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使我两次起死回生

【明慧网一九九九年八月五日】 我叫XX,1947年5月起,一直在部队从事文艺工作,多年后调到XX军区政治部政治处任副主任,后又任XX军区话剧团、歌舞团、杂技团合编宣传队的副政委(副师级),曾受到XX军区通令嘉奖。

我曾患有馒性肾炎、心脏病、腰颈椎增生、跟部助瘤等10多种疾病。1990年12月突发大面积广泛性心肌梗死引起休克,抢救过来后,住在医院长达四年之久。住院期间多次组织紧急抢救,是一级护理,离不开药和氧气,更不能回家。国内外专家会诊说我只有三个月的存活期,即使开刀也是“死马当作活马医”。1994年10月我做了心脏搭桥手术,搭了4条血管,心脏功能只剥下正常人的四分之一,一年后复查,发现有2条血管又堵塞,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因某一外因条件触发发而导致死亡。

1997年5月,我由军区总医院转入地方医院继续治疗。在多项检查中又发现患有严重贫血病怀疑造血功能有问题,而且腿部肿瘤又比原来增大,已经到了五年自行破裂的最后期限,意味着我的死期已到。这时我的精神已随着疾病的恶化而彻底崩溃,失去了生存下去的勇气,萌发了一死了事的念头,写好了遗书,安排了后事。正当我痛不欲生的关头,我有幸得到了《转法轮》一书。

开始我并没有当做一回事,不知道什么修炼不修炼的,躺在病床上一边输液,一边无精打采地翻看。看着看着,书中的内容越来越吸引我,慢慢地我就想坐起来看,再后来又下到地上,坐在椅子上看;起初我还戴着老花镜看,后来感到戴着眼镜看碍事,就摘掉老花镜,发现看得更清楚。就这样一连看了几个小时,也不愿放下手中的这本《转法轮》。一本书还没看完,我突然开始拉肚子,一天拉了好几次,可我不但没有感到身体疲惫,人还越来越精神。这时我亲身感受到这本书太神奇、太玄妙了,只要真正放下心来学,就能使自己发生变化,就能很快净化身体。弟来电话问我情况如何,我激动地说:“太好了,感谢你给我送来了宝中之宝!”‘

在我开始读二遍《转法轮》时,我极力要求出院,好象一天也呆不下去了。医生讲了许多不能出院的理由,我仍坚持要求出院。医生没有办法,非常严肃地告诉我后果自负。我毫不犹豫地在出院证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出院的第二天早上,我就去公园找炼功点。服侍我的阿姨背着氧气桶,一连陪我找了两天,第二天终于找到了。97年9月8日,我正式开始参加法轮大法的集体炼功学法。不到一个月,我就停止服用各种药物,把贵重的进口药品送给了别人,也不让阿姨陪我去公园了,从此告别了氧气桶。虽然每天早上5点就起床到炼功点炼功,但感到精神很好,身体也越来越好,好象变成另外一个人似的。心平气和,情绪稳定,性格也变得豁达开朗,走路轻快,身上的各种病痛在不知不觉中消失得无影无踪。我从内心深处感到了大法的威力和神奇。师父不但净化了我的身体,使我一天一天健康起来,还净化了我的心灵,使我的心灵得到了升华。我认识到了人生的真正目的是什么,明白了我为什么有这么多的病痛和磨难,是因为自己的业力太大了,欠的债太多了,只有“横心消业修心性”,才能最后功成圆满。

当我暗暗中定决心,按师父的指引走修炼的道路时,我又经历了一次极大的考验。今年七月,我在美国探亲期间,一天早上,正准备去炼功点炼功,突然一头栽到地上不省人事,送到医院抢救。最后医生和我的孩子打招呼:一是叫她们准备后事;二是即使活过来,也做好成为植物人的思想准备。可是我苏醒了,不但没有成为植物人,脑子还非常清醒,哪儿也不疼,哪儿也没破也没坏,好象什麽事也没发生一样,又一次神奇的起死回生,使洋医生们都感到十分吃惊和不可理解。美国医生惊奇地说:“你为什么恢复的这样快,又这样好,奇迹奇迹!我们美国的医学是世界上第一流的,可我们却无法解释这现象。又有一个医生对我说:“你的命实在太大了,祝贺你!”

我是一名老军人,在部队从事文艺工作和思想政治工作的,曾经对现代科学深信不疑,而对气功、人体修炼和特异功能等持怀疑态度。过去听到有人谈起这些事,我就认为这些人愚昧无知,无非是封建迷信那一套。通过学了李老师的法轮大法,才知道宇宙中还有这么洪大的法理不曾被人类所知晓,天体之中还有这么多的天机、奥秘和不解之谜有待人类重新认识和破译。拿我来说,现代医学对我身上的疾病无起死回生之术,美国的医疗技术是当今世界上一流水平的,对疑难病症仍旧束手无策,只好一次又一次地宣判“死刑”,而我一学了法轮大法就出现了奇迹,既能够解决现代医学技术无法解决的难题。这一事实充分证明法轮大法是真正的科学,不是迷信,是宇宙的真理。而且象我这样身患顽症、绝症,因修炼法轮大法而康复的例子在全国、全世界多得数不胜数;更证明法轮大法是科学的结论是有普遍事实依据的,是经得起检验的。

没有法轮大法的救度就没有我的新生,我的生命是从大法中“捡”回来的,延续来的生命是用于修炼的,我决心百分之百地投入修炼,用修炼的成果和事实告诉更多的人们:法轮大法是真正能够度人、还能救人的宇宙大法。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