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尊救度 正念闯过生死关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二月十日】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日晚八点多,在小组学完法回家,打开电脑,浏览完当天的明慧文章,刚要上床发正念,就感觉我的五脏六腑被一只手使劲抓住,拧了几个劲,又使劲往后一拽。突如其来的剧痛,我“啊”的一声,肚子就象有把大刀在里边来回乱搅,难以忍受的疼痛,瞬间没了正念。

老伴刚入睡(他不修),被我的喊叫惊醒。我这才认识到做事没考虑别人,再说修炼人没有病,肯定自己有人心招来的邪恶迫害,这都是假相,是针对我救人来的,邪恶迫害我不承认,必须否定,一切都由师父说了算。为了不吵醒刚入睡的家人,再痛也不出声,咬着牙挺着,忍着,背师父的法:“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

这一夜感觉时间那么长,看钟表象定住一样。一夜,我两只手按在床上,一直是俯卧,忍受着没有一秒钟歇息的剧痛,毛巾已被汗水渗透,若是没有师父为弟子承受,我是很难挺过来的,弟子对师父的感恩,难以用语言来表达。

终于熬到第二天,早三点多,同修们互相传递着我身体被邪恶迫害的信息,由于整体正念加持,师父的看护,在同修们的帮助下,自己的主意识也清醒了,升起了正念,彻底否定了旧势力对我身体的迫害,对师父、对大法的正信更坚定了。

在家坚持了三天,全身开始浮肿,腿粗了,脚大了,肚子慢慢在膨胀起来,硬硬的,肚皮一点也不能触摸,一碰就痛的难忍;全身皮肤黄色,白眼仁也变成了黄色。有搞医的同修说,如果是常人,就这状态,去医院就得让家人准备后事了。

当时我的身体状态极差,常人见了都很害怕,他们感觉我随时都有死去的可能,可我自己在那样痛苦的魔难中,心里还潜在的有一种喜悦感,师父讲:“你碰到了好事、坏事,只要你修了大法,都是好事,一定的。”[2]我想这是生生世世积的业大、多,用这假相消业还债呢。

其实当时随时都有肉身被拖走的危险,我就坚定一念,我是来助师正法的大法弟子,绝不当破坏大法的魔。最可贵的是,同修在我危难之中不离不弃,都有一个共同念头:否定旧势力迫害。身边同修为了每天陪我学法和二十四小时发正念,主动把我接到自己家,生活上照顾,坚持陪我学法,近距离发正念,在这最关键时刻,我挺了过来,忍着剧痛坚持学法,听法,发正念清除邪魔乱鬼。

在同修家第五天,儿子找到同修家,看我那可怕的样子,拽着我的手哭着说:“妈呀,快去医院吧,再这样挺就完了,没啥我可别没妈呀。”当时我明白,邪恶利用亲情动摇我对师父的坚信,家人不明真相,不能绕开走了,怕家人送医院也是一个执着,必须回家讲真相。到家,老伴看我那副样子,对我能否活过来失去了信心,儿子坚持要我去医院。我把儿子叫到身边,握着他的手说:“妈知道你是孝子,可孝的方式不对,人家都说顺者为孝,妈现在是修炼人,就不存在有病的问题。我九八年得法至今,二十多年了,每次出现病业,从没去过医院,没打针,没吃药,不都神奇般的好了吗?出现过几次神迹,你们都亲眼见证过。就今年春天,我右眼神经麻痹,当时眼皮下垂,眼珠象换的假眼一样,几乎失明,对常人这也是医院治不好的病,我没去医院,就凭着对大法师父的坚信,按大法的要求学法、向内找,三个月就又恢复了正常。医院能给常人看病,修炼人是超出常人的。孩子,我知道你们为我好,如果真对我好,就听妈的话,不用去医院,妈一定会好起来的!”

儿媳虽然不修炼,看我对师父的坚信坚如磐石,很佩服,鼓励我说:“妈,就凭您这份信,一定能好起来,放心吧,谁也不会送您去医院。”

儿子心里总没有底,告诉我的亲属来说服我,因他们都不修炼,对我不去医院很不理解,我只好用修炼的要求告诉他们不去医院的道理。

修炼是严肃的,出现这么重的病业,没有真正向内找,才被邪恶抓住迫害的把柄。回家后,没有好转,肿胀的身体象孕妇要临产的样子,不能仰卧,也躺不下,两只小臂、手腕子和腿的下肢出冷汗,冒凉气,冻的象按在冰水里一样,刺骨般的疼痛,每天晚间九点~凌晨兩点是最难熬的,邪恶几乎不让我睡觉,(因肚子肿胀也不能往后靠)双手按着床支撑着身体,四十天后手掌压出了硬膙。

我的疼痛和师父为我承受的不能相比,在同修们的正念加持下,只有坚信师父,才能闯过生死关,从没动去医院的念头,只有正念,才能清除病魔,咬牙挺着,后边的大牙都咬活动了。每晚坚持听法,知道师父就在身边看护,再疼痛没流过一滴泪,反复背师父的法:“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它们就不敢干,就都能解决。你真能做到,不是嘴上说而是行为上要做到,师父一定为你做主。而且师父周围也有很多护法,有很多佛、道、神,还有更大的生命,他们都会参与,因为不被承认而强加的迫害是犯法的,宇宙的旧理也是不允许的,无理的迫害是绝对不行的,那样旧势力也不敢干。就是大家尽量的走正。”[3]我深深记住师父的法,使我有了正念,我知道只有听师父话,师父一定为我做主!

病业期间,没有食欲,这也是旧势力强加迫害,我不配合,每天進食很少。十多天后,排大便,最多一天二十四小时排二十多次,排出些烂肉酱般的脏东西,有一天排了一天黑血,这是师父给我清理身体,使身体内腐败物质排泄出来。持续一个多月,家人害怕了,我知道这是好事,不管遇到什么事,都不动邪念,就牢记师父的话:“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4]。“生死非是说大话 能行不行见真相”[5] 。

就在身体慢慢的有了好转时,接连又出现两次生死关,我就发正念,无论与旧势力签过什么约都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一切都由李洪志师父安排,邪恶就是要索我的命,我就不承认,就背师父的法:“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6]。“放下生死,就是神,放不下生死就是人。”[7]

在师父的看护下,真的放下了生死,死神就离我而去,三次生死关,全靠对大法的正念和对师父的坚信才闯过来的。

多学法、向内找

在病业严重时,很多事失去记忆,在同修每天的陪伴下,大量学法。同修们在休息之余,谈自己向内找的体会,我看到自己的差距,修了这么多年,光做事,没实修啊,当静下心去找自己的时候,才发现遇事没把自己当成修炼人。最主要是每次遇到问题和矛盾时,不去找自己是针对什么人心来的,失去了很多师父给安排提高心性的机会。

长期以来,不用法严格要求自己,严重党文化意识不到,强大的证实自我,做事瞧不起别人,遇事不修自己,在事上评对与错,愿听好听话,显示心已形成自然。当一件事整体配合做成的时候,不去证实法,而是作为炫耀自己的资本,证实自我的心越来越重,招来了同修崇拜和依赖。

在配合营救同修的过程中,多种人心不去,做起事来就很累,不在心性上找自己,还对同修产生抱怨心和委屈心,不平衡的心产生的妒嫉心和记恨心,这些执着都是要在法中归正的,绝不是邪恶迫害我的借口,但这也是沉痛的教训啊!

同修的无私配合

在病业期间,有一位离我家很远的同修,为了每天来陪我学法发正念,法理上交流,每天坐公交车早八点前就到我家。可家中还有一个需要她照顾的双目失明快九十岁的老母亲(同修),老同修除了听师父讲法,天天给我发正念,每天都一早催女儿早点来我家,同修出来之前,因妈没人照顾,只好把煮好的鸡蛋和土豆和炸酱,再倒上一杯热水,给老人放到固定位置,为中午备用,有同修关心问:你出来,谁照顾妈妈?同修认真的说:“是师父照顾。”大家听了都很感动,这就是无私的境界。这次被迫害的一点食欲没有,什么也不想吃,同修们一起与我否定迫害,从自己家带好吃的逼着我吃。

有一位离我家近的同修,在不影响救人的情况下,还要照顾九十多岁生活不能自理的老母亲,她克服自身的困难,在我病业最严重时,每天都给我做可口的饭菜,给我补充身体,使肉身这个身体没有倒下,她的话语很平淡朴实:“你是大法弟子,吃饱了,快点好起来,出去讲清真相,多救度众生,我受点累算什么?”同修们来看我,都给带来水果和食品,我很过意不去,同修们说:“这是给你的正念,快好起来,助师正法。”

同修们无私的行为,感动了家人,儿子说一辈子不会忘记。从心底佩服大法弟子,个个都是好人,有力的证实法轮大法是正法。

在大家整体配合中,解体了迫害我的邪恶因素,给魔难中的我增添了正念,通过法理交流,找到自己的执着,心性提高上来,身体就有明显的好转,在师父慈悲的看护和同修们的正念加持和鼓励下走过来了,这让我亲身体会到大法弟子亲如一家人。

体会到师父的慈悲看护

病业开始,两条腿根本没劲站立,五套功法没达到一步到位。近二十天后的一个晚上,听到一个洪亮的声音:“你不炼功,怎么给你净化身体呀?!”我知道师父为我着急呢。自己知道错了,这时我慢慢下床,一步一步挪到方厅,为了别摔倒,双腿轻轻靠着小茶几,颤抖双腿,坚持炼完了动功,刚好清晨两点,浑身的汗水但我没有退缩,紧接着炼了第二遍动功,从那天开始,每天五套功法一步到位,有时还多炼几套,从半小时抱轮又恢复到一小时。因身体还很弱,每天早坚持炼完动功,心里很踏实,因我听师父话了。

在师父的呵护下,一个月后,坚持下楼去小组学法。一次发正念时,感觉一只大手捂着我的头说:今天你要吃两碗面条就能吃饭了,同修真的做了两小碗面条,逼着我吃下去,我只能用水强送進肚里,从那天起,喝水、吃饭都能品出味来了。

还有一天晚间,睡梦中师父给我一盒特殊的面条,非常好吃,我大声喊:“真好吃,真好吃!”梦醒后还在大喊,从那天,吃起面条有一种特殊的味,还有一次师父给我一块大发糕,吃完后,吃饭也香了。我知道师父给我的不仅仅是发糕和面条,给我的是鼓励和信心,以及身体的净化,让我懂得一个大法弟子的使命和责任以及众生对我的殷切期盼。

伟大慈悲的师父在我发正念时,两次灌顶,给我得法之前没痊愈的头骨换了新头骨,这是我亲身受益并感受到师父的慈悲伟大!

用神迹来证实大法

同修整体的配合,否定了旧势力对我的安排,师父在身边看护,对死神想拖走我的肉身就不承认,结果死神离我而去,现在身体神迹般的在康复,没有去医院吃药、打针,全身也消肿了,肚子也不胀了,正常排便了,虽然瘦了十七斤,但身体也有力气了。

没有死去的我成了活真相,家住山东的大姐正要来东北看我,听说没上医院好了,觉的不可思议,说:“大法是很神奇。”

刚出现病业时,一天去储蓄银行办事,那里工作人员看我那状态,说我必死无疑,三天都活不上。现在好了,就去给众生讲真相,这些工作人员听说我就凭着在家学法炼功没去医院不治而愈,当时不太信,我就讲修炼人的种种神迹和大法的美好,最后他们明白了真相,还讲了什么是“三退”,有的用真名退出了邪党组织。

邻居来家看望我,对我不去医院医治不理解,我给她讲修炼人没有病因此不去医院的道理,又给她讲了大法洪传全世界和“三退”保平安的真相。她明白后,用实名做了“三退”。

特别是楼群小区的邻居们,看到我出外又骑上自行车,都惊奇的为我高兴,说:快看,她好了,又骑自行车了。

修炼是何等的严肃,每个人的修炼路都是师父安排的,旧势力也以考验为名安排了它们那一套,如果我们走偏一点,都会给自己带来麻烦、给大法带来损失、给师父带来操劳。这是我在闯生死关的亲身体会。没有师父承受和看护,没有整体同修们用心正念配合,我是很难走过来的。今后一定要走好师父安排的路,一思一念在法上修,珍惜这万古不遇的修炼机缘,跟师父圆满回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法解 》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5]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心自明 〉
[6]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正念正行〉
[7]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