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科学对唯物主义的证伪

更新时间: 2016年08月05日
关注度:
【明慧网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八日】 当今世界,“科学”这个词被滥用的程度不比“爱”、“正义”或“共产主义”少,尤其在不求甚解的现代中国社会里,如“您这小厨房搭得不科学”。牛顿爵士倘若听到,大概难免被气得活过来,找到此君大吼一声:“您这说法实在是太太太不科学了……”,然后意识到自己犯了同样的错误,即刻气死过去,再入轮回。

究其本质,科学是一种方法论。人们常说的“科学知识”只是用科学这个方法论探索真理的过程当中的中间结果。从认知的角度说,连实践(试验结果)都是不断变化的。同样一个滑块试验,牛顿之前被人们用来证明物体的“自然”状态是静止的,而之后却被用来证明它是维持原状态。“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作为探索真理的唯一方法论,就未免太狭隘、浅薄了。在新的实验结果与某理论不符时,不同派系的科学家争执、质疑,这是健康的、必要的。但真正的科学家永远不会忘记,自己的理论随时都可能被证伪,实验也最多与某理论不相悖,而不可能证明任何东西。他们可能断言某些东西“不可能”,但他们心里知道,在绝对的意义上讲,这个“不可能”总是有条件的。所以,“科学知识”是个开放的、包容性的体系。把目前科普的“科学知识”范畴之外的经验一律斥为“不科学”的人,脑袋实在是“太太太不科学了”。

但是,科学这个方法论本身不是开放的。经典西方科学(方法论)有两大支柱:还原论和实证论。而自量子理论以后现代科学理论的发展从根本上动摇了这两大支柱。还原论是指从体系到其组成部分的还原--如果有关于所有部分的全部知识,那么就能得到关于体系的全部知识。量子理论说:第一您不可能知道所有部分的全部状态;第二即使告诉您关于所有部分的全部状态您也只能知道关于体系的大概(概率性描述)。后来混沌理论又犀利地补了一句:即使象牛顿力学这样的决定论体系(“告诉我现在宇宙是怎样,我可以告诉您它以后的一切”),只要测量有哪怕是数学上严格无穷小的误差,您就无法预测它的未来。“一尺之捶,日取其半”的路再走下去没意义了。不还原,从整体体系研究,只能是唯象性描述。而承认唯象性描述是理性认知的极限,就是承认理性的有限。

经典实证论的根本因素之一是观测的可重复性。可重复性要求观测主体和客体的分离。量子理论又说了,观测本身影响客体,所以观测结果最多在统计意义上可重复。而要判断统计上是否做到了有意义的重复,需要知道所有相关因素及其分布。从严格的意义上讲,没有任何科学实验能达到这个标准。我们最多只能(作为一种带主观倾向性的猜测)说某个实验可信度很高。至于社会学统计中把取样数的平方根堂而皇之地标为“统计误差”,实在是彻头彻尾的掩耳盗铃,“太太太不科学了”。如果承认观测的不可重复性,那么一切观测在严格的意义上讲都是画鬼。

现代科学早已指出了“唯物主义”的浅薄。共产党批评牛顿、爱因斯坦晚年走入宗教的歧途,很多人(尤其是中国人)的确也无法理解为什么那么有成就的科学家会信宗教,其实这只是因为对此不解的人对科学也只有一知半解造成的。(对共产党而言主要是另外的原因,在此文就是题外话了。)

不能还原,又无法实证,科学向何处去?现在又有很多人,包括很多处于科学理论前沿的大科学家(量子理论、天体物理等),预言科学到了尽头。当然,这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上世纪末的情形。但不同的是,这次的疑问来自于方法论上的疑惑,而不是上次对现有理论的自信。如果是方法论有问题的话,修补现有理论或沿用老方法论造新理论是徒劳的。唯一的突破办法是改变思维方式。

我原来是搞自然科学理论研究的,正式工作之前独立作的两篇论文据Science Citation Index统计各被引用100次以上(不是说有什么牛可吹,只是辅证我说的这些不是东拼西凑抄来的)。法轮功里讲的宇宙的结构和现代科学理论前沿的一些假设的相通之处曾让我震惊。如天体物理的平行宇宙假设和量子理论中的量子起伏假设。后者尤为有趣。量子起伏假设说在极微的尺度上空间是多维的。换言之,我们这个三维空间里到处都是极微的“多维气泡”。而在多维世界里,三维世界的很多规则是不适用的。比如,对一个多维世界的“人”来说,同时异地出现于三维世界是很自然的事。如果时间维对“他”来说类似于空间维对我们的话,那么我们知道的因果关系对“他”来说毫无意义,所谓的“预知未来”不过是一瞥之劳,举手投足也就可以改变“历史”。我说这些不是为了“证明”法轮功(下面我会“证明”为什么不能“证明”)。只是和网友们分享一下我的一点心得。

(1999年11月8日大陆来稿)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