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配合与不配合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六月十一日】看到明慧网上的消息报道,邪党中央政法委和公安部因公安网上“在册”的法轮功学员太多,不利于大数据管理,在二零一九年,全国搞了所谓的“清网行动”,也叫网络“清零行动”。其实是邪党要把所谓能“转化”的学员,从公安网上清理出去,对那些坚定的法轮功学员,重点用大数据监控。

“清网行动”十分邪恶,必须照抄“三书”等四份污蔑大法、声明放弃修炼的现成文本模板,同时单位、社区、村屯、街道等都要签字画押担保,拍照录像公示,并以停发工资、降职降薪、开除、收回承包土地等威胁不同意配合的法轮功学员。

在明慧大陆综合消息也看到几例被迫配合,也看到几例不配合的。警察对不配合的学员就找其子女,以下岗(失业)、不让孩子考大学、考公务员等来胁迫就范,让子女抄写、签字,再让学员按手印。学员在内外双重压力下,有的违心的按了手印。也有的子女站到父母一边,抵制、不配合,使其阴谋未得逞的。

其实这一行动从二零一七年下半年就开始了,有一天午饭时,我老伴接到一个电话,是原户籍所在地派出所新来的片警打来的,找我,问我在不在?问我还炼不炼法轮功,不炼了吧?老伴没回答,只问他有什么事?对方说:中央要“解脱”一批法轮功学员,只要不炼了,就填一张表,贴上最近照片,报上去,就除名了。以后就自由了,子女家庭都不受影响了。老伴说我现在没和她在一块,等我看见她时再说。老伴还说现在社会治安这么乱,那些杀人、盗窃、拦路抢劫,你们多管管,比啥都强。他说也管,不是不管。他还说法轮功,我们也不愿管,上边逼着,没办法。临挂电话时,要求老伴用手机给我拍一张新照,发过去也行。我们没理他,此事也就不了了之。

二零一九年七月末,原户籍所在地派出所又一新换的片警带人把大铁门捶的咚咚响,我从外面刚進门,正换衣服,听到砸门那气势汹汹的劲儿,就知来者不善,没给开。那时正是邪党七十年大庆前夕,据说党魁要“大阅兵”,也格外下本钱。北京顺义区和其它地方的警察公开说:上边指示,“四二五”和两会间,抓个法轮功(学员)奖励五千元,举报一名法轮功学员一千元。把打压、防范法轮功放在第一位。他们把我的情况和我居住地的警察与居委会说了,然后做了街坊邻居的工作,派人在邻居家监控。当然外面也有,实施二十四小时监控。他们没见到我,就分别去了几个孩子家、孩子的单位、我的单位,说是让我写个“保证书”,还上网查是否买了火车票、汽车票去了外地。

其实中共邪恶这样做,就是造声势,敲山震虎吓唬人,他们明知道我在家,我不给开门,也没办法,敲了几次,就不敲了。我知道我不能配合他们,开门的后果会造成他们对大法一连串犯罪,我也要蒙受很大损失。不开门就把这些犯罪和损失堵住了。

监控直到十月六日长假以后,他们给自己找个下台阶,说我去了孩子家了。其实,我家门挨门的那家邻居的女主人就是居委会的,我下楼偶尔能看到监控人坐在她家门厅里。老虎还有打盹时,我出去都选在他们人困马乏的时候出去。在师尊的加持保护下,每次都能平安往返。

我家楼下的小媳妇也是居委会的,还是党员,我看到过她几次张贴党员开会通知,我每次往返都要经过她家门口,而且厨房下水道、冲厕所水声,楼下都能听见,因为我就能听到楼上的这些声音。所以我在不在家,这两家是最清楚的。右边的这家不知是干什么的,但从门上贴着的派出所颁发的“文明家庭”看,关系就不一般。人中有句话:你有千条妙计,我有一定之规。从师尊讲的法理中,我知道一正压百邪,“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1]师尊的威德,法的威力在这段时间,让我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

我居住的小区是区上旧小区改造试点,所有安装的摄像头都是两个一组或三个一组编织成“天网”覆盖整个小区无空白点。而且每个单元电子铁门边上就是人脸识别,忘带钥匙者,用自己的这张脸就可开门。挨窗近的摄像头都能照到屋里,所以受到威胁的,家家窗户都安上了防护栏。我家也是一样。在这样的环境下,监控一个大法弟子,在常人这方面看简直太容易了。

自那以后,我外出采买时,后面有时有一男一女两个小青年跟着,有时是一个女的,人员不固定,一次一换,都躲躲闪闪的,和我保持一定距离。我往前走,他们就跟着,我回头看他们,他们就转过身去假装看别处,待我转过身去,他们再跟着。但也不总这样,有时就没有跟踪的。他们是根据政治形势的需要。

有时,我心里也犯嘀咕:自己到底做的对不对?是不是走极端了。每逢这时候,我就想起师尊的法:“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2]

师尊还说:“从另一方面讲,旧的势力能干了它们要干的,弟子们哪,那还不是大家默认了它们所要干的吗?叫你去你就去,叫你写你就写,叫你怎么样你就怎么样,抓你判你你就无可奈何的默认。”[3]

我觉的我两次不配合,在我所在层次认识上,还是符合法的。曾经和我一起做项目的三个老年大法弟子:一个是被骗开门的,一个是被迫开门的,结果人被带到派出所,家被抄。另一个,只知人在派出所关了一天一夜后放出来,具体情况,目前还不清楚。他们俩的被绑架,使我们一直坚持好几年效果很好的项目被迫中断,人也联系不上了。因为都有片警和社区人员全方位监控,给证实法和救人都带来一定损失。

前几天上网,看到同修的一篇文章《还有其它选择 可以不回答》很有同感。同修有一句话说到事情本质:“这种提问就是邪恶利用大法弟子的善和讲真话,然后想用大法弟子的真话,再去迫害大法弟子。我们不怕,也不纵容邪恶,也不给邪恶借口和机会。”

这让我联想到迫害初期,邪恶之徒在一问一答中,不费吹灰之力,抓走多少大法弟子,否则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他们如何能辨认出来谁是法轮功学员,谁不是法轮功学员。师尊早就告诉弟子们:“当有邪恶之徒问到你们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时,可以不答理他、或采取其它回避方法、不要主动被邪恶带走。”[4]我们才猛然醒悟,按师尊讲的法理归正了自己。当初的邪恶抓捕何尝不是利用大法弟子的善和讲真话而操作的呢。这一伎俩贯穿在他们迫害大法弟子的始终。

现在疫情缓解了,中断了的二零一九年“清网行动”又重新捡起来。

前几天,孩子接到原户籍街道办事处人员电话询问我的事。他们不找我而找孩子,孩子在电话里表达了对他们这种做法的强烈不满,指责是骚扰。我就有些纳闷:他们为何不直接找我,反去拐弯绕道找不修炼的孩子呢?

直到昨天看了同修的《“统一行动”骚扰 邪不压正》的文章后,才知道,为了达到目地,他们采取惯用伎俩,以大法弟子的工作、退休金、亲属子女的前程和工资待遇等恐吓要挟,一般不直接找大法弟子本人,而是以利益威逼、利诱的手段,把矛盾转向大法弟子的亲属、子女,让亲人反过来逼迫大法弟子,而且是历次中共整人运动中惯用的手段。文中共举八例邪不压正事例,很让人大开眼界,增添正念。如果大法弟子和家属、子女都能这样不配合、抵制、反迫害,环境真的就不一样了,邪恶的“建档”、“清网行动”或“清零行动”的骚扰、迫害还能继续下去吗?他们还能达到清理“转化”学员,减轻公安网的压力,对坚定法轮功学员重点用大数据监控的邪恶阴谋目地吗?

从另一方面讲,自九九年江氏和中共邪党相互利用迫害法轮功开始,就把法轮功当成头号“敌人”来打压。作为邪党专政工具的警察,甘心情愿也好,被迫无奈也好,只要他们在执行邪党迫害政策,带着迫害任务,迫害目地而来,不管态度好坏,就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围绕迫害而進行,都是为了完成罪恶任务,达到罪恶目地。配合他们,不仅害了自己,也害了他们,又往下推了他们一把,客观上,起到助长了迫害势头和气焰,把不合法变成了合法。同时也为他们日后的迫害提供了借口和机会。不回答不配合,则没促成他们進一步犯罪。对邪恶者,那一刻就打击了他的迫害势头和气焰;而对已明真相或不愿迫害或善心未泯的警察就有了借坡下驴的机会。这种灰溜溜的无果而返,那是啥滋味!也许他们会把法轮功学员强行绑架带到派出所或送到其它什么地方,那我们就铁了心,横下一条心,就按师父说的做,到哪儿我都不配合,就讲真相,他们就干没招。老子讲: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一个心中只装有师尊和大法的大法徒,谁也动不了。

再从修炼角度讲,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民间有句话:苍蝇不盯无缝鸡蛋。师尊让我们遇事向内找。我就想,我在修炼上到底有什么漏和把柄被旧势力抓住了,指使警察两次找我?一是怕心:二是在二零零一年“法制教育中心”(洗脑班)的迫害中违心的走了弯路。所以邪恶才“柿子专找软的捏”。他们把我当成所谓“能转化”的来对待了,用旧势力话说加大魔难过关,很可能是这样。

然而今非昔比,那永生难忘的耻辱给我心灵罩上的阴影,久久不能除去!那生不如死的痛悔让我永生难忘!那对师尊和大法的负罪感压着我,把在修炼中证实法所做的一切都看作是在减罪和弥补!感恩和珍惜师尊的无量慈悲和鼓励,给我勇气,给我机会能继续在大法中修炼。大法的慈悲与威严同在!师尊的话让我铭心刻骨:“作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构成的,是最正的,只能去纠正一切不正的,怎么能向邪恶低头呢?怎么能去向邪恶保证什么呢?即使不是真心的,也是在向邪恶妥协,这在人中也是不好的行为,神绝对不会干这种事。在被迫害中哪怕真的脱去这张人皮,等待大法修炼者的同样是圆满。相反,任何一个执著与怕心都不可能使你圆满,然而任何一个怕心本身就是你不能圆满的关,也是你向邪恶方向转化与背叛的因素。”[5]“大法弟子们在任何情况下都绝对不能向邪恶转化”[6]。

所以,每当我在网上看到或听到有的同修或因怕心或被名利情牵绊而被胁迫做了不该做的事时,我心里就非常难过,说不出是啥滋味。我就警告自己,记住师父讲的,一概不配合!就是不配合!

当有同修指出不该配合签字时,签字的同修却说:“不签不行啊,所长都来了。”同修啊,所长算个啥?不该签的,皇帝来了,也照样不签!我们走到今天,法理也明白了,也都知道该怎么做了。我们是师父的弟子,就听师父的,对于邪恶的要求,就是不配合,一概不配合。

今天写出此文,也是想让和我有同样经历的同修在修炼最后考验的关键时刻,一定要感恩和珍惜师尊的慈悲!感恩和珍惜师尊为我们所做的一切!珍惜自己;珍惜这万古不遇的机缘;珍惜现在师尊用巨大的承受和付出给我们延长来的宝贵的修炼和救人时间!在当前和以后的考验中、过关中,给慈悲伟大的师尊交一份合格的答卷!随师返天乡,唯愿师尊笑!

个人所在层次认识,不符合法的地方,还望同修慈悲指出。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3]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理性〉
[5]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坚不可摧〉
[6]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在海外电话会议上的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