时体会到了师父在法中提到的好象坐在鸡蛋壳里一样的感觉;并且某天睡觉时感觉身体发热,起来感到全身被灌顶的感觉等,师父让得法初期、对法理解不深的我,直接体验到了许多神奇的事情,使我得以坚定对大法的正信,跟上修炼的队伍。

走上证实大法之路

学法渐進,我也产生了想要成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想法。我的第一次洪法活动是在首尔某大学里张贴洪法海报。张贴中途劳累,坐在阶梯上休息时,我和朋友同时目睹了天空上法轮就象雪花一样落下的场景。我是闭着天目修炼过来的,这是我第一次看见这么多的法轮。我悟到了师父是多么鼓励我讲真相啊!

后来我又参与了在大使馆前发正念。第一天坐在大使馆前要开始发正念时,喧嚷的车声,以及行人的异样眼光都让我感到很有压力。但闭上眼睛开始发正念时,我感到一个好似房屋一般巨大的人影站在了我的身后。我直觉是师父的法身和我同在,想到这儿,我不觉的嘴角微笑了起来。我发出强大的正念,功从我的全身喷发出来,涌向大使馆。后来不管我到哪,我都知道自己有发正念这个武器,这给我带来了坚实的力量。

但以后我的贪心变的越来越大,产生了比谁都想做的更好的争斗心,和由此而发的嫉妒心,还有“我的想法更好”的想法,这些想法一直与我如影随形。我不停地反复和不同的同修争斗后得以提高、随后又争斗的过程,而我能够真正战胜这些执著的契机,是在读了师父的《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之后。

师父说:“他们是什么心态呢?是宽容,非常洪大的宽容,能容别的生命,能真正设身处地的去想别的生命。这是我们在很多人修炼过程中还达不到的,但是你们渐渐的在认识、在达到。当一个神提出来一个办法的时候,他们不是急于去否定,不是急于去表达自己的、认为自己的办法好,他们是去看另外的神所提出的办法的最后的结果是什么样。路是不同的,每个人的路都是不同的,生命在法中证悟到的理都是不同的,可是结果呢很可能是相同的。所以他们看其结果,他的结果达到的,真的能够达到要达到的,大家就同意,神都是这样想的,而且呢,哪块有不足,还要无条件的默默的给予补充,使它更圆满。他们都是这样处理问题的。”[1]

从那时起,我把我的互联网昵称也换成“默默的给予补充”[1],努力的去掉嫉妒心和争斗心,渐渐的有了成果。

师父说:“宇宙空间本来就是善良的,就是具有真、善、忍这种特性的,人生出来和宇宙是同性的。但是生命体产生多了,也就发生了一种群体的社会关系。从中有些人,可能增加了私心,慢慢的就降低了他们的层次,就不能在这一层次中呆了,他们就得往下掉。”[2]

我悟到要想很好与同修合作,就要在群体的社会关系中没有私心,这也是在走回返本归真路上的一个启示。现在重新遇到当年的同修们时,我感到我有了一种对他们油然而生的尊敬。

去中国的经历

经由一位负责人的推荐,我和朋友有了一次去中国帮助同修建立资料点的机会。我和朋友深夜降落在中国的某机场后,由一位同修的指引,我们一同去了另一位同修的家庭资料点。到达之后,整个屋内漆黑一片,看不清谁与谁,但大家也不开灯,就这样一起交流并且集体发了正念。了解后才知道,主人同修被公安监视,而做资料需要用电,一旦电量使用的过多,会引起公安的疑心,所以同修不使用冰箱、电饭锅以及电灯。

白天我把带过去的笔记本电脑和光盘复印机安装好,并教给大家使用方法;晚上我和同修一起跪拜师父后,出门散发真相资料。虽然派发真相资料的过程中恐惧时常袭来,但是我全身的细胞都处在觉醒状态,集中加持正念。派发完真相资料后,我把制作好的真相影片光盘打包好,便和同修们告别,踏上了去北京的路程。来到北京之后,我利用白天的时间探访北京的主要景点,并一路发出强大的正念;晚上便去散发光盘。子夜时分,我坐在天安门广场一角,在心里发起了正念。就是在这里,海外大法弟子们曾高喊“法轮大法好!”而被公安抓捕,对此我内心百感交集。当时天安门广场四方压来的沉重的空气与寂静,以及我的紧张感和决心至今依然记忆犹新。回到韩国之后,当时在中国的经历也一直给予我很大的动力。之后很多次遇到难关时,我都会想到中国同修是那样的辛苦,我不能因这一点小事就退缩,从而得以咬牙坚持下来。感谢师尊给予我这样珍惜的机缘,也非常感谢当时展现出坚定的决心和正念的中国同修们。

在救人中修炼提高

从中国回来后,我积极参加各个真相项目。在韩国,有的民众也被中共的谎言毒害的很严重,对大法有误解,所以到处都有需要讲真相的事情,忙的不可开交。很快几年的时光就一晃而过。起初我把重点放在给中国人讲真相,但渐渐的感到针对韩国人讲真相也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在户外开设炼功点洪法的事情,渐渐的扩大了规模,也越来越形成了体系;对江魔头的模拟审判活动,酷刑展示,真善忍美术展等,每次新的讲真相项目都在诸多同修的齐心协力之下完成。现在回想起来,和同修们一起各种迂回曲折的经历就象一部生动的电影,深深的留在了我的记忆中。

后来我又开始参加大法弟子们创办的媒体,走入了一个新的修炼环境。学生时代得法之后,除了修炼以外,就对别的事情没有什么兴趣,对世上的事情如何运转也不了解。所以对于媒体以常人企业的形态接触常人,并符合世人的眼光、以长久的沟通合作来讲真相的方法感到很陌生,有难度。参与媒体之后,我一直白天工作,晚上写新闻稿等,做与媒体相关的事。渐渐的,需要熬夜的日子越来越多,事情变的越来越忙后,我渐渐以睡眠不足、要补充睡眠的借口,对凌晨炼功的事情日渐懈怠。这件事情直到现在都让我觉的很后悔。我没能去掉睡一两个小时第二天工作会太疲累的观念,因为没有真心相信师父说过炼功是最好的休息的法。这个漏洞形成之后,我经过了很长时间的努力,才得以重新克服。

我还想起一件在我们神韵演出采访小组合作采访的事情。神韵演出期间,为了及时跟進报导,我们常常需要在截止时间之前,上传规定篇数的新闻稿。因为神韵是由师父亲自执掌,所以我非常想好好完成任务。有一天,由于没有达到目标,我焦急万分,费了好一番力气才终于完稿。当我整理完发现已经是凌晨了。我来到记者们住宿的房间打算休息时,才发现房间内有的地方有地暖,有的地方没有地暖。好在只有我发现了这个事实,所以我静静的把有地暖的地方让给其他人。我在没有被子,也没有地暖的地方躺下了,也许是想到自己的努力可以小小的助师正法,我内心非常舒适,躺下马上睡着了,虽然睡在冰冷坚硬的地板上,但是在师尊的保护下,我睡了有生以来最温暖的一觉。

又有一次我去父母家时,有一口烧的沸腾的大锅需要我和其他人帮忙移开。我接过别人给的手套后,没多想就端起了大锅。但锅柄太烫了,如果我突然放下锅,滚烫的开水就会溅到别人身上,所以我不得已咬牙挺住,先把锅安全移开。把锅移走后,我赶紧脱掉手套,发现手上已经烫出了水泡。我把手泡在冰水里,烫伤的痛就会减弱一些。但我把手从冰水中拿开后,疼痛简直让我无法忍受。疼痛越来越厉害,我的情绪也开始渐渐失控,火气和怨恨都一齐涌上来了。“难道想象不到锅会很烫吗,怎么能给我这么薄的手套,导致我的手都被烫伤了啊……”我马上发现自己的状态不对,便把手重新放回冰水中,清醒了一下头脑,开始整理自己的头绪。为什么我会遇到这件事?我的工作都是靠手来做事,如果我的手指出了问题,那明天我不仅没办法工作,更重要的是新闻稿也很难完成了。我应该把这当作消业的过程,忍受过去;还是认为这是旧势力的干扰呢?

向内找以后我在心中对师父说:“如果是弟子应该承受的业力,弟子一定会承担。但弟子绝对不承认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和干扰。”之后,我这才放下心来把手从冰水中拿了出来。但令人不可置信的是,我的手竟然很快就不痛了。不仅如此,第二天水泡也消了,只剩下了一点红色的疤痕,但连这一点的疤痕也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师父说:“你们也不承认它,堂堂正正的做好,否定它,正念足一些。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它们就不敢干,就都能解决。你真能做到,不是嘴上说而是行为上要做到,师父一定为你做主。”[3]

通过这次的经历,我深深体悟到师父掌管我们的一切,我们的修炼之路,要完全按照师父的安排走。

二零零六年,有证人出来举报在中国正在发生中共强摘器官的罪行。此后,各种关于强摘器官的调查报告和新闻接连涌出。对这个令人难以置信的事震惊之余,我立刻悟到应该赶紧将这件事向大众讲清真相。于是我马上写了有关的新闻稿,并制作真相传单。我本以为这件事震惊世人,世人也都会由此明白所有的真相;但与我的期待相反,并没有收到立竿见影的效果。我研究了许多方法,也走了很多弯路。当时的我绝对想不到,当时走的路会持续到今天。从那时起,我陆续结识了很多可以合作一起揭露强摘器官真相的同修,也在一直提高心性的过程中积累了很多宝贵的经验和成果,成为了我坚持不懈向世人讲清真相的契机。

摔倒后 通过集体学法重新站起来

二零一零年,岳父同修经常诉说自己喘不过气来,不久后到了行动不便的地步。当时很多同修都来帮助岳父一起学法,并与岳父交流。我白天工作,晚上照顾岳父,并给岳父发正念,这样的时间持续了将近一年。但岳父还是离世了。我体会到一种空虚感和失败感。这么一点邪恶的干扰都没能战胜的负罪感向我袭来。接近一年和邪恶的辛苦斗争也使我的身心疲惫不堪。那时我想暂时不做艰苦繁杂的事情,静静的修炼。我陷在消沉之中,也开始渐渐回避集体学法和集体炼功。之前参与的讲真相项目虽然还在做,但其实一半是因为放不下面子,一半是因为一种义务感。没有像一名大法弟子真心的、全心全意的努力救度众生,更象是在一个职场上班,抱着一种完成最基本工作的想法去做的。我知道我处在这种不好的状态是因为放不下的名利心和情、还有追求安逸的心,但还是很难走出这个状态。

但我的彷徨在学了师父发表新经文之后开始结束了。师父在经文中说:“最好你还是抽时间参加当地的学法。”[4]我实在没办法违背师尊的教诲。我和妻子虽然很担心集体学法时,我们那还没有过周岁的二儿子的哭闹会影响其他同修,但我们还是暂时放下这个忧虑,重新回到了集体学法点。渐渐的,所有事情都开始恢复原位。直到现在,我每周都认真参加集体学法,这也成为我可以找回修炼初衷的宝贵故乡。

找回修炼如初

以前抱着不知道何时正法就结束了的想法,军役被我一拖再拖。直到这时候我才开始服役。服役中我作为一名公众保健医生工作,在师父慈悲的安排下我游走各地,在照顾病人的同时教给病人们法轮功功法。不需要出差时,在安静的环境下我就写新闻稿,继续参与媒体的项目。但我服完军役重新回到首尔时发现,自己背负着家里的债务,成为了信用不良者。我变的连租住一间月租房都很困难。那时起,我不得不把更多的精力放在维持生计上,几年的艰辛努力后,经济条件慢慢改善了。那时感觉自己通过这段时间不仅了解了社会是如何运转的,对社会也变的熟悉起来,作为大法弟子,该做的事情也在凑合着做,一切都看似没什么问题,在向前运作着。

但不知从何时起,我在集体学法时犯困的现象越来越频繁,发正念也不如以前一样感觉发挥了很大的神通和法力,开始想别的事情等,手也开始倒掌。在讲真相上也是,平时松松垮垮,然后某一天又忽然认真的多做。炼第五套功法时也变的很难入静。就算妻子无私的承担并帮助我,我也只考虑自己的想法。别说理智的教育孩子了,总对孩子发火。很多时候感觉放下了对处处为难我的父亲的怨恨,但又会在某个瞬间一下子发火。感觉以前一直修的很好的色欲心,名利心,物欲心等重新开始冒头,但好象也并不怎么加以警惕。不过,自己感到慈悲的师父一直在延长时间,所以发现自己存在周期性的紧张感,之后又不知不觉会重新松懈。

师父不断的用新经文点悟弟子,但警惕心还是很快就会消失。好像自己已经成了什么伟大的大法弟子一样,就算发现了自己的一点漏,也觉的这一点点执著和漏到时候都会自然修去和放下。有时还会产生一种无聊和腻烦的想法。虽然知道有众生在等待真相,但是今天不是结束的那一天,还有明天,觉的不管怎么样,晚点儿也能赶的上,也做的成,不用太担心。虽然我到现在才觉醒,我惊觉,这样的状态就算是在我并不短的修炼路上也是非常危险的,想想看到自己这样的状态,其他空间的诸神和生命们会多么为我感到可惜,便觉的毛骨悚然。

我真的想找回修炼如初。我有幸得到机会和一位同修進行了长时间的交流。这位同修还像最初同心协力一起讲真相那样,用心学法,认真体悟。偶尔第五套功法不能入定的时候,他就算是非常小的执着也一定要找到并努力修去。从某个角度看,我们的对话真的不能再平凡了。但我的脑袋却象被人棒喝了一样。

想到:我也是一名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中得法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吗?每一个小小的执著也要找到并努力放下,提高心性;在学法和炼功上不懈怠。

师父说,“特别是那些老大法弟子,不要懈怠。你从那么艰难的岁月中走过来、走到今天,多不容易!你不知道珍惜吗?我都珍惜你!神都珍惜你!(众弟子热烈鼓掌)所以自己更应该珍惜自己。”[5]“希望大家真的能够配合好,正念足,遇到事情向内找,就象刚刚進入修炼那样的热情一样。不要像常人,几分钟的热血过去了、就完事了。”[6]

大法弟子都知道,所有的问题都是因为不认真学法造成的。

师父告诫我们:“有些人在读《转法轮》的时候,思想不专一,在想其它的,不能够专注的在修炼中。这等于是浪费时间,不但浪费时间,本应该是提高的时候,却用思想想一些不该想的问题、一些事情,不但没提高,反而还在往下降。”[4]

想起自己学法时脑子里想别的事情,嘴上还在读法。这是自己主意识不清晰,没能集中注意力在学法上的表现。从那时起,我读《转法轮》时用手指一个一个字的指着读,我放慢自己的速度,集中注意力,开始一个字不漏掉的读起来。脑子里想别的或是犯困的话,就回到第一段重新读。之后我学法的时间和学习量都大幅增多。坐电梯或是开车遇到红灯时,我就背《洪吟》。我又想到师父传法时,一天就讲一讲法,作为弟子如果不能一天读完一讲法,实在对不起师父。我抱着这种念头,每天不管怎么忙,怎么犯困,我都打起精神坚持认真读完一讲法才入睡。

师父说:“你的每一个执着,都会造成你修不成。每一个执着可能都会造成你在身体上出状况,在大法的坚定信念上造成动摇。”[7]

我悟到再小的执着也会在修炼上制造漏洞,而再小的漏洞,积累多了也会让大柱子倾倒。我下定决心不挑大小,只要是执着就一定要去掉。如今的我每个瞬间都努力用法来衡量什么是佛性,什么是魔性,然后再努力行动。想在互联网上看些没意义的新闻,想吃美味的食物,或者在生活中想要舒服一些等等这些反反复复的执着心,只要有一点点我也绝不轻视。我利用每个间隙学法,不再拿凌晨要起早作为不发午夜一点正念的借口。我努力把握每一个讲真相的机会,努力用一颗真心去救度众生。

努力归正之后的我整个生活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现在的我时时保持祥和慈悲的心态,并可以以正确的心态对待心性的提高。最近我猛然发现,我竟然和七、八年前一群没能讲清真相就断了联系的同事们以看似偶然的机会重新相遇。这让我开始重新回想起和我有过一面之缘的人们,也倍感缘份珍贵,有了一种要更加珍惜今后将要遇到的每次缘份。我下决心一定要好好向他们讲清真相,好好把握师父给予的宝贵机缘。

感恩师父重新点醒懒惰的弟子,弟子一定会认真做好三件事,勇猛精進,直到最后。

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 谢谢大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5]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八年华盛顿DC讲法》
[6]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什么是大法弟子〉
[7]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二零二零年韩国网上法会发言稿)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