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昕后事侧记(之三)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0年12月16日】 12月12日,听到赵昕昨天离开的消息,我便赶到她家。

赵昕躺在自己的房间里,微闭着双眼,安祥的样子象睡着了,脸色十分好看。

赵昕的父母向我们诉说起赵昕时,那种难分难舍的痛苦让两位老人边说边流泪,但是他们最后还是欣慰地说:“赵昕上天堂了!”便从容地安排起赵昕的后事来。她的母亲在电话机旁,挨个的告诉亲戚朋友,“赵昕上天堂了!”他们已是一天一宿没休息了,却总是招呼我们坐下休息。他们了不起啊!赵昕的妹妹哭得很厉害,但却不是那种伤心离别的哭,而是悔恨的泪,她说:“姐姐承受了那么多的苦难,做了那么多,而我却什么都没做。我知道她为什么没闭上眼,没闭上嘴,我知道她想说什么,她想看到什么,呜……!”赵昕离开了,她的妹妹惊醒了,她是我见到的第一个惊醒的人,相信,一定还会有第二个,第三个……!

12日下午,赵昕的家人与校方商议赵昕的后事,校方开始时让家属什么都别管了,一切由他们来安排好。赵昕的父母要求追悼词要由赵昕的妹妹来写,哀乐也不要,要放赵昕生平最爱听的“大法音乐”。校方没有明确的反对,应承下来了。她的父母考虑到赵昕的功友可能会来很多,但却是个未知数,所以未定下送别的人数。可校方却说,车不用担心,来多少人,我们叫足够的车来,校方最后也答应“挽联”也由家人写,一切进行得似乎很顺利。当时在场的大法弟子及家人都感到高兴。当晚,我便离开了她的家。

12月13日,我便赶去参加赵昕的追悼会,按12日约好的到她家去坐车到八宝山。大约上午11点多,我便赶到了,赵昕今天看上去比昨天脸色还好看,嘴唇就象她母亲说的“象抹了口红”。后来,又陆续来人了,说外面停了几辆警车。赵昕的堂姐和一名大法弟子出去买花圈,都没让进大门(西门),还盘问她们是谁,其中一个(派出所的)认识赵昕的堂姐,便问她:“她是谁?”大法弟子便说:“我是她妹妹怎么了?赵昕都这样了,我们买个花圈,你们还不让我们进,你们还有没有人性啊?!”纠缠了一会儿,他们便让她们从正门(南门)进去,还跑到门卫室里去打电话。进门后,从大门至楼口,她们发现有好几个人盯着她们俩,还看到了警车,才知道,它们又心虚了。大约中午12点多,校方来人说:追悼词,公安说了,不准写你姐是炼法轮大法的,带“法”的都不准,放音乐更不行,要不就抓人;车就一辆,只允许亲属坐,停在楼下,赵昕的同学、同事们都派车送往八宝山了,你们不用等了。其余人一律到大门外坐大客车去。

当时大家都觉得他们太可气了,昨天说得好好的,今天全变了,到底安的什么心呀?当时就有人哭着说:赵昕就是大法弟子,凭什么不让提,还让不让人说话了,人都死了,我们就想把她安安稳稳地送走,它们还折腾,还有没有人性?赵昕的父母也不停地说:“他们都是好人,不会出什么事的,你们不要这样了。”最后校方说:“公安说了,只要不提法,正常的悼念,他们不管,提法就抓人,不论是谁。”后来家人只好把“追悼词”里带“法”的全去掉,“挽联”里的也去掉。看来,它们怕得真有点歇斯底里了。

到达八宝山大约三点,我们来到第三告别厅,看到厅外站了好多的人,大约三、五百吧,其中包括好多的便衣,警察(有好多警车)。仪式开始了,可是那边又传话说:“家属不允许念追悼词”。情况又有变了。赵昕的妹妹激动了:“你们到底想怎么样?我姐姐的事谁不知道,她都死了,你们还遮掩什么?要抓人就来抓吧,你们怕啥呀?我都作出让步了,追悼词让去的也去了,还想怎么着?今天不让念就不行!”最后它们让步了,可以念,但只允许家属听,并让她妹妹站在前面念,赵昕的母亲见便衣不让外面的人进厅里,就哭着,并强烈要求它们让大家都进来。“他们就是来送我女儿的,想看看我女儿,你们为什么不让进,你们到底干什么?”便衣们便支唔着让进来一部分人,她的母亲见状,哭着喊不行,必须让全进来。终于学校的师生都进来了,但由于人太多,还是有好多为赵昕送行的功友留在了外边。大家陆续进来了,来的人有赵昕生前的老师、同事、同学,还有好多功友,她的父母见这么多的人来送她,感动得边哭边说:“赵昕,你看看,你看看,这么多的人来送你,你认识的,你不认识的,你看看……”其中还有一位十来岁的小同修。赵昕的父亲什么话也说不出来,流着泪摸摸小同修的手,拍拍他的肩膀,呜咽着……

仪式完了,他们把家属和其他人又隔开,让家属坐上车走,我抱着赵昕的大照片坐在车上,看见车外的同修们,便把赵昕的像片对着车窗放着,大家全围拢过来了,双手合十。我看见有个人站那叨着个烟没动,眼还向这边瞟,显然是便衣。车开走了,我看见大门口有警车,警察正忙着打电话(手机)。往前走,居然赵昕家路口也有,我觉得它们真的怕得歇斯底里。

回来后,我才知道绝大多数的功友是自己打车去的,也有坐大客车上的,但有人盘查。一个老太太告诉我说,她出大门去坐车,发现没有,就在那儿找,一个人过来说,“坐车吧,跟我来吧。”她便跟着去了。上车一看却是两个大兵开的车,她觉得不对劲,就下来了,说什么也不坐。另一个同修说,她在大门外拿着花圈等车,就有一个外国人过来问她:谁死了?多大岁数?同修回答:“她叫赵昕,因炼法轮功被打伤致残而死,今年32岁。”还没等那外国人再说什么,就有一个人过来把外国人推了一个大趔趄,说:“干什么呢?干什么呢?……”把他赶走了。我们回来时,赵昕家的楼门口附近还有警车停着。

这就是我12日—13日两天所亲身经历的。


(大陆弟子供稿)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