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走正了 师父就给我做主

讲清真相反迫害救人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六日】我今年五十七岁,从走進法轮功炼功点那一天算起,到今天为止已经是二十三年了。在这二十多年的正法修炼中,虽然摔过跤,有过没过好的关难,但也有很多的喜悦。

警察来我家前后

二零一九年四月份的一天上午,我接到一个陌生电话,说他是县公安局国保科的某某某,说要和我见个面。我说:“我有事,得给学生上课呢,没有时间。”他说:“那你啥时有空?一个小时就够了。”

下午五点,我去了公安局得知是一个同修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后遭拘留了。在对同修提审时,恶党有关人员连哄带骗加威胁,那个学员提到了我,所以他们就把我叫去了。

知道了事情的原委,我就只给警察们讲大法的美好和自己在大法中的受益情况,他们问我那个学员的情况,我一概说“不知道”。一个小时后,警察让我在笔录上签字,我写了“信仰自由,信仰合法”,然后签上我的名字。

回家后,我就不停的发正念,调整自己。可是第二天上午九点多钟,县国保大队队长带着两个人到家里找我来了。开始我不让他们上楼,就在我家车库接待他们,最后他们非得要到我家里去看看,我就把他们带到楼上,开开门后,我就手指着客厅墙上挂着的师父法像说:“这是大法师父,谁也不能动!”然后我就站在师父法像前,双手合十,心中默默求师父:“求师父加持弟子,清除邪恶,救度众生。”接着我就恭敬的给师父鞠躬。

我鞠完躬后转过身平静地说:“大法师父对我有救命之恩。中国有句话:‘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何况救命之恩哪!”他们亮出了所谓的“搜查证”,两个警察就开始在我家的几个房间里乱翻,我就坐在沙发上立掌发正念。

有个警察一边制止我立掌,一边仰头看墙上悬挂的师父的《论语》。看后他的凶劲消退了许多,说:“看你这到处都是法轮功的东西。”我说:“这是俺家呀!”他没再说什么,一直到离开,他们没动墙上挂着的师父法像、法轮图形及《论语》。我悟到,是我走正了,师父就为我做主,也使得被当作恶党工具的警察少犯罪。

警察把我拉到了公安局。在车上和到公安局后,我都在默默的发正念。大约十一点左右,我口干舌燥,连喉咙都特别干燥,舌头活动不太灵活,说话有些吃力,并且感到浑身乏力,有饥饿感。我意识到这是邪恶对我变着花招迫害,我就从兜里掏出十元钱,对看我的警察说;“请帮我买点吃的好吗?我有点饿。”他说:“这附近没啥吃的,等一会局里食堂有饭。”“那你能不能帮我倒杯水?”“可以。”我喝水后感觉好多了,就继续发正念。

平稳的应对所谓的“审讯”

十二点四十分,开始了他们所谓的“审讯”,对我来说,这可是难得的讲真相的机会。警察问:“你什么时间炼的法轮功?炼法轮功有什么好处?”

我说:“我所修炼的法轮大法是佛法、是正法。我炼法轮功有二十多年了。我原来患美尼尔氏综合症,多次治疗不能根治,炼法轮功不长时间就好了;鼻炎彻底消失了。很重要的一点是,我原来爱生气,总是挑剔婆婆这不好,哪对不住我了,老是在丈夫面前十年谷子八年糠的唠叨他妈不是,唠叨丈夫家务活干的少,对孩子管的少,常常弄得家庭不和,吵闹不断。自从学了《转法轮》,书中要求修炼者遇到矛盾从自身找原因。这时才明白原来是我自己有问题啊!我就跟丈夫道歉:对不起!原来说咱妈这不是、那不好,都是我的不对。”

警察又问:“法轮功这么好,国家为啥不叫炼?”我告诉他是江泽民妒嫉炼法轮功的人数多。

他问:“你炼法轮功没间断过吗?”我说:间断过,我告诉他:因为不放弃修炼,两次被绑架到监狱,尤其是第二次,关在监狱时间比较长,在狱中有人看着不能炼功,身心受到怎样的摧残无法言表。出狱我才知道,在那段时间,我年近八旬的老父亲由于想念我而又见不到我,一时想不开,准备好了上吊自尽的绳子,但阴差阳错的没死成。

因此在第二次出狱后我想:法轮功真的是太好了!但我也许没那个福气,各方面的压力太大,我不敢再炼了,心想好好过日子吧,照顾好老父亲和年幼的孩子。可是事不随人愿,从监狱出来后,我原本虚弱的身体旧病复发,身体越来越差。当时学校是叫我去上班了,并且给我分了三个班级的课。可是,我的身体一直低烧不退,浑身乏力,目光呆滞,思维迟钝,记忆力极差。上课时,说话语无伦次,说了前句,忘了后句,教学中重点不突出,教学难点讲不透。学生提很多意见,主管教学的副校长为此还找我谈话。

在家里,别说照顾老人和孩子,连我自己的生活都难以自理了!每隔二十天左右就卧床不起,一连几天下不了床。我说:“有一次,我那不到十岁的孩子坐在我身边说:‘妈妈,如果你倒下了,咱家地球就不转了!’是呀!我不能倒下,我得活着,还得健康的活着!要想身心健康的活着,摆在我面前的只有一条路,那就是从新修炼法轮大法。我顶着各方面的压力,从新走回修炼之后只有两个月,我的身心恢复了健康,我又能站上讲台,头脑清晰、思路开阔、应对自如的给学生们讲课和回答孩子们的问题,并得到学生的好评。其实我能有今天,非常感谢我的师父,感谢法轮大法!”

警察问:“某某某的法轮功资料是你给的吗?”

我说:“不是。不过你知道吗?发真相资料的学员是了不起的,是冒着风险在救人。两千年前,罗马帝国的国王尼禄焚城,嫁祸于基督徒,然后对基督徒酷刑迫害的时候,不明真相的民众拍手叫好。当各种灾难及大瘟疫降罪于迫害者的时候,不仅直接参与迫害耶稣和基督徒的人遭到天谴,而当地民众也折损惨重。法轮功学员出来发资料、讲真相,目地是救人。其实公检法系统是令大法弟子最担心的人,被中共当工具用了以后,卸磨杀驴。前几年,反贪腐打下去的高官,都是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最典型的是周永康、薄熙来等人。”

此时警察突然问:“那你说我们干这个工作的,该咋办呢?”

我说:“可以‘枪口抬高一厘米’呀!我给你讲一个国保大队长的故事,我不能说名字,也不能说地区。他妻子因出车祸瘫痪了,明白大法真相,好了。他跟妻子看了法轮功真相资料。了解真相后,再有人举报大法弟子在哪里发真相资料时,他就带领警察到另外的地方搜查。这样,他工作也干了,也没对大法犯罪。为自己及家人选择了美好的未来。”

警察又问我从我家拿去的几本《明慧周刊》是从哪里来的?我就明确告诉他:“这个我是不会告诉你的,你别问了,无论如何我是不会告诉你的!而且有这些资料不违法。”

此时这个审讯我的警察如卸重负一样的对书记员说:“记上!记上这句话:‘我不会告诉你的,我怎么也不会告诉你的’。”还有的高兴的自语:“人家不说我也不能把嘴撬开。”

大队长对我说:“你看看笔录吧,签个字。你还需要说的写在后边。”

笔录很简单,没把我说的全写上。我看后就在后边写了一段话:“法轮大法是正法,修炼法轮大法能使人心归正,道德回升,身体健康。凡是有机缘见到《转法轮》这本书的人,希望你能静下心来看一看,书里到底在说什么?为什么有这么多人学,学了后又那么坚定?有的大法弟子真的是在用自己的生命去捍卫大法的。‘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千真万确!而今天到底是谁在违法犯罪?是谁在知法犯法?我希望每个人都别给自己、给自己的家人留下太多的遗憾!”

我写了这段话后,签上了我的名字。

大队长看后,出去了。过了一段时间,又回到审讯室说:“你是该说的说,不该说的不说。你走吧!”我道声:“谢谢!”他们把我送出公安局的大门,并告诉我如何乘车。

整个谈话过程大约三个小时左右,因为有师尊的加持,我不惊不怕,平静祥和,头脑清晰的回答他们的提问,他们只是静静地听着。

师父做主 保住了我的工作

在二零零三年十月初放长假前两天,我被邪恶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了八个月,到二零零四年五月底回家。在我被非法关押的第二个月学校就扣发了我全部工资。回家后我就找校长要求恢复我的工作和工资。校长害怕邪党的株连政策连累自己,拒绝我上班,还推脱说,是县里领导不让我上班。我问是县里的哪个领导说的,我去找他。他说:“我不会跟你说的。”

因害怕邪党迫害连累自己,在我从看守所回家半月后丈夫与我离婚。零四年的十一、二月份,我准备把三岁多的孩子送给前夫,我自己去深圳打工维持生活。前夫将这事反映给县领导,一位副县长出面找校长后,从二零零五年元月份开始,才每月发给我四百元生活费。

可是在二零零五年十月,校长又将我按“脱岗”报到县里,从当年十一月工资再次停发,断了我们母女的生活来源。我就到学校找校长,找其他领导和部份老师理论:我的情况不属于脱岗,我一再要求上班,是校长不让上班。

一个老师单独跟我说:“那你就来上班,管他安排不安排课,你只管来。”我心想:是不是师父借她的口在点化我?给我指路!我想了想说:“行!”我俩分别时她还说:“你可得来,如果不来,到时候可是有人家说的、没你说的了。别上校长的圈套,只管来上班。”

之后我就按时间到学校去上班,学校不给我安排工作,我就自己找活干。首先我将教师办公楼二楼、三楼、两端楼梯口长久堆积的垃圾一筐一筐的移到校门口的垃圾池里,几天才清理完。然后找来拖把将楼梯及楼道拖干净。从此后,我就主动把教师办公楼打扫卫生的事包下来了。我的举动引起老师们的注意,过了几周后,几个班主任老师协商把这里的清洁工作分给了学生。

因没事干,我就在校园里转悠,因为天气太冷,先后有两位老师给我提供办公室,让我到屋里暖和。可是校长知道后,就找她俩谈话,给她俩施压,意思是不让她俩给我钥匙去办公室。这两位老师都很有正义感,不听他的。后来校长又找我谈,诱骗加威胁说:“你别再来学校了,你在家歇着,我去找人给你的工资发了,你要还来学校我可不管了。”我没听他的,照常到学校上班。

并且我又到县纪检委、县劳动人事局反应我的情况,并要求恢复我的工资和工作。记得在我见到劳动人事局的局长自我介绍后,他瞪大眼睛看着我说:“都说你炼法轮功炼神经了。”我微笑着说:“你看我神经吗?”他说:“不神经!不神经!一点都不神经!”我接着说:“电视上对法轮功和修炼人说的都是对我们的造假诬陷。我们是冤枉的,你给帮帮忙,别给我的工资降级。”我简短的说明情况后,他说:“知道了,你回吧,开会研究时再说!”后来我知道我的工资没被降级。

另外,我到纪检委讲明真相后,不久,我在学校校园遇见了纪检委一个小有权威的工作人员,她是去办别的事,遇到了我,她就回单位把我在学校上班的事说给她的领导。因此县纪检委两次给学校办公室打电话,催促学校给我办理恢复工资的手续。

一晃就到了年末,我又到校长家里找他,要求恢复我的工作和工资,他仍推脱、推诿不正面回答。当天晚上,我回家给校长的妻子写了一封信,写了她丈夫的所作所为,我说,我们炼法轮功的人是被冤枉的,这件事迟早是要清算的,我不希望当清算开始时,被清算的人员中有校长的名字,如果有他,那时我会非常痛心的。希望你能劝劝他。最后签上我的名字。

隔天我把信送到了校长家,因当时他家没人,我就把信从门缝塞進了他家。那封信的作用非同小可,在我送去信的第二天上午,校长带着学校办公室主任,开车到我家,送来了大米、食用油、苹果和二百元钱。并且说,他刚去了纪检委说我工资的事,因为年关,没找到人,过完年,他再去给我办理这事。我连声道谢。看到这个生命终于明白了,我是发自内心的为他高兴。

七个月后,也就是二零零五年六月,我拿到了全工资 ,并且把之前七个月的工资也全补给了我。我把这作为一件喜庆事,备了薄礼(糖果、瓜子、炒花生),还写了一封短信,感谢校长为恢复我的工资奔波劳累,感谢正义的同事给我的声援,送到了学校的各个办公室,让同事们分享我的喜悦。

真的是一份喜悦,在师父的加持下,我否定了旧势力在经济上对我的迫害。

我写这篇文章时,从新回顾恢复工作的整个过程,一个一个我所找过的人,“偶然”巧遇的人,每一个人所起到的作用,都安排的那么恰到好处、那么井然有序。特别是那个给我提建议的老师,自从她给我提建议不久,就调到教育局工作了。当我再见到她对她表示感谢的时候,她竟然说她不知道这事,她不记得和我说过那话。

我恍然大悟,那真的是师父借她的口点化我呀!谢谢师父!谢谢师父!真的是师父为我做主,恢复了我的工作。“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它们就不敢干,就都能解决。你真能做到,不是嘴上说而是行为上要做到,师父一定为你做主。”[1]写到此,我对师父讲的法有了更深一层的理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