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悲与威严的一点体会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四月十八日】那年本地区发生大面积绑架,市国保大队警察带领十几个人,开着几辆警车,把我家住的平房围住。警察象土匪一样窜到邻居家翻墙而过,有一个市国保警察还爬上门房跳進院内。这些人破门而入,不由分说的把我按到地上,背铐起来,一直摁着我不能动。其他几个警察开始進屋抄家,把现金和笔记本等物品全部抢走,装了一满车,屋里翻得乱七八糟,一片狼藉。他们边翻边大喊大叫,一个个面目狰狞,邪恶至极。

这时那个从门房跳進院的国保警察,来到我面前疼得直叫。我问他怎么了?他告诉我胳膊疼,火辣辣的疼,我看到他的胳膊上有一条血道子已经红肿。我一下子就明白他痛的原因了,是因为他从房上跳下来的时候,被院内的树枝把他胳膊刮破了,然后又被树上的毒虫(洋拉子)给蜇了,红肿的地方就是中毒了。看到他挺疼的样子,我内心没有动恶念,也没有幸灾乐祸的感觉,更没有怨恨。

在向内找的同时,我的脑海中想起神韵其中一个节目,叫《善的力量》,节目中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察,腿受伤后,坐在地上不能动了,大法弟子不顾个人安危,去救他,把他背在背上。恶警不但不感谢大法弟子,还在打着背他的大法弟子,还在行恶。面对这样的邪恶警察,大法弟子仍然无怨无恨,也没有放弃对他的救度。在这纯善的感召下,警察的人性在复苏,良知被唤醒,不但了解了真相,最后还洗心革面,悔过自新,走上了修炼。故事的情节,深深的震撼了我的心。我感到师父的伟大,法的伟大,救度着一切可救度的生命。

法的力量,使我的内心升起了善。面对行恶的警察,我觉的他挺可怜,就善意的告诉他,赶快用凉水冲洗伤口,然后抹上牙膏清热解毒,这样疼痛就会缓解很多。他马上照我说的去用凉水冲了,冲完后他找不着我家的牙膏在哪。我就告诉他牙膏在哪,手巾在哪。他拿来了牙膏摸上后,疼痛确实得到了缓解。

善的力量感化了他们,他们的态度缓和了很多,按住我的警察松开了手,让我坐在地上,其中另一个警察怕我凉着,又拿来一个椅子垫放在地上,让我坐上面。那个胳膊受过伤的警察对我的态度变的非常尊重,和我说话时总是“大姐大姐”的叫着。在他们把我带上车时,他把我的衣服和鞋放在兜里,一直帮我拎着,后来暗中他也帮助过我,保护了一本大法书。

到了派出所,他们把我关在审讯室,背铐在铁椅子上,戴上了脚镣。我在向内找的同时,不断的发着正念,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坚定的维护大法。发了一宿正念后,在师父加持下,有一股强大的慈悲的场一直笼罩在我的身体周围。第二天警察上班后,想非法提审我时,他们根本就進不了我的场,在门外走来走去的,靠近不了。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中午。到了中午送来了午饭,我吃了午饭后,发现在发正念时,能量不强了,我知道是吃的太饱了,被邪恶钻了空子,食欲被加强了。

到了下午,警察非法提审时,我什么都不说,也不配合。他们就气急败坏的拿来大法书威胁我说,你再不配合的话,就把这本书撕掉。我马上站在维护法的基点上发正念,清除警察背后的邪恶,不许世人对大法犯罪。我又开始向内找,是不是我平时敬师敬法不够,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我动善念告诉警察不要毁书,对你不好。这时那个胳膊受过伤的警察说,别撕了,这本书给大姐留下吧。最后这本书保留下来。

在我不配合、不签字的情况下,他们送我到医院去体检。在医院里,我不配合各项检查,边发正念,边喊法轮大法好,向世人和医务人员讲真相反迫害。在体检时设备机器几次出现故障,僵持几个小时,很难進行。医院外边阴云密布,电闪雷鸣,雨下个不停,里外都在正邪大战。天已经很晚了,我已经一天一宿没睡觉了,身体有些疲劳,但内心很坚定。他们实在没有办法,就想出最后一招,叫一个小警察开车去派出所把师父的法像拿来,说如果我再不配合体检,就把师父的照片撕掉。我的心坚定不动,我知道谁也不敢动师父的法像,他们只好把像收起来,没敢撕。邪恶安排解体了,体检進行不下去了。他们开车把我送到了拘留所。

在拘留所里,每天都坚持正常学法,炼功,除了吃饭,睡觉外,其余时间都用来发正念。当时我悟到,迫害发生了,作为大法弟子来讲,首先要维护法,在归正自己的同时,加大发正念的力度,彻底解体破坏法的邪恶。后来警察又多次非法提审我,威胁、诱惑、欺骗、恐吓等,用尽各种办法,都没有得到他们想得到的东西。他们还到邻居家去调查,威胁邻居,让他们诬告我,来作为迫害我的证据。因为我们平时做事都是与人为善,邻居知道我们是好人,所以非常反感他们,谁都不干这种缺德的事,最后他们的构陷也没得逞。

在一次非法提审中,我给两个警察讲真相劝善时,告诉他们做坏事要遭报应的,善恶有报是天理,谁也逃脱不了的。这两个警察其中一个是市国保大队的,给他讲过真相,做了三退,他还是相信善恶有报的,他的态度比较平和。而另一个警察就不太相信,表现出不屑一顾的样子。就在他似信非信时,就听到“嗙”的一声巨响,该警察连人带椅子整个向后仰了过去,重重的摔在地上,把另一个警察和在场的人都吓了一跳。事情发生太突然了,谁都不知道椅子为什么会自己向后仰,他们问我是不是你发正念才出现的事。我没有回答,那个站着的警察就伸头看看我的手是不是在发正念。最后这两个警察收拾文件包,匆匆走了。这次非法提审就不了了之了。

在非法关押期间,我有个困惑,就是为什么持续发正念,我只能是抵挡了迫害,却没有根本否定迫害。向内找,我发正念是为了维护大法也没错呀,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在我深挖自己这一念时,我悟到“我在维护大法”这一念是不纯的,我把我和大法分开了,我是我,法是法,我在维护法,其实不是我在维护法,是大法自有镇邪、灭乱、圆容不败的法力。“我在维护法”的这一念中是有隐藏着证实自己的因素。应该放下自我,溶于法中,让强大的佛法在人间展现。悟到这层法理时,我泪流满面,眼前的一切都不存在了,什么关押什么迫害都烟消云散了,心中除了大法什么都没有,那是一种难以言表的愉悦,心中默默的喊着:师父,我回来了!我回来了!

不久我在师父保护下回到家中,回到了证实法的洪流中!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