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大法弟子女儿的心声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二月五日】我妈妈是大法弟子,我最初接触大法,就是通过妈妈。记得那时候我还在上初中,看到的《转法轮》是那种蓝色的书皮,就象从未被污染过的天空,纯净。拿到书后不久,我在自己卧室的墙上,看见了一个亮银色的法轮。但那时的我,却觉得这可能是一种错觉。其实我跟很多人一样,在看见李老师照片的时候,会莫名地想哭。但当时却无知地认为这样好像是件“丢人”的事情。

上高中时,我换了一所学校。诸多因素令我变得越来越叛逆,觉得只有让人看见我“坏”和“暴力”的一面,才能保护自己和家人。渐渐的,这种想法成了习惯,就象条件反射一样,不管对什么人、什么事,我的第一反应肯定是往最坏的方面想。很快,曾经怕鬼的我,开始喜欢看鬼片和各种血腥暴力图片、电影,越恐怖、越残忍,越觉得有快感。当看到这样的画面时,那些莫名的压抑和愤怒,就像决堤的洪水——顷刻间冲破阻碍,又在肆意破坏后慢慢归于平静,等待着下一次的爆发。

也许是因为“相由心生”,在这种状态的驱使下,思想变得扭曲的我,开始反感那些所谓的柔软和善良,甚至包括大法。多少年后,在我脑海中还经常回想起一个令我羞愧难当的场景:在我的卧室,我将一本《转法轮》摔在地上,并说了李老师一些不好的话。这一切,却是因为妈妈被迫害得背井离乡,而我却无从得知她的下落和任何消息。后来的多少年,我一直无法原谅自己的那种行为,尽管妈妈不止一次对我说李老师的宽容和慈悲,可我的思想中却再也抹不去这深深的痛悔。而我从那件事之后,却一次次地感受了李老师对我的眷顾,一次次地帮我脱离危险、扭转局面。

几年前的一天,我因为耵聍堵塞,去医院掏耳朵。医生给我清理了耳道之后,又开了些消炎药,让我回家服用,有一种药是左氧氟沙星。以前我对这类药物从没发生过过敏反应,但这一次却“栽”到了它手上。第一次用后,觉得身体有点不太舒服,但没当回事,接着又吃了第二次。没想到这让我险些“命丧黄泉”。我感到喉咙发紧、喘不上气,感到一种强烈的窒息,毫不夸张地说,我甚至看见了人们常说的、死亡前那种令人轻松和向往的光明。

就在这时,我想起了妈妈平时让我念的那两句话:“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和“法正乾坤 邪恶全灭”,于是就拼命地念了起来。奇迹很快就在我身上出现了——在置人于死地的药物过敏的“攻击”下,我一点点好转,脱离了危险。如果不是神的力量,我不可能那样迅速地恢复过来。

还有一次,我要参加一个重要会议。负责人反复叮嘱不能迟到,可我还是睡过了时间。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一个小时,而我又没有去过那里,所以找开会的地方又用了四十多分钟。当时紧张得脑袋都懵了,一片空白,唯一能想到的,就是向李老师求助:“李老师,帮帮我,帮帮我。”令我惊讶的是,当我赶到会场的时候,会议还没开始。我向管理人员询问,他们也说不出会议时间推迟的具体原因。而我刚刚坐下不到五分钟,领导就走了进来。

现在想,这么点小事我还麻烦李老师,觉得当时这样做真是有些过分,象不懂事的孩子一样,但当时就是相信只有李老师能帮我。这样的事还有很多,不一一列举。

我还感受到,不只在生活、工作中受到李老师的帮助,竟然在梦里也能得到李老师的“救命之恩”。我从小常会反复做一些噩梦,有些记不清内容,有些却把我吓得够呛。就算惊醒过来,也还能感受到那种真实的恐惧。我的梦中总有个女鬼,凄厉地嘶吼着,想要接近我。那天,我梦见李老师写了个纸条给我,让我去一个地方见他。到了那里,那女鬼又从远处冲了过来。就在我怕得几近崩溃的时候,李老师突然出现在了我的身前,用手一挥,那女鬼便惨叫着,瞬间灰飞烟灭。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梦见过这个女鬼。还总有不少类似的梦。也许是我欠下的恶债太多,总有很多东西想在梦里将我置于死地,可每次都会得到李老师的帮助。

就是这样一个慈悲伟大、宽宏包容的神,我却曾经那样对待……我对自己过去的那些行为真的无法释怀。我知道,剩下的时间不多了。所以想把一些早就想说的话写下来,因这是我长期的愧疚。虽然直到现在,我仍然没能成为李老师的弟子,但还是想借明慧网的一角,发自内心地向李老师道一声歉:对不起,李老师,因为我的无知,让您劳心了。

谢谢您,李老师!正是因为有您在,遇到大事我才能如此从容。不管我将来如何,都会永远记住那句话——“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