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贵的回忆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八月十四日】我做过一个梦,梦中我在爬一座很高的大山,山势险峻,直插云端。抬头仰望,烟雾笼罩。向下看,深不可测,白茫茫一片:我置身于陡峭的山腰,看不见来路,也没有退路。山体光秃秃,上面布满又湿又滑的泥土,没有树木、花草,甚至没有任何可以攀援的岩石。环顾四周,啊!上上下下,左左右右,一片片,一层层,数不清的攀登者,熟悉的、陌生的,密密麻麻布满了山峰,人与人之间隔着一段距离,身临其境,相互间传递着一种力量。登高必自,不时的有人滑下去,跌入深谷,不见踪影。我紧紧地贴在山体上,两手深深地插入泥土中,用尽全力、缓慢地向上移动,但很稳健,没有害怕的感觉,一步步,一点点,不论山有多高路有多险,什么也不想唯有一念:向上,向上……

梦是那样的清晰、透明,历历在目。

很早以前,我就有求道之心,练了许多功法,都是祛病健身那一层次的,根本不懂什么叫修炼:人从哪来要到哪去,人生的意义是什么,活得不明不白。这世上很多人不清楚为什么而活,想过怎样的生活,往往用一生的时光和精力去寻求一种自己并不明白,又不一定喜欢的生活,只是跟着人群走,跟着感觉走。

一九九四年,我有幸参加法轮大法郑州学习班,推翻了以往的观念,我终于活“明白”了。

以前我是个酒鬼,整日里喝的昏天黑地,三天两头让人架回来,丑态百出,老人担忧,妻子着急,看到身边的酒友不断有人倒下,我多少次起誓发愿,就是戒不了。学习班上师父说,(大意)你要真正修炼,就要把酒戒了,你再喝就不是滋味,你要真喝下去,让你肚子疼!真有这么神?我不信!下课后,立刻找个酒馆,要了一瓶酒,凑到鼻子上,味道怎么怪怪的,头又懵懵的,“这是精神作用。”一口咽下去,怎么会这样?又呷了一大口,这回肚子拧着劲疼,翻江倒海,“哇”一口喷出来!不行,换啤酒还是吐个不行。脑袋疼得要命;闻了酒味就恶心,牵肠刮肚,我猛然想到:我是以身试法,自讨苦吃!结果肚子疼了一宿,第二天到学习班才完事儿。从此后滴酒不進,这下可好了,家人皆大欢喜。

师父给学员调整身体更加神奇,简直不可思议,没有任何手势,轻轻一句话:我要给真正修炼的人调整身体,回去后是有反应的,以往经历的气功师发功治病,什么推拿,点穴引导,组场发气、反反复复折腾,搞的满头大汗,也不见明显的效果。

下课回到宿舍,症状来了,头晕目眩,浑身疼,像得了重感冒,每个关节又酸又痛。这个招待所住了一、二百名学员,楼上楼下厕所爆满,上吐下泻的,拉稀跑肚的排着队,急的连裤子都提不上,到学习班一切症状消失,回到宿舍接着来。也就两、三天时间,身体全部净化了,一身轻,人没有病的滋味太好了。一个全新的理念彻底颠覆了我,改变了我,体验见证了大法的神迹,生命被无边的法力、无边的智慧所唤醒。

郑州学习班师父亲授大法,外地学员尤其是武汉的、北京的、天津的,天南海北整车厢成群结队的新老学员,追随师父参加一个又一个班,有的参加十几个班,甚至二十多个。从南到北,从东到西,最快乐、最幸福、最有福份,往往就是清楚自己方向的人,这是前生前世、今生今世注定的缘份,学员讲跟着大法师父走就是跟着神走,没错!

学习班开始在郑州体育馆一个简陋的训练场地,人多的水泄不通,过道走廊挤满了人。开班第二天两点多开课不久,突然狂风大作,一片黑云凭空而降,天瞬间黑了!大厅里的灯火全部熄灭,大雨冰雹雷鸣电闪混成一片,砸的房顶摇摇欲坠,感觉房盖一会被掀起,一会儿被狂风暴雨压垮,金属结构的房梁嘎嘎作响。几千人惊恐万状,承受不了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在恐怖面前人是多么的渺小,仿佛到了世界末日,院里街道的大树连根拔起的、拦腰折断的,人的心揪起来,缩成一团……这时师父小声说:“太过份了!”随即在讲桌上,双腿盘坐打大手印,虽然大厅漆黑一片,感觉师父的手臂无限长,无限长,发出万道金光,直插天宇。一瞬间,那片黑团凭空而去,云开雾散,阳光普照,厅里的灯光恢复正常。亲眼见证师父神通法力,见证这一场天空中的正邪大战,大家都呆了,傻了!沉寂好一阵,突然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经久不息……师父挥了挥手,平静地说:“现在开始讲课。”过后有学员问师父,师父说不需要讲,讲出来像迷信似的。

天道微妙高远,师父是谁?层次有多高?法力有多深?学问有多大?人格多么崇高伟大?师尊却从来不炫耀一点,大法无疆需要换一种心胸去适应他的浩大和旷远。循着师父讲的法走下去,智慧的大境界在眼前展开拓宽。

什么是伴随一生的财富,八天的学习班入心入怀,脱胎换骨的我再也放不下。我发誓在师尊的引导下,一修到底!生命就是这样,你有足够的真诚,你就会得到。我是幸运的。

人身难得,正法难寻。我们有幸生长在大法洪传时代,能成为一名大法弟子真是天大的缘份,走在神的路上,与神同在,神言神迹就在我们身边。

一九九六年师父来河北并接见了我们,得知消息的那天早晨,喜出望外。我们迫不及待去见师父,师父去吃饭,我到餐厅门口,师父背对我正在打菜,自然而然转过身来微笑地说:“你進来吧。”我惊呆了,怎么会这样?在郑州几千人的会场,没有机会和师父近距离接触,两年后的今天,师父竟然认出我是弟子,而且是后背。太神奇了!真是不可思议!

在师父住的房间,和师尊面对面坐在一起是我们做梦都想不到的。师父的微笑胜过了这个世间给予的一切,一切都是真实的,实实在在的,坐在师父的对面很近很近,我的腿抑制不住的抖了一下,师父不动声色地看了我一眼,又看了一眼我的腿,只觉的腿一热,一股热流上下流淌。说时迟那时快,“叭”的一声脆响,周围的同修都听到了,错位的小腿骨归位啦!这是前两天我执着于小盘,小腿骨掰的错位,还是由于执著心作祟、好面子,不知道怎样处置。今天,今天竟是这么大的福份,我的心激动不已,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也是我过于执着,太贪心。接见结束走出房间时,我又厚着脸皮向师父提出这两年一直折磨我尾闾冲关的问题。师父没说什么,跟师父一起来的老学员把我拉一边,“你都是参加班的老学员,怎么能提这样的问题?”

走進电梯,正巧在师父身边,师父高大,魁伟、挺拔。在师尊身边,我自惭形秽,我象犯错误的小学生,羞愧、悔恨、无地自容。这时不知什么原因电梯出现故障,十几个人站在电梯里静静的,谁也不说话。此时我的全身发热,焦躁不安。衬衣被汗水湿透了,忽然我的眼前浮现几行字,清清楚楚的:“凡是炼功时冲不过去关、气下不来时,我们找一找心性上的原因,是不是误在哪个层次中时间太长了,应该提高提高心性了!你真正的提高心性的时候,你看它就能下来。你一味的强调你自身功的变化而不强调你心性的转变,它可是等着你心性的提高,才会发生整体的变化呢。”[1]有如醍醐灌顶般,我恍然大悟,这时百会穴突然跳了两下,一股沁人心脾的清凉的泉水一滴一滴往下,“嗵”的一声,头脑一片通亮,过后一片空白。泉水沿着脉络流转,惬意、通畅、美妙、清爽。觉的全身血脉都在运转,通了。我像做了一场大梦。说了这么多,整个过程不足五分钟!这当口电梯也恢复了正常。我一时不能自已,百感交集、激动、喜悦、感恩,谢谢师父!这千载难逢的圣缘,我遇到了。我的眼泪默默地流淌,我得到的太多太多,师恩深重,师恩浩荡,我的心沸腾极了。

辅导站站长提出和师尊合影,师父同意后,站长去拿相机,去了好一阵,师父在廊檐下耐心等待,身边的同修说:“师父,他们这个执著心也得去呀!”师父微笑不语,过了几分钟说:“照相机我看拿不来了,我们还要赶路,不再等了,记住把我讲的转告学员。”然后和我们一一握手告别。不一会儿,站长带着几位学员,心急火燎却两手空空跑回来,师父已经走了。本来找个相机很容易,偏偏不遂人愿。回家取怎么也找不到!过后,看见相机就在书橱上,怎么回事?这就是神话!我们过去所说的神话,就是神的故事。

这就是同一天,同一地点,在我们身上发生的神的故事!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