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昕后事侧记(之二)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0年12月16日】 初见赵昕的遗容,我有种种想哭的冲动,对逝者的崇敬,对自己软弱的悲哀,对生命存在意义的思索……

从头再来是我许下的诺言,可在望着赵昕安祥而平静的面容时,我却深深地后悔了。堂堂正正地面对生存与死亡、苦难与幸福,将是一件何等痛快而愉悦的事啊!等待明天,明天的光明却需要我们自己走出人的封闭和偏见。

让赵昕安静地离开,不受到任何骚扰,成为亲人、朋友们唯一的心愿,可已是惊弓之鸟的公安却慌得采取了各种措施:先是有人在赵昕所在学院的大门进行盘查,不让大法弟子入校,后又对赵昕的亲人说了一大堆的威胁和警告:不准亲人、朋友提法轮功,不准说赵昕是因为炼法轮功而被打死的,不准法轮功的弟子给赵昕送表达心声的挽联,不让大法弟子上护送赵昕的灵车,不准放赵昕最爱听的“普度”和“济世”,甚至不准任何人在语言中有带“法”的字……,不然……。纵是如此,不放心的公安们还数辆车紧跟着赵昕的灵车、跟着护送赵昕亲朋好友的车,而在我们最后给赵昕送行的地方——八宝山第三告别厅,厅前的场地、门口,也早已立着一个个身强力壮的便衣们。

明智的同修们早已各自前往八宝山。走向已经排成两行长队、胸带白花、手拿黄白菊的同修中,我有一种自豪而幸福的感觉,为伟大的赵昕,为坦然、从容的同修们。预期下午2:30举行的告别仪式因为公安部门的干预延期了半个多小时,事先协商好的追悼会没能举行,甚至亲属念悼词也差点被取消,前来为赵昕送行的同修们更是进不了场。在赵昕亲人数次强烈的要求下,他们才勉强同意,却在门口把守着,在赵昕的妹妹为她念悼词的时候,绝大多数的同修被挡在外面,以场地不够为由(其实里面空了很多地方)。

缓缓走进灵堂,献上一束黄菊,向赵昕、赵昕的亲人双手合十,致以我最崇高的敬意,然后慢慢踏出门去。看一眼外面那群随时准备冲向我们的便衣们,我忍住了欲滴的泪水。昂首走出告别厅,我和众位同修们静候在外面的场地……

目送着载着赵昕遗容和亲人的车在同修们依依不舍中远去,从各方来送别的同修们也陆陆续续地离开。不经意间却发现路口停车场还有装着警察的大巴车准备离开,而路口处,几分钟前,我们的一位同修却被一群人在未出示任何证件和未说明任何理由的情况下,强行塞入一辆车中带走……

生离死别的场景、当前形势的严峻,让我清醒地认识到:我们必须勇敢面对各种考验,共同精进,无愧于我们当初的誓言!亲爱的同修们,让我们笑迎我们携手开创出来的灿烂明天!


(大陆弟子供稿)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