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回修炼 重度抑郁的女儿重获健康快乐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四月十二日】我家是三口之家,丈夫是早期得法的老弟子,在大法被迫害十几年后,在丈夫的影响下,我走入大法修炼。得法后,我觉得大法太好了,就带着女儿一起学。

那时女儿刚刚上初中,学习很紧张,时间也不多,只有周六周日有时间和我一起学学法,也极少炼功,处于带修不修的状态,但她对大法非常坚信,在平时遇到问题,也尽量用“真、善、忍”要求自己,有时谁说她不是修炼人的时候,她也会不高兴。

迫害中的女儿

在女儿高考前,丈夫和我因为营救同修的事同时被绑架,当时女儿在学校住宿,一周回家一次,平时都是我们周日去学校接她。那个周日是她姑姑去接的她,她感到不对劲,当时她姑姑怕她受影响,不想告诉她我们的事,但女儿一再追问,并且说:没事,告诉我吧,我能接受。后来她姑姑告诉我们,“这孩子真坚强,知道你们被抓了,还不断安慰我,让我放心,回家本来要给她做点好吃的,她怕我没心思做,还给我去买吃的。”

后来女儿还分别给她姑姑、大大们发信息,告诉他们发生这事不要责怪我们,说我们都是好人,我们的为人他们应该明白,在我们有困难时应该伸手帮助我们。她小姑一直保留着这条信息,当我回来时拿给我看,并说:“这孩子真了不起,这么大的事没击垮她,还想办法帮你们。”

一个多月后,丈夫被非法批捕,我回到了家,当时自己正念不强,状态也不好。女儿给我买了好多吃的,还送了我一个蛋糕,上面写着:送给世界上最了不起的妈妈。用她自己的方式安慰我,鼓励我。

几天后,警察为了给丈夫罗织罪名,不断骚扰我和女儿,警察曾三次去学校要带女儿去公安做笔录,前两次,学校领导以孩子马上要高考为由,没有让他们带走,最后一次实在不行,孩子被他们强行带去分局。在审讯室里,那么多警察吓唬一个孩子,企图从孩子口中得到他们所谓的证据,但她坚持说我父母做好人没错,他们没有做坏事。

因为警察无理的骚扰迫害,我被迫关掉手机,住在一个同修家调整自己,静心学法。女儿再次一个人面对马上要到来的高考,当时需要照相、交钱,填写各种表格,别的孩子都是父母陪着或是父母代替去做,每天还有父母去送饭,而女儿一个人自己去做各种事,还要面对亲戚朋友的不理解。

一次,她舅舅、舅妈把她接回家,因为他们知道她对大法的态度,怕她再出事,想说服她不让她接触大法、接触同修,晚上两个人轮番用各种办法说服她,并且诋毁我们,直至深夜,女儿默默的承受着。后来她说若不是大法、师父给她支撑,她或许精神早崩溃了,是师父看护着她走过来了。

女儿高考前,我突破阻力回到家,她没有埋怨我,而是不断鼓励我,给我信心和勇气,告诉我坚强起来,才能更好的帮助她爸爸早点回家。高考那几天,她也一直住在学校,不让我为她分心,因为她知道我还要面对请律师、找公检法营救她爸爸,还要上班,时间很少。

高考后回家,她说:“妈,我那几天一直带着‘法轮大法好’的护身符,進入考场,一直在念法轮大法好,我求师父,我一定考个好成绩,不是为了我,而是让他们看看炼法轮功家的孩子就是有福份的,大法会给我们带来美好,不让他们再说大法不好,我就是要证实大法好。”

那年女儿的高考成绩远远超出了一本线,比她的平时成绩高出了六十多分,考上了南方一所很好的大学,所有亲戚、周围的朋友和她的老师都很惊讶,是师父帮她实现了愿望。

孤独中的女儿

女儿上大学后,逐渐脱离了学法的环境,当时爸爸被非法判刑,对她打击也很大,她自己很独立,什么事也不愿意麻烦家里,有事自己承担。但毕竟是个孩子,我猜想她可能为了逃避这个打击给她带来的心理压力吧,她开始注重自己的外貌、身材,加之现在的大学校园这个大染缸的污染,她开始减肥,而且走入极端,一个学期竟然减了三、四十斤。

我不知道她使用什么方法使自己这么快瘦下去的,我只是劝她不要走极端,但她当时也听不進去了。后来才知道她开始节食,节食太厉害,后来就暴食,然后再用催吐的方法,这样身体很快瘦下去了,但是这种不正常的生活和心理的压力,使她患上了抑郁症。

第一次去看医生是在大二上半年,那时她没敢告诉我,只是在寒假回家的时候轻描淡写的说她在吃精神方面的药;在她大三第二个学期,我又因为讲真相被中共绑架判刑,那一次对她打击更大,晚上常常躲在被窝里哭,也没有朋友可以倾诉,因此她抑郁症再次复发。医生给她开了一些药,那年暑假她也没有回家。

大学毕业后,她选择去了外地工作,离家几千里,一个人租房,找工作,经历了和相处四年的男友分手,身心疲惫,从那时开始,她就一直没有来例假。

我回家后,公司把我无理解聘,她打电话说:“妈,你不要找工作上班了,我现在挣钱了,我养活你。”我说:“那我在家干啥啊?”她说:“干你自己的事啊!”我当时眼睛就湿润了,虽然因为这场迫害,几年内父母两次被抓捕判刑,可是她依然支持我们,相信大法,难能可贵。每次我担心她时,她都会说:“你别担心,我带着护身符呢!”她还把“法轮大法好”的护身符挂在床头,她说:“有时自己一个人害怕,看到护身符,就踏实了。”

前年过年,女儿回来,告诉我们又有一个男生追她,可是相处一段时间,她觉得不合适,想分手,可是那个男孩不愿分手,一直纠缠,加上工作上的不顺心,她第三次抑郁症发作,这次很严重。我以为她只是心情不好,工作压力大,舒缓一下心情就好了。我们通了几次电话,每次都鼓励她,开导她想开点,没有过不去的事,也告诉她多念九字真言。

当时又赶上单位体检,她很多指标都不合格,医生打电话让她去复查,她心情不好,导致病情有些加重了。她告诉我每天晚上很晚才能睡着,早上又很早醒来,早上起床身体很沉,几乎起不来,没有力气,吃不下东西,身体似乎不听使唤,严重时坐在那里不停的流泪,甚至出现幻觉,感觉自己似乎活不下去了。

而且她给我和她爸爸发了封信,讲了自己这几年承受的痛苦,因为节食造成的身体和心理不正确的状态,最后说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活过这一年,每天都是挣扎着让自己有勇气活下去。她说她也很想健康快乐的生活,只是这种病状使她已无能为力,她也给自己约了医生。然后给我们发了很多关于抑郁症方面的文章,和一些因抑郁而自杀的人的一些例子。

重拾修炼的女儿

我和她爸爸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作为法轮大法修炼者,通过这么多年的修炼,我们深深的知道只有大法才能真正治好她,改变她这种状态,给她生活的勇气和力量。而且女儿在这么多年里,无论遭受什么样的艰难苦难,一直对大法深信不疑,支持我们做证实法的事情;在我们遭受迫害时,勇敢的面对各种非议,处处维护我们;面对公安的威胁毫无畏惧,这都源于她对大法坚定的正信。那么这次的魔难或许是她的机会,是慈悲的师父不想落下她,给她走入修炼的机缘。

当我们坚定这一念后,我们的心踏实下来了,我们马上预订了第二天的机票,就在这时,她给我打电话,说自己已经吃不了饭了,感觉没有力气嚼东西,坐在办公室一阵阵脑袋空白,控制不住的流泪。我安慰她说:“闺女,坚持住,爸爸妈妈明天就到你身边了,我们见到你,就能解决你的问题,有爸爸妈妈什么都不要怕,一定要坚持啊!现在什么都不要想,就诚心默念‘法轮大法好’。”同时我跟她要了她领导的电话,准备一旦联系不上她,随时打电话请她领导帮忙。还好这一天平安的过去了。

第二天是周六,也是她去看医生的日子,我们定好在医院见面,我们赶到医院的时候,她正好从医院出来,她约的那个医生出国了,还得再次约其他的医生。我看见她妆化得比较重,但是掩盖不住的憔悴,身体很瘦,见面时我们紧紧的拥抱:“闺女,爸妈来了,没事了。”

她见到我们很高兴,自己感觉好了很多,并带着我们去了她的公司,晚上去吃了烤鱼,她吃的也比较多,她说好久没有这样吃饭了,然后我们一起住在了酒店。

我们坐在床上,觉得有说不完的话,我和她爸爸有意的谈到自己修炼后的身体及心态的变化,谈到现在社会的一些不良导向对人的影响,尤其对那些没有得到传统文化教育的年轻人的影响,谈到精神对身体的影响,怎么看待人的病,以及无神论思想对人的伤害等等,引导她从新认识大法修炼的殊胜和美好,解开她的一些错误认识和心结,她也随着我们交流不断改变自己以前不正的思想观念,和我们说了她这些年因减肥造成的问题,心里承受的痛苦,并且决定不再为减肥再做错事了,直到半夜十二点以后,她还和我们一起打坐、发正念,这一夜,我们都睡得很好。

第二天,女儿精神很好,那天她正好有个本地同学会,她本来怕自己体力不支,打算不去了,但是现在感觉状态很好,就安排好我们,自己高高兴兴的去参加同学会了,下午回来,又带我们看了电影,她的心情和身体都表现很好。

第三天就是周一了,她正常去上班了,晚上下班回来,感觉有些累,状态不太好,情绪有点烦躁,她再次约的是周二去医院。

去医院时,她不想我们和她一起去见医生,我们在门外等她,大约半个小时左右,医生喊我们進去,和我们说了她的情况:重度抑郁,神经性暴食症,并且第三次复发,比较严重,希望我们带她去做一个心理医疗。医生开了些進口药,并嘱咐她多做运动,多交朋友。出来后,她心情不太好,直接去单位了。

晚上回来,她不爱说话了,只说自己很累,晚上也没有吃饭,对我们说的话也感觉有点烦,我们没有再多说什么。

因为她爸爸单位有事,先回去了,我和她搬回了她租的房子。房子很小,也很阴暗,东西也比较乱,我帮她收拾了一下房间。这以后,她白天去上班,晚上,我去公交站点接她下班,每次下车看到我,她都要抱抱我,象个小孩子一样,然后我们一起逛逛楼下的超市,买些小吃什么的,她说好久没有享受这样的生活了。

回到住处后我就会给她讲一些她小时和我一起学法的事情,还有她那时和同学发生矛盾都要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的事,她有的都忘了。我们还一起背《洪吟》里的诗,我一提醒,她好多还记得,她也很兴奋;有时也给她读读《转法轮》,有时她也和我一起读,她说感觉这本书的内容很多自己还记得,很熟悉、很亲切,我感觉她在慢慢走回修炼的路。

有一天,她下班回家坐公交晕车了,下车就吐,吐了好几次,我对她说:不要害怕,是师父给你净化身体呢,是好事啊。她也挺认同。以后又出现几次,有一次比较严重,连拉再吐的,肚子还很疼,回来一直跑厕所,晚上睡觉的时候,她对我说:“妈,真神奇,我刚才想没事,这都是好事,师父给我净化身体呢。刚这样一想,肚子就不疼了,也不难受了!”我们都很高兴,我说快谢谢师父,师父管你了,明天咱们要好好的学法啊,她也高兴的答应了。

女儿的情况一天比一天好,我也放心了,三周后,我要回家了,她开始有点舍不得我走,后来也知道我也要工作,也不再说什么了。我给她留下了师父的经文,嘱咐她自己也要每天坚持学法,生活工作上按照大法的要求做个好人,遇事多为别人着想,照顾好自己,她答应了。送我走的时候,正好那几天在单位遇到点小烦恼,但是她很乐观。我感觉女儿已经变了,她的心里装了佛法,不会有什么能难倒她了。

我回家后,我们经常联系,她会告诉我自己心性提高后的一些表现:“领导无缘无故的批评我了,我没有生气,也没辩解;以前爱看的电影没兴趣了;工作中客户骂我,我也没动心。”等等。最主要的是她每天坚持看书学法,很精進,我们也不断鼓励她。

一天,她非常兴奋的告诉我们:我来例假了!因为她以前去过很多医院,中药西药吃了不少,都没有效果,现在只是刚开始看书学法,将近两年没来的例假正常了!她高兴的给我们发消息:大法太神奇了,我的抑郁症好了,神经性暴食症好了,例假正常了,简直无法表达我的快乐!

现在,女儿每天沐浴在佛法中,健康而快乐,虽然她依然与我们远隔千里,但我们已不再担心她,她现在也很少给我们打电话,用她的话说:我哪有时间啊,真的感觉时间过的太快了,现在我每天都在赶时间,除了工作,就想看书学法,我觉得自己差的还很多,我得抓紧时间多学法啊!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