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获新生 紧随师救世人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六日】修炼法轮大法之前,我身体有多种疾病,都是妇科病,住医院也没看好。天天和药打交道,例假不断,总是这个月接上下个月。因出血太多,走几步心就腾腾跳。有一天我又到医院检查,医生说我身体没有一个好地方。我对自己就绝望了,脑子里就出现了想死的念头。那时丈夫在外地出海打鱼,三个孩子尚未成年,我死了撇下三个孩子怎么办?我挣扎着还得活下去。

有一年夏天,我把凉席铺在院子里,我躺在凉席上,看着天空,飞来飞去的一群群小鸟,还有电视机里的仙女飞来飞去的多美呀!心里憧憬着无病一身轻,自由自在的美好向往。

一、修炼大法无病一身轻

最让我痛苦的就是晕车,只要我想上娘家去(离娘家一百多里地)还没出家门就开始呕吐,只好不去了,一想不去了马上就好。一次在旗袍店买衣服,我也认识这个老板娘,她问我:“你炼法轮功吧,我奶奶炼这个功身体的病全好了。”我说:行。她就帮我请了一本《转法轮》。第二天我带着宝书回娘家了。在坐车的路上一点都没有晕车。心里想:一定是这本宝书起的作用。我心里有说不出来的高兴!我还没炼这个功师父就给我治好了严重的晕车症,我从此再也不晕车了。

从娘家回来后我就找到老板娘家去炼功了,那是一九九七年。炼了不长时间,师父就开始给我净化身体,有一天早晨起来,头晕的我一动也动不了,一睁眼天旋地转的,跌跌撞撞的去了厕所又拉又吐,吐的和拉的都是黄色的,象脓一样的东西。那个时候我没有想上医院的念头,我知道是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祛病了。折腾了一上午,下午就完全恢复了正常,而且身体很轻松。

修炼了几个月后,师父就又给我净化身体。因以前子宫膜增生,流血一年多,看医生也没看好,例假总是这个月接上下一个月,身体虚弱的走几步心就腾腾的跳,走几步都走不了。这次师父给我净化身体的表现是:血象水管子一样往外喷,还夹带着大血块子往外流。师父整整给我消了十天业后,身体完全恢复正常。感谢师父的救度之恩!

从此身体轻飘飘的,真正达到了无病一身轻。我连婆婆的家务活都干了。婆婆跟邻居小媳妇说:她打炼这个功,人也胖了,也没病了。给全家人带来了欢乐。真是——喜得大法获新生,梦想成真乐融融!

二、在魔难中锤炼坚定正念

我只炼了一年多,邪党就开始迫害修“真、善、忍”的好人,污蔑大法和师父。我和同修们就一起上北京上访,讨公道。可是他们不接待,说你们上中南海找国家领导人。警察就让我们去了中南海的府右街,站在了路的两边,静静的等候消息。我听同修们说当时的总理接待了大法弟子,同修们向前总理善意的反映了实际情况,要求给我们一个合法的修炼环境。以及大法的美好,对社会对家庭对国家都是百利而无一害的。当天晚上我们都静静的离开了,这就是著名的4·25和平大上访。

九九年七·二零江氏流氓集团一意孤行,疯狂迫害法轮功。我们就走上了北京天安门广场,要求还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江泽民动用很多警察、警车,对大法弟子们大打出手,拳打脚踢的都拉上了警车。不一会儿警车装满了大法弟子,把我们拉到了北京体育馆。又被拉到本地看守所关押迫害。

过了几天我回娘家后,母亲和我说:你在看守所的时候,你丈夫和你公公来了,说要和你离婚,我说你离婚也得等人出来呀?我给他们父子俩包的饺子煮熟了叫三儿(我丈夫)吃饭,他站起来骂着街说:誰上你家来吃饺子来了。我听了之后安慰妈妈说:都是为了我,让你们受委屈了。这都是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给我的家庭带来了非常大的伤害。

家人怕我还上北京,公公婆婆看着三个孩子,让丈夫带我上了鱼船,上船后没呆多长时间,我们家的船要上南韩打鱼,因路程太远,我不能去,公公来接我回家,他和丈夫说:她要是还炼我就不接她回家,说完自己就走了。丈夫一怒之下把我狠狠的打了一顿,拿鞋底子抽我的脸,踢我的腿。他自知打的我太狠了,就叫外甥看着我,还威胁外甥说:她要是走了我跟你没完。第二天老叔公接我回家,丈夫边送我们边训斥我:“回家后你上派出所去自首。”我没动心,也没理他,我们上车走了。

过了几个月,我心里很难受,我就找同修说:我还要上北京上访。同修说你可得想好了啊,某某同修在看守所里说是被打的胡说八道了。我听了没动心,我说是师父救了我这一条命,我可以为大法付出这条命,但是我内心有一念:我不会象她那样的。我还得去北京上访,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让炼?为什么冤枉师父和大法?我一定要讨个公道。我就又去了北京天安门广场。一个便衣警察问我:你说这个法轮功怎么样?我说法轮功祛病健身,叫人做一个好人。他叫过来两个警察,俩警察驾着我,我就大声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就是好!就把我拖上了车。不一会儿,车上装满了大法弟子。我们被拉到了一个不知道是个什么地方,叫我们各自说出自己的姓名住址,由本地警察接回当地看守所迫害。一个月后又把我送到洗脑班强行转化迫害,我走了弯路。

回家一年多后,同修们一次又一次的帮我从法上认识。我终于明白过来了。晚上做了一个清晰的梦:梦见有一间房,在房檐上垂下来很多小细绳,一直到地面,我在那站着,过来一个同修,顺着小细绳瞬间上到了房顶。我一上,线绳就断了,我一下就趴在了地上,我又上,一瞬间我也上去了。屋顶上有三盆大红枣,先上去的那个大法弟子,枣核吃了一堆了,我这一盆枣个儿大却比较少,另一盆枣小而多,我就把多的小枣往我盆里抓,这时又上来一个大法弟子,我心想:这盆小枣是他的,我不能拿人家的枣,就把拿的小枣又抓回去了。我悟到师父又把果位还给我了。从此我修炼大法的心更加坚定了。

三、魔难中我扩大了容量

提起家庭关来,我也是有的时候心里不平衡,可我往法上一悟,什么也不是。师父说:“退一步海阔天空,保证是另一种景象。”[1]

因为我们是大家庭,我们妯娌三个,我是老二,丈夫也不会说大道理,爱面子,我更不用说了,脑子里没有复杂的思想。大家庭里有什么事情也不和我商量。分家我也不知道,丈夫说:我和你商量也没有用。我们跟大哥一家一条船,后来船上的生意也不好干了,丈夫就把船卖了,船证没卖。每次出海都要帮买船的人办理出海手续,他才能出的了海。有一次买船的人找到大哥说:“这个船证改成我的名字吧。”大哥也没跟我丈夫商量,就改了名字。后来这个船证国家给钱了,一年给十万至二十万。买船的人说改了我的名字船证就过户给我了,还起诉我们。丈夫和公公就和买船人打官司,官司也没打赢,就不了了之了。可是公公却被气的得了半身不遂,丈夫的肝硬化越来越严重,也挣不了钱了,还得花钱治病。我就上班打工,一个月挣一千二百元钱,来支撑这个家。

几年后,公公瘫痪在床了,大哥跟我说:你一个月挣一千二百元钱,我也一个月给你一千二百元钱,该我伺候父亲的这个月你来替我。我和丈夫一说,丈夫生气的说:我一个月给你一千五,你伺候。他自己嘟囔着说他大哥:快让你把我毁死了。我晚上找大哥大嫂说:大哥,不给我钱我自己伺候也没有意见,你得跟你弟弟说好了。大哥说:你上班你把他爷锁在家里摔死,我们也没有意见。我说:我不可能把他爷爷锁在家里去上班。说完我就回家了。我想我是修炼人,在利益上、在精神上,在丈夫的心里伤痛中我都要听师父的话,“摆正与人的关系”[1],心里很平静,任劳任怨的细心伺候瘫痪在床的公公,一直到公公离世。过程中的酸甜苦辣就不细说啦!邻居们都知道我把公公伺候的非常好,都很赞叹。可是婆家的人却对别人说,是我把公公饿死的,我听了委屈的哭了。转念一想我是炼功人,这都是有因果关系的,不能和他们计较,我还要加大容量。

去年丈夫也去世了。因为我心中有法,承担着家庭的重担、经济上的困难,而且在上下班的路上讲真相救众生,完成自己的誓约。如果不是师父和大法的威力,我怎么能做的到哪?!

四、讲真相跟上正法進程

丈夫的表姐来到我家,一天表姐说:“三儿说了(指我丈夫):表姐啊,我管不了她呀!你看‘天安门自焚’的那个孩子多可怜哪!”我就给表姐讲真相:北京“天安门自焚”是江泽民一伙策划、导演,欺骗老百姓的。大法师父不让杀生,杀自己也是有罪的。怎么会自焚呢?我没炼这个功之前多病缠身,自打炼功后我的病全好了。师父叫我们炼功要做一个好人,说话办事为他人着想。表姐听明白了真相,高兴的退出了邪党的少先队,选择了美好的未来。

我开始了大量的讲真相,散发真相资料。有一天我们发揭露江泽民的真相资料,有一个同修说:好!发这个呀,这要抓住……我说:是江泽民不让炼的,揭露的就是他。我装了一大书包去撒,很快发完了,我又装了一大包去发。我每次去娘家都提前准备好大量资料,到娘家后晚上九点我和父亲(常人)帮着我出去发资料,这个村是个条子形的。我和父亲一边一个往前发,把村子基本上都发过来了。到凌晨两点多钟我先到家,父亲随后也到家了。父亲说:我走着走着脚就疼,我就想起了默念“法轮大法好”,我的脚就不疼了。我母亲一直等到我们回来才睡觉。

又一次回娘家,我带着自喷漆,还有很多资料。外甥女(常人)骑着三轮车载着我去发资料,九点出发,我们在地里的电线杆上都喷上“法轮大法好”边做边往前走,走到村里,我们就往墙上喷“法轮大法好”,有门口就发资料。一连做了四个小村。其中有一个小村,听人说这个村横死的人太多了:有上吊的、有在地里跳井的、有喝药死的,还都是年轻的。走到这个村已是凌晨两点了,还真是感觉阴森森的,小胡同又窄又长。要不是大法的力量和救人心切,是很难做到的。一直到凌晨四点,渐渐的天也亮了,我低头一看新羽绒服上沾满了油漆。我一边往道边走,一边把剩下的资料撒完。到了公路边,等了一小会儿,第一趟公交车就来了,在师父的保护下我很顺利的上车回家了。感谢师父一路的保护!

我每次坐车都和我身边的人讲真相,劝三退,有的时候我坐在车的前面,先默默的发正念,清除干扰众生听真相的一切邪恶,之后就站起来讲真相,救度有缘人。乘客们都静静的听着。一直讲到我下车。司机和我说:下次你还坐我们的车,我们爱听你讲这些。我心里非常高兴,众生明白了真相,选择了美好的未来。

五、心怀慈悲救众生

由于我修炼后身体的巨大变化和心性的转变,亲属们都看在眼里,所以和他们讲真相很容易,他们基本上都做了三退。

有的时候我和女儿去发真相资料,女儿(常人)在很黑的胡同里,抱着资料跑到头再往回发,我们发完了就回家。

我姐姐也是常人,前几年在这里打工,呆了好几年。姐姐也明白真相,也发资料,也跟别人说大法的美好。现在大姐回老家了,天天默念:“法轮大法好”,身体非常健康。给自己选择了一个美好的未来。

在迫害最严重的那几年,父亲捡了一大卷东西,打开一看,是师父的法像和法轮图形,他就悄悄的珍藏起来。几年后环境宽松些了,他才拿给我看。我真为父亲的善举高兴!他曾多次帮我发资料救众生。他的善良和对大法的支持,给自己种下了福报。父亲是前年去世的,他离世后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他面容非常好,面带微笑看着我,蹬上了很高的天梯就走了。也给自己选择了一个美好的未来。

我每次回娘家,我都带上很多光盘、各式各样的资料,我把它们分好了,装成一兜一兜的,封好口,分别把它们送到大队部,公社、学校门口,看门的老头就拿進去,送给老师。等我下次看父母时我的侄女跟我说:老姑,校长给我们开会说:你们谁也别说法轮功不好。侄女有肺结核病,天天咳嗽、喘。我跟她说:“你天天默念:法轮大法好,你的病就好了,不然天天打针多受罪呀。”侄女点头答应了。如今她的身体特别好,已幸福的做了孩儿妈妈了。

我在上班的路上经常错过有缘人,心里特别的难受,有的时候我就提前出来讲真相,不想错过有缘人。车子骑过去了我老是又回来和人讲真相。有一次在上班的路上,看到一个等车的小伙子,我没在意就骑过去了,我自己跟自己说:你怎么又骑过来了?又错过有缘人呢?说着就已经骑出去很远了。不行,我得回去,一定不能错过这个有缘人。回去一看那个小伙子还在那站着。我到了他跟前问他:小伙子有人跟你说三退保平安吗?他说没有。我就给他讲真相,他明白后,我问:把你的团、队退了吧?他说:大姨,我还是个党员呢。我说那就都退了吧。他说行!我越说他越爱听。我走后心里很不平静,差一点就错过这个有缘人,幸亏我回来了,我为这个生命真正的得救高兴的眼泪都流下来了!

我在讲真相过程中,也碰到过难讲的。那天是个集市,人很多,我就和路边的一个大姐讲真相,我说:有人跟你讲过三退保平安吗?她说:你不就是炼法轮功的吗?我说:大姐,您说说,您哪里不明白,我给您解答。她说自焚多吓人哪!我说那是假的,是江泽民、中共一手策划的。她又说:你们跟共产党对着干?我说:我没炼功之前浑身是病,炼功之后病全好了。我炼这个功做一个好人,不琢磨人,不欺负人,不占人家的便宜,遇到什么问题要宽容大度,忍耐才能祛病健身。大姐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还说谢谢!我说:不只是您呀,大姐,您这样的人太多了,我们真得用善心去说才能使你们明白真相,才能三退保平安哪!

这些年我深切的感受到,师父每时每刻都在看护着我,加持着我的正念。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