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三峡大坝会不会溃坝看政府的可信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七日】中国从2020年6月以来接连降下暴雨,许多地区水患成灾。到7月上旬,洪灾已经波及了中国的27个省份,据称受灾人口为3020万人,其中灾情最严重的地区,包括安徽、江西、湖北、湖南、广东、广西、重庆、四川和贵州……等地。事实上,在严重的水患中,长江上下共有水库上千座,急于泄洪,不少地区城镇乡村已被淹没。而三峡大坝一度水位超出警戒线,出现溃坝危险。

一、三峡大坝会不会溃坝

关于三峡大坝是否会溃坝的问题?以前曾因为一张谷歌公布的大坝变形照片而引起外界广泛讨论,在经过短暂的恐慌后,中共官方先不承认变形,后援引专家说法,指变形在可允许的弹性范围之内,不会构成危害。但是有猫腻的解释引起的疑虑更大,也再次引发各界对于三峡大坝的相关争议。不过中共官方后来强力封锁了这方面的消息和信息,把这件事给“抹过去”了。


图:三峡大坝对比,变形明显

现在,随着湘江、长江流域发大水,舆论对三峡蓄洪排洪能力及对周边的影响及三峡潜在的危机的质疑再次掀起。三峡大坝的安全程度如何,是否如中共媒体宣传的那样“没问题”?我们来看看中共官方自己的报道就知道了:

2003年,中共新华社报道:“三峡大坝固若金汤,可以抵挡万年一遇洪水”。
新华社2007年5月7日报道改口:“三峡大坝,今年起可防千年一遇洪水”。
2008年10月21日,新华社报道:“三峡大坝可抵御百年一遇特大洪水”。
2010年7月,中共央视引述专家称:三峡防洪能力有限,不要把希望全寄托在大坝上……

中共官媒根据党的需要报道,说法严重不一致,这加重了很多人的怀疑。民众从中共官方前后矛盾、不断自我否定的宣传中多少看出了三峡大坝岌岌可危的现实。

武汉肺炎第一次爆发期间,武汉百步亭万家宴在封城前夕照例举行、事后爆发社区感染。当时脸书网友Chen Jue说,“有多少人是因为那么的相信政府而被感染死掉的!因为对8个人的公开否定,导致很多很多那么相信政府的人,相信没有安全问题,然后被感染,被死亡。我们说,这就是相信(中共)政府的代价!”

“相信(中共)政府的代价”,这是百步亭示范社区那场不幸的本质,三峡是否溃坝,涉及到下游6亿人的生命财产安全,如果人们再次相信(中共)政府,又将付出怎样的代价呢?

二、三峡工程竣工多年没有验收,对百姓来说意味着什么?

三峡工程,这个被中共当初开动全部媒体大力吹捧的 “人类历史上的最具宏伟工程”;是中国人“人定胜天”的一大范例。然而,这个体现了社会主义制度可以“集中力量办大事”的“无比优越性”的“世纪工程”,2009年举行竣工仪式时,中共高层竟然无人出席,竣工多年也没有验收取得证书。说一套做一套的中共高层,也许已经对三峡工程的危害性和危险性心知肚明,因此谁也不愿为这个“伟大工程”将带来可怕的后果“背锅”。

事实上,从三峡工程上马至今,关于其质量、安全隐患以及带来的环境影响争议始终未断。当初极力反对三峡工程上马的水利专家黄万里曾对三峡做出12个预言,包括:1. 长江下游干堤崩岸;2. 阻碍航运;3. 移民问题;4. 积淤问题;5. 水质恶化;6. 发电量不足;7. 气候异常;8. 地震频发;9. 血吸虫病蔓延;10. 生态恶化;11. 上游水患严重;12. 大坝被迫炸掉。目前,除了最后一个预言外,其它的已全部应验。

假若三峡大坝溃坝,会给中国人民带来什么样的灾难呢?曾经深度参与三峡工程的水利专家王维洛博士说,若三峡溃堤,长江中下游直到上海全部“玩完”,不仅洪水,还有20—30亿立方米泥沙,破坏力比洪水更厉害。中国物理学教授钱伟长早年也刊文说,三峡水库溃坝的危害,将使长江下游6省市成为泽国,几亿人将陷入绝境。不久前大陆微博上,一篇题为“如果三峡大坝溃坝了有多可怕?”的文章称,若三峡溃坝,武汉、南京、上海都难以幸免。文章提及大坝上工作的川大水电毕业生说,已经不知道怎么办了。炸,不知道咋炸,拆,也不知道咋拆,维护也不知道咋维护……十分危急,每天都在惶恐之中。”

如今,三峡大坝在不断全力泄洪,加重了下游各地的灾情。有网友发文表示大坝的功能是防洪,暴雨洪水来时要挡住,再抓准雨季间歇时,把水泄掉。但是“今年三峡水利集团,在上周的操作,完全背道而驰,下游雨下的最大,正在淹水的时候,它泄洪愈开愈大,等到下游宜昌几乎灭顶了,才缩小泄洪量”。

一些网友说,“我想知道,这种突然间的全力泄洪,和溃坝有什么两样?”也有网友说,“为了保住大坝,民众的命算什么?之前说三峡大坝不会溃坝,事实证明,只要置下游百姓生命而不顾,就永远不会溃坝,反正中国人多……”

三峡工程上马是中共的政治需要、面子工程,同时也是中共权贵家族既得利益阶层获取暴利和贪腐的得力工具,中共官方多年来反复强调的三峡大坝工程上马和维持的“好处”:每年200多亿的发电收入,远远不够其每年给上下游带来的巨大生态、环境、生产和生活方面的破坏和损失。而且这200多亿的发电收入,其利润并不属于中国老百姓。三峡工程的所有水轮发电机已经被私有化,全部发电利润属于一个股份公司。三峡工程的一些决策者、中央部委和地方的一些官员以及主要工程技术人员则是这个股份公司的原始股持有者,也就是说:三峡工程并未给中国民众带来利益,仅有的发电收入都全落入了中共权贵和贪腐集团的腰包中。

而中国民众不得不面对的是因三峡工程年年频发的大旱、高温、洪水、地震等灾祸。还有,那高达1800亿元老百姓缴纳的三峡基金,中共根本没有兑现,至今本息全无。

不管三峡大坝会不会溃坝,这个已被大陆科技界定论为“迟拆不如早拆”的危险工程,事实上已经成为悬在几亿中国人头顶上不知何时会爆炸的巨大的炸药桶。所有明知三峡工程的危害性,但为中共的政治和利益需要而强行使其上马的人,都已经成为了中华民族的千古罪人。

三、三峡工程一事上的千古罪人: 江泽民和潘家铮

这里重点说说其中两个人:江泽民和潘家铮。先从潘家铮说起。这个有“三峡大坝总设计师”之称的已死亡的中共两院院士潘家铮,他和张光斗等人是三峡大坝上马的铁杆支持者和操作者。

其实潘家铮非常清楚三峡工程的危害性。以其曾有的专家的学识、科学经验及多年的考察论证,他曾列出了三峡工程的“20罪状”:淹没大量土地、树林;侵犯人权的移民迁居;诱发地震;淹没文物古迹;恶化水质;妨害通航;垮坝风险,等等。但迷信中共的无神论和斗争哲学的潘家铮最后以“人定胜天”的无知和狂妄,以及曲意迎合中共头目的“反坝势力主要是依托西方反对势力”等奇谈怪论否定了他自己早先列出的三峡工程的“20罪状”,成为积极推动三峡工程上马的人。

后来,潘家铮曾在《三峡梦》中写过自己做过一个噩梦:梦见自己在“国际生态环境法庭”上受审,他因主持设计建造三峡大坝而被判“开除人籍,永堕魔道,发往阴司地狱,去受凌迟之苦。”

那么这是不是仅仅是一个噩梦呢?中国人一直有“人在做,天在看”,“干多大坏事,还多大的罪”的说法,潘家铮梦见自己永堕魔道,去地狱受凌迟之苦(凌迟是一种非常痛苦的刑法,俗称“千刀万剐”) 恐怕不只是一个噩梦那么简单。

无独有偶,当年,为了稳固权力,胁迫人大的全体党员,强行通过表决,支持三峡上马的江泽民也同样做了下地狱的噩梦,只不过江泽民梦到是下无间地狱,比潘家铮的更可怕,所谓“无间地狱”大概是指:受刑时间无间隔、刑具无间隔,刑罚方式无间隔、痛苦无终尽……等等。做这样的噩梦,真是可怕至极。

早在二零零四年,海外中文媒体曾广泛报道,前中共党魁江泽民特别到访安徽省青阳县境内的九华山旃坛林寺,“虔诚”上香,祈求地藏王菩萨保佑,更有2002年1月份香港《开放》杂志就透露,江自己在家里抄“地藏经”,还花大钱请喇嘛为其祈求福寿。据说,江氏如此做是因为做了噩梦,梦中在无间地狱受刑,于是极度恐惧之中祈求地藏王菩萨……江泽民为什么特别要祈求地藏王菩萨呢?因为按照佛教经书上说,地藏菩萨曾发大誓愿:“地狱未空,誓不成佛”,也就是说地藏菩萨发誓要解救所有地狱中的恶鬼。看来曾经口口声声无神论要“战胜”有神论的江泽民,对那个地狱噩梦非常“重视”,压根没把其只当一个梦对待。

四、江泽民和潘家铮的更大罪恶

同样梦到自己下地狱的江泽民和潘家铮还有一个共同之处:迫害法轮功。法轮功又称法轮大法、法轮佛法,于1992年从中国长春传出,因其神奇的祛病健身功效,以及大幅提升民众道德水准,从1992年到1999年,仅短短7年,就传遍了中国大江南北,修炼者上亿。在1998年,前全国人大委员长乔石组织老干部经过详细调查后,给当时的中共中央写调查报告说:“法轮功利国利民 有百利无一害”。然而江泽民出于妒嫉和对权力的极度不安全感,不顾事实,违背天理民心,在1999年强行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

江泽民是迫害法轮功的首恶,而潘家铮则是重要参与者,他们在其中犯下的是远远超过三峡工程一事的滔天大罪。

江泽民为一己之私,以其在中共中集党、政、军于一手的权力,和中共相互利用从九九年七月起对修心向善的法轮佛法修炼者的迫害,系统而全面的迫害至今已达二十一年之久,迫害中使无数修炼者家破人亡;迫害中酷刑达上百种,无数的肉体折磨和精神摧残罄竹难书,更有暴力活体摘取法轮功修炼者人体器官“这个星球上最大的罪恶”。

而潘家铮则是“中国反邪教协会”的重要成员,在其中任“副理事长”。张光斗也是这个“邪会”的重要成员。江泽民利用中共迫害法轮功二十一年来,很多人都知道,中共的各级公、检、法、司部门以及各级政府机构是被江氏利用来迫害法轮功的前台打手;各级政法委、610是迫害的操纵、组织者;各种中共的喉舌媒体在散布各种谎言。然而,作恶多端的“中国反邪教协会”的底细却不被更多人知晓。

“中国反邪教协会” 成立于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十三日,遍布全国各省市各阶层,该组织主要出面发起人和骨干成员是具有宗教或者科技身份的中共党政高级官员。“邪会”领着中共的财政拨款和经费,挂靠在中共各级政府部门,比如科协等等,但它却冒充“民间团体”,一直在不遗余力的配合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其实它根本就是中共江泽民团伙的一部份,这是一个假冒民意、煽动仇恨的谎言制造机构。“邪会”经常召开各种所谓的“报告会”和“学术讨论会”,举办以“理论与实践”等为题的“学术年会”,专门讨论有关“转化”(中共用各种酷刑和精神折磨迫使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信仰的说法)的歪理,为迫害法轮功提供所谓的“理论思想依据”。

在中共对法轮功学员二十一年来的迫害,很多参与迫害者在迫害中丧失良知和人性,被中共变成了没有任何道德底线的人间恶魔,除了中共的利益诱惑外,“邪会”制造的各种谎言、各种“理论作品”对他们的欺骗、毒害、蛊惑、怂恿……起到的恶劣作用是巨大的。

同时“邪会”并不满足仅仅在理论上提供方案,还直接插手第一线公安司法的领域参与迫害。例如“邪会”副理事长潘家铮就曾在全国政协会议讨论时提出过一个系统的镇压方案。其中部份内容包括:网络封锁(甚至建议法办为法轮功提供渠道的网站负责人);发动群众深挖和群众监督;对不放弃修炼的,党员退党、团员退团、担任公职的退职,不得从事教师、律师、记者、医师等工作……

在三峡工程一事中,我们看到潘家铮、张光斗等人乃见风使舵、一意逢迎中共权势之徒,当年许多正直的科学家如黄万里等痛陈三峡工程将造成的危害,指出公开的论证报告错误百出,潘家铮、张光斗等人也明知其中有重大错误,但他们置民族和国家利益不顾,仍替中共百般粉饰掩盖,编造出各种三峡工程可上马的“理论依据”和“论证材料”。我们从这里也看到了,是什么样的人在不遗余力的追随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修心向善、利国利民的法轮功? 正是潘家铮、张光斗这些人品低劣、祸国殃民的人。可悲的是,他们在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中,又再次扮演了当年的角色,为迫害编造出各种 “理论依据”和“理论作品”,毒害和蛊惑了无数世人,这样的人存在于世,真是中华民族的劫数。

五、三峡工程和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 深切体现了中共的罪恶

中共一直在宣传这个体制的优越性,说社会主义可以“集中力量办大事”。然而,我们从中共的几十年的荒唐历史中,在中共不间断的政治运动中,在三峡工程和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我们看到的却是这个体制一次又一次的在“集中力量办‘大坏事’”。

如果说,三峡工程是悬在几亿中国人头顶上不知何时会爆炸的巨大的炸药桶,对中国的环境和生态带来巨大的破坏,给数亿中国人民带来了巨大的灾难和安全隐患。但如果没有这个可以使党员关键时刻为了维护所谓的“党性”,而泯灭人性和良知的罪恶的体制,江泽民就无法用党性胁迫人大代表中全体党员违心表决支持三峡上马;潘家铮、张光斗等人再怎样会编造“理论依据”和“论证材料”也没有用。今天几亿中国人就不用为生活在三峡工程可能溃坝的波及范围内恐惧和担忧。

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中共诽谤佛法的谎言毒害了十多亿中国人的心灵,同时中共用高压、株连、利诱,摧毁了参与迫害者的道德底线,泯灭了他们的良知,使之犯下无数罪行,造下巨大的罪业,使他们面临万劫不复的绝境……但如果没有这个罪恶的体制,在当时七个政治局常委中有六个反对迫害法轮功的情况下,江泽民再怎样暴跳如雷,再怎样邪恶,再怎样以“亡党亡国”来恐吓,也无法让迫害政策强行通过,也无法让知道法轮功真实情况的另外六个常委,在党性淹没了人性和良知后违心的沉默和妥协。今天的中国就不会在打击和仇恨真、善、忍中堕落到没有道德底线,毒假食品药品遍地,人人互害的地步;很多人就不会因为仇恨和迫害法轮佛法,犯下罪行遭受各种恶报,而使自己的生命最终面临绝境。相反很多人还可能因为有机会修炼法轮佛法而身心受益……

其实,江泽民下无间地狱的噩梦恐怕不止是一个梦。其实江泽民的噩梦也是所有追随江氏迫害佛法者的噩梦。 江泽民在多年的噩梦中苟延残喘到今天,不过就是上天要让这个历史大戏中的“丑角”演完他罪恶的最后一幕:被起诉、审判,被天惩,从而给未来留下永远的警示和深刻的教训。

就是凭借这个罪恶的体制,让中共一次又一次的对人民和神佛犯下滔天罪行,让中共的组成部分:各级党、团、队员,自觉的不自觉的,情愿的不情愿的成为中共犯罪的组成部分。中共成立99年、当政71年、迫害法轮功21年来,杀害8000多万中国人,大规模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隐瞒疫情导致瘟疫全球大流行,几百万人感染,几十万人丧生,欠下的血债太多,对全中国人民和全世界人民犯下的罪实在太大。这些账,上天一定要给中共算。

六、和中共切割才能与各种防不胜防的灾难切割

现在,继大瘟疫后,中国27省遇洪灾,还有蝗灾、冰雹、旱灾、地震等接踵而至。可能还有各种意想不到的灾难随时降临,国内外医学专家认为第二波疫情还会到来,不断变异的病毒已越来越可怕,人防不胜防……就像历史上,罗马帝国因残酷迫害基督徒而招致四次大瘟疫一样,中国人讲“老天有眼”,明眼人都知道,今天中国的瘟疫和各种灾难,正是中共对法轮佛法的迫害中造成,现在的一切灾难是冲着中共而来。中共除可以用谎言一时隐瞒灾害真相外,人怎么能防的住天惩?“天灭中共”是天意,这不只是觉醒了的民众的一句口号。事实上,早在2002年6月在贵州境内发现2.7亿岁的“藏字石”,500年前崩裂的巨石断面内就惊现六个排列整齐的大字“中国共产党亡”。坏事做绝的中共面临严厉的天惩,所有中共的组成部份、不愿退出中共党、团、队的人都将被祸及。在全世界,不管哪个国家,不管贫富贵贱,所有为中共站台和把自己与中共捆绑的人同样会被祸及。

但危险之中也有生机,上天早已给人指出了出路,2004年11月《九评共产党》横空出世,引发的三退大潮,截至目前已有三亿五千多万民众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他们看清了中共体制的无比荒唐和邪恶,他们和罪恶的中共切割就是在与灾难切割,他们已经为自己选择了平安和美好的未来。希望更多的人能成为他们中的一员。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