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小同修配合疫区讲真相及所悟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二月二十四日】

一、粉碎性骨折

我居住在武汉周边城市。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晚上,我在加班回来的路上,电动车撞上路面上一个小木块,车子连环转了几圈后跌倒。当时我心想“没事儿”,但就是爬不起来,被路人抬到路边后,我打电话叫来先生接我。他拉不起来我,打120把我拉到医院,医生拍X光片说我粉碎性骨折。

我当时不能行动,思想中想着我就走师父安排的路。在突如其来的魔难中,心中一直想着走师父安排的路。从拒绝手术,到拒绝用药,再要求出院、回家,直至五、六天后拆掉石膏,每一次正念与人心的交锋都感受到师尊在身边细心呵护和点悟,让我在法中能做出作为修炼人的正确选择。去掉石膏的第二天早上,女儿睡醒就对我说:“就剩这点黑气让它自己往出冒”[1],我知道这是师父的点化。

女儿不到十周岁,从出生一直跟着我修炼,她坚定,但是贪玩。为了带好她,我放弃了外地的高薪工作,在家附近找了一份检测的工作。我每天早晚都带她学一小时的法,师父所有的讲法都系统的学过一遍,功断断续续的炼,法理也清晰。她重视讲真相,从三岁就开始督促我出去讲真相救人,跟我配合做过各种讲真相的项目。在我摔跤后,正好她放了寒假,基本足不出户的陪着我学法到半夜,一起发正念,帮助做早点、铺床等家务。心性也有提高,贪玩、懒惰的心去掉了。

有一天我跟她交流自己摔跤的原因,我说:“由于最近同修和公司同事都当面夸我,不自觉的起了自满的心,自己还没认识到。而且还有显示心。”我又接着说:“其实大家都夸我时,我当时就应该意识到是自我感觉良好的心招来的,但是却由于修炼上渐渐的放松了,没有向内找,还觉的自己这段时间是修的挺不错……”孩子严肃的说:“自满的心很严重,一定要去掉。再发展下去就是自心生魔。”我当时听了心中一惊。

摔跤后,每天静下心来大量学法背法,长时间发正念清理空间场,认识到很多深藏的执著,渐渐的修炼状态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正因为我有这段时间静心学法的基础,使我在瘟疫爆发之后,从恐慌、无措,到渐渐的升起了正念。

二、瘟疫中传真相及修炼感悟

就这样在家里学了二十几天法后,今年一月二十几号,武汉肺炎爆发,令人震惊。武汉封城几天后,我们地区也封城,继而小区也被封了。所有人员都不能出入,所需物资需要上报,由专人送入。

一天,孩子在柜子里找到几十份真相册子,她要求在小区里发,每次发六本。我犹豫了很长时间,同意了。她出去发资料,我就在屋里给她发正念。当时,巨大的怕心笼罩着我,因为小区封闭后,很容易想到真相期刊是我家发的。她发了真相资料后,高高兴兴的回来,我却整个人发抖,抱着师父的讲法,把自己整个人都投入到法中学法,四个整点都发一个小时正念。到晚上,我才从怕心中基本解脱出来。我本想她能多停几天,等我正念调整后再发,可她隔天又要去发,她说:“我想在瘟疫進入我们小区之前发完。”我听了,不能说什么,就配合她,给她发正念。

有一次,她半夜出去,很长时间没回来,我又行动不便,不断的求师父保护。她回来后说外面很多人,她在一个楼道避了很长时间才发完。就这样,我不断的在怕心中挣扎,坚定正念,再挣扎,再坚定。我自己也没想到自己怕心会这么重。

其实,前几年,我一直和同修配合在大街上堂堂正正的面对面发资料,讲真相。还和同修一起到一个个小工厂给工人们讲真相。当时很多同修都觉的我俩正念很强,其实我自己知道,我心底深处怕心的根子藏的很深,根本就没有去掉。记得有一次孩子发完真相资料,我对孩子说:“妈妈很怕。”孩子说:“怕的不是你,是邪恶。”就这样,她断断续续发完了几十本资料,而我也必须正视自己内心深处怕心的根子了。一次次的清理怕心后,慢慢的我追根溯源,我意识到自己强烈的怕心是来源于有一次被邪恶绑架后,由于正念不足,没有做好,从那以后,再讲真相就开始在怕心的阴影下了。正本清源,归正自己思想深处由于被迫害产生的不正的人心怕心,感觉自己心性有所提高。

封城不久,当地就有了确诊病例,小区也有了,我这栋楼的隔壁单元贴个告示,后面楼也贴了疑似病例的告示。这样,大家惶惶不可终日。就在这时,先生开始干咳,而我也开始气管痒,强忍着不咳。怕心又笼罩了我,虽然从法理上知道修炼人没有病,但是强烈的怕心,让我不由自主的发抖。每天我从早到晚的学法,才能慢慢从怕心中解脱出来,渐渐的我意识到是自己内心深处隐藏的病的观念造成的,我就深挖根子,去掉它。

就这样,一天天艰难的面对着这怕心,不断的学法,不断的认识到自己内心深处隐藏的各种人心、观念和执著,渐渐的我从怕瘟疫的心中解脱了出来。正念开始主宰我,心里亮堂了,再也不觉的自己的气管痒多可怕了。知道对修炼人来说就是净化身体,对常人来说瘟疫就是淘汰了。女儿也说:“我悟到,爸爸的咳嗽是假相,就是因为我俩的担心造成的,所以他的咳嗽就升级给我们看。”

师父打给我救度小区众生的方法:出去贴九字真言。一天我怕瘟疫的心又上来了,跟孩子说:“妈妈担心自己能不能在瘟疫中走过来。”孩子说:“我们肯定走的过来,我怕常人走不过来。”所以她要尽快的出去贴救命的真言。

由于我们没有不干胶,更没有打印机,她就趴在椅子上写九字真言:“肺炎保命良方:诚念法轮大法好,危难来时命能保”、“肺炎保命良方:三退(退党、团、队)保平安,三退电话……”再用心画上一朵粉红色的大莲花。每张小贴纸只有手掌大小。没有胶水,就蒸熟了土豆,横切开,当固体胶用,以土豆的断面在墙上摩擦后,把小贴纸粘上,非常牢。她每次都是凌晨出去贴,我依然要面对自己那些乱七八糟的观念和怕心。有一次,她当天贴了,第二天又要出去,我说:“再晚一天行吗?”她说:“我只是跑跑腿,都是师父在做。”我没说什么,我知道这是师父的点化,让我不要怕,都是师父在做。第二天早上,刚睁开眼睛,“我只是跑跑腿,都是师父在做。”这句话瞬间出现在大脑中,我知道这是师父点化要她早上出去,我就在七点时叫她出去贴了。我依然是给她发正念。

每次她贴完救命的九字真言后,我就感觉空间场特别亮堂,自己心中也亮,小区都亮了很多。有一次,我说:你贴的时候,我还是有怕心。她说:妈妈,我贴大法真相(粘帖),你怕也不对。师父说:“你们想一想人类说自己是猴子進化来之说都能登上大雅之堂,而这么伟大的一部宇宙大法,你们却不好意思给他一个正确的位置,这才是人的真正耻辱。”[2]我无言,知道她是正念,而我是怕心和观念。在法正人间即将到来之际,我再不能姑息养奸,必须面对和去掉它们。

就这样,我不断的面对着自己各种深藏的执著怕心,每天早上都是无来由的各种顾虑、各种怕。我背着师父的法:“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3]内心深处知道一切都来自于法,所以我一整天都全身心的学法,到晚上的时候基本就突破出来了。这样反反复复的过了半个多月后,我发现自己主意识变强了很多,每天也不再害怕了,有了正念。

直到有一天,我突然感觉到自己超越了一个大层次。比如,这次摔跤其中一个原因是显示心,以前我去显示心时,排除一段时间,能好一点,但不久又变回原样。现在,我突然意识到,显示心就是在一个层次中的表现,当我超越这个层次时,不用刻意去它,我也不想显示了,感觉显示心很肮脏、很败坏,也很低能。再细想,发现欢喜心、妒嫉心和飘飘然的心也是一样,它们和显示心都是同一个层次中的执著。以前我为了去它们而排斥,修起来很难,好象总在一个漩涡中打转。为什么我现在能在短短的一个月的时间里一点点的超越出来呢?因为瘟疫触动了我生命自我保护的本质,同时,在“为私还是为他”的艰难抉择中,我选择了众生。而那些执著心的漩涡的根子就是“自我”。虽然以前,我从道理上知道旧宇宙的生命根子是为私的,但是这根子从来没有被真正的触动过,所以表面的我就一直处于看起来很精進的状态,麻木而机械的用一整天的时间做着三件事。现在当我认识到这些时,我感觉自己从一层厚厚的肮脏而坚固的壳里冲了出来。我能感受到自己那个真正纯真的、无私的真我,同时,我发现当我能找到真正的无私的我时,执著很容易去除,它们就是表面一层浮尘,我不需要再在各种执著的漩涡中打转了。我也深深的意识到,为什么之前,我们给众生讲真相,他们不听,就是因为我们一直被这层厚厚的“自我”又“麻木”的壳封着,我们说出来的话不带有纯正慈悲的能量,不是从本真发出来的,所有没有威力。

悟清这些法理,还发生了一件事情。一次,我让孩子带着破网软件送给先生家族中的一个姐姐,同时我打电话通知她,结果我和孩子都没有找到她,当我突破这层后,从来不到我家来的她,居然自己跑来拿走了破网软件。而且,我理解,这种自我和麻木是旧宇宙的物质,与旧势力非常相似。我体会到师父每次都强调要我们多学法的深刻意义。特别到了最后,生命要根本上改变,就必须铆足劲的学法,只有法才能把一个旧宇宙的为私的生命同化成纯净的无私无我的生命。

我也发现,很多同修跟我一样,由于已经修炼了二十年了,在法中确实证悟了不少法理,当大家坐在一起交流的时候,每个人都在谈自己的认识,都觉的自己的认识是对的,却很少人谈法中是怎么讲的。我发现恰恰是这个自我感觉良好的东西阻碍了我们放下自己的一切,用谦卑的心态去学法,其实自满就是对法的大不敬,所以长期以来很多同修学法不得法,也就无法从本质上改变自己了。有的时候我们还会出现依赖同修和整体的心,而不是在法上修、在法中认识法,所以法也不给我们展现。而目前的封小区,我悟到也有“不让我们再依赖”这个因素。

所以,希望同修除了着急众生得救的心,还要多学法,铆足劲修好自己,找到自己修炼中长期存在却又意识不到的问题,只有自己同化法,才能真的救了众生,因为毕竟救度众生的不是我们这个肉身,而是法。

同时,我发现发正念有巨大的威力。我在长时间发正念的过程中,我发现自己身体中长期存在的一些旧势力安排的东西解体了。它们一直以来都阻碍和控制着我,使我不能真正认识到自己的执著和人心;它们还把执著放大,变的顽固,让我难以去除;同时这些败坏的物质也让我麻木和懈怠。长时间发正念,也解体了小区内众生背后大量的邪恶因素。发正念使修炼和救度众生变的容易,所以,在这场瘟疫中一定要重视发正念。

随着我跟孩子艰难的配合着讲真相,也随着自己每天学法,深刻的找自己修自己。当心性达到一定成度,师父又点悟,把明慧网上武汉肺炎患者诚念“法轮大法好”得救的实例写在一张纸上,贴到人流大的健身器材旁边。和之前一样,怕心又涌了上来,“那么多人看,又是我的笔迹,小区里就我一个修炼人……”想来想去,众生生命和我的怕心相比,我还是放下了自我。孩子又在凌晨贴了出去。贴出去后,我发现我家屋后的健身器材人好多,我既欣喜又害怕,我就不断的清理自己的人心,学法,提高心性,多发正念。与此同时,我发现小区里剧烈的咳嗽声少了。

后来孩子告诉我,她贴出去后,回家学法后,她睡了一觉,做了个很殊圣的梦。梦到,我在家里炼第二套功法,背后整面墙上是一张巨大的师父法像,师父穿着袈裟,脚踩在大莲花上,身体周围放射着五颜六色的耀眼光芒,光芒的周围又是金色的光芒,无法形容的壮观殊圣,师父的两旁分别有两条金龙,师父和金龙下面是彩云飘飘,师父身后是天上的宫殿,金碧辉煌,如同神韵晚会天幕中出现的一样。画是静止的,挂在墙上,但是画中景象却是动态的,师父的佛光是不断的向周围放射的。梦中孩子本来迷路了,我把她找了回来。孩子告诉我这个梦时,我好感动,知道是师父在鼓励我,也让我安心,有师父的保护,就尽管去救度众生。

后来师父又点悟让我在阳台上给外面的人讲真相。我出去讲了,效果不太好,有点灰心,但我现在认识到必须坚持,一定能打开局面的。感觉在法上每走一步,都很艰难;每走一步都需要对师父百分之百的无条件的信;每走一步都是众生的生与死的分水岭;每走一步,也是自己生命脱胎换骨的改变。

另外,我不看动态网,也不看手机上发来的乱七八糟的疫情讯息,收到,我就直接删除。我就学法、看明慧网,不断的在法上升华,知道世上发生的一切在法中是怎么回事,才能尽量的走正自己的修炼和救度众生的路。同时,我也发现,当自己正念不强、负面思维重的时候,明慧文章也可以迅速的归正自己不正的心态,让自己瞬间充满正念。

在跟孩子配合的时候,当我初期处于怕心之中时,看着她纯净无畏的状态,我曾笑着说:“妈妈怕的缩成一团,是你硬拉着我往前走。”“在妈妈放下很多物质利益,带着你修炼的时候,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你能这样帮助妈妈。”“我再也不敢把你当成小同修了,你跟我一样,都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你修的比妈妈好的多。”孩子严肃的回复我:“妈妈,你不要这样说,会让我起自满的心的。”我马上闭上嘴。

随着跟孩子一天天的配合,我除了看到她的纯净、无私、信师信法,我也发现了她的很多不足,不会实修,很多执著连认识都没认识到,她也跟我交流怎么找自己的执著。我能够客观的看她的修炼。我认识到,不是她在帮我,而是师父在带着我俩前行,都是师父的苦心安排。

随着修炼的渐渐成熟,我从一个显示自己、证实自己、自我感觉良好的低能状态,一点点的走向内心充满了对师父对大法的无比赞美:师父伟大!法伟大!我不愿意再证实自己,我只想证实大法,我只想告诉每个我遇到的生命,师父和大法是多么伟大,多么好!

师父点悟我把这段时间所悟写出来,我不断的理着思路,从显示自己、显示孩子中跳出来,站在作为一名大法弟子的角度上,以与同修切磋的心态,写出此文,有不足之处,希望同修指正。

瘟疫的事情很大,大法弟子在法中的心态很重要。也希望更多的同修也能写出自己的认识,大家共同配合,救度众生,走好最后的修炼路。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环境〉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