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使我走出生命的荒废 (译文)

更新: 2016年08月0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一日】我今年20岁,来自德国的一个小镇。

一切是这样开始的:

1998年10月我当时的男朋友为了查找一篇关于黑种草属植物的文章翻查了很多名为"Esotera"的旧杂志。翻着翻着他发现了一篇关于法轮功的报道,一种来自中国的静功功法。我从前也对各种气的练习感兴趣并且对每项均练过若干个月,对这篇报道我就没当回事。我男朋友和他妹妹却立即为之所吸引,他们订购了介绍法轮功的书并且照着书中教的五套动作自学。

几周后我发现男朋友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因为我俩生活志趣都非常相近,他的那些变化引起了我的特别注意。

然而那时我根本不能想象我的一生会如此改变,因为在我看来,周末用饮酒吸毒来有效地排泄我的烦燥是很重要的。此外两年多来我还受着现代流行的节食紊乱症的折磨。长期以来我一直试图借助多种疗法从疾病中解脱出来。尽管如此都没太大成效。恐惧肥胖妨碍了我的正常健康。

那时候这对我家里人来说非常不容易,因为我易暴躁,不稳定,太好冲动。我的全部日程安排都围绕着我的身材问题。那时候我脑子里想的都是怎样才能接近我的理想身材。为此我没有一点儿时间去考虑别人关心别人。我在痛苦中放纵着自己,并且几乎是依靠懊悔和他人的怜悯度日的。我总是需要从外面获得承认,说我已够漂亮和苗条的了。

由于这一肤浅的思想我的性格变化很大。从前我是健壮、较丰满的并平和,总是友好和心情愉快的。此外,我也关心他人,比如:关心我的祖母,或者花一年时间在精神病院照料那些心理和精神上有障碍的人。我之所以会以极大的热情自愿从事这项工作,是因为我尽管有时出现变态心理但还是能吃苦的。那时我也吸毒,不过却有另外的原因。我不是滥用迷幻剂排泄我的忧虑,而是以此加大我内心的快感。在我还生活在我母亲身边的那段儿时间里,我和母亲相处得较好。所有这一切都由于社会导向的减肥思想而失去了。

我父亲请求我去身心医疗诊所看看。在那里我被迫面对我的问题并且不能再发泄,因为我远离毒品和酒。但我的饮食干扰起初却更厉害。我还是总想减肥。过段时间我的情况有所好转,慢慢地有了进展。然而在我面前还是问题如山。

当大部分疗程结束时我就停止了,并住到我祖母那里。一年后我可以尽力控制我的饮食紊乱症了。我限制自己每周只吐一次,并且有时还推迟时间。我不再冲动,我又能笑了,我不再经常陷入那样的消沉了。

但是我和我男朋友之间还有很大的裂痕,因为他这段时间已全被大法占去了。他谈论容忍,找自己的错误。我在这些方面是无法开始着手的。尽管我也问自己,生命的意义究竟在哪里,但无法找到这方面的答案。代之而行的是我每天仍要对付我内心的感情乱麻,和我爱漂亮的理想,我为之试图做到无可挑剔。那时我只允许很少的人真正认识我。因为我害怕,假如有人发现了我全部的弱点的话,我从外界就再得不到承认和褒奖了。

横在我和我男朋友之间的桥变得更大了。他不喝酒,也不吸毒了,总是读书并且不再对我们的每个周末的酒会漫游感兴趣了。

直到那时我也一点都不能想象,我也会有同样的变化,我还是试图用各种方式排解我的问题。我对我男友拒绝我的生活方式的反应是加大消费。他试图用他所知道的道理教我取代这些。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对他变得开朗了以及看重他获得的新体会,因为以前我就对自然疗法和练习感兴趣,它们能使人身体、精神和灵魂达到协调一致。然而我还是坚持我练习了好几个月的日耳曼古文字练习。我感觉,它使我身体比较健康了。但我思想没有被改变。

一月初我终于得了法。刚开始我读《法轮功-通向圆满之路》,遇到问题就问我男友和他妹妹。两周后我就已发现思想上的变化了。我只能把它归功于这本书。我也体会到我重新开始吃饭,不再时常恐惧肥胖的心愿了。一天晚上我遇到了第一次考验。我男朋友的妹妹邀请我们去吃中餐。当下我必须决定是否放弃我节食的执著还是继续。经过长时间两者间的激烈斗争我还是确定了正确的答案。我也深深感到,如果我在内心重新掂量的话,似乎也不会有别的选择。

从这天起我克服了折磨我很久的最大的问题。同时我也开始了第一次做前四套动作。慢慢地我又开始了正常的饮食。我感觉到长久以来从未有过的精力充沛和心理平衡。我也确定,我对饮酒和吸毒的要求明显减弱,以致消失。此外我再也没有周末放纵的想法了。所有实用性的交往都减少了。我能最终找到宁静。我试图通过反复阅读升华我的思想境界并且按照法去做。

我的生命越来越接近原本的自我,我重新强健了,能照料他人,心理平衡和内心稳定了,我又一次被这种和谐和这种积极的生活方式融合了。

我的转变也有效地影响了我周围的人,我再也不想和他们争吵了。他们也通过我的宁静获益。

我当时有个还放不下的旧包袱就是吸烟。我总是以种种借口维护这一嗜好。我尝试过许多技巧以戒烟,但我不知道我为什么总也放不下它。

过些时间我发现了我的执著心。我确定,这与我过去的饮食问题有关。那种害怕没有香烟难,把饮食减少到最低限度的心理很强。当我认识到这个执著心时,我就试图有效地压抑这一瘾好。经过我长时间限制一天四只烟以后,在我们地区的法轮功心得交流会召开的前两天我成功地把烟戒了。

由于我的好转也改善了我和我男朋友的关系。我们的关系发展得就象我长久以来梦想的那么好。最大的相互信任建立在彼此关照和容忍的基础上。我们之间不再需要彼此隐瞒什么,而是在我们的修炼提高中互相帮助。大约在三周前我们结了婚。

要是没有法轮功我们不仅会变得毫无共同语言,而且我的生命也是明摆着会走向荒废。为此我要感谢师父李洪志。是他给予了我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修炼的机会。

德国学员
(一九九九年七月底于德国)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