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台来稿:我在精神病院的亲身经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0年12月31日】 我叫王兴英,是山东三环制锁集团公司职工,家住山东省烟台市芝罘区文化四巷77-10号。

江泽民出于不可告人的目的,采取高压政策镇压大法。因为我进京上访,拒绝放弃对大法的信仰,派出所告诉我们家人说要劳教三年,单位要开除我,儿子在部队也要受牵连。家人实在承受不住了,他们和单位一起把我送进了精神病院以图解脱。

2000年3月2日,我已被单位拘禁多日,单位的人和我爱人一起把我送到位于莱阳市的烟台心理康复中心(当地人叫莱阳精神病院)。在这之前2月20日单位曾开车把我从南大街派出所送到莱阳精神病院做检查,做B超,脑电图,透视,结果一切正常。

医院分很多病区,关押了芝罘区和莱阳等地的几十名大法弟子。我住在第二病房区,住院第二天开始每天强行打吊瓶,每天还要皮下注射两针,共打了20个吊瓶,注射了40针。打针是绑在床上打。每天吃十二片药,其中十片是冬眠灵,另两片不知道是什么药,大夫也不告诉我。吃药时两个护士看着吃,她们要我伸出舌头看看是否把药放到了嘴里,然后再伸出舌头看吃没吃下去。那时第二病区有6个大法弟子,这之前还关过别的弟子,我走的时候又有进来的。医院强行给大法弟子专门做了一次头部电针。我们要炼功就给绑在床上。把我们学员一个一个隔开,不让凑一块,连说话都不允许,一个学员关在一个室里,同室的精神病人帮医生看着不让我们炼功。我嘴里背论语,她们就过来打。我们躲到厕所里炼功,被发现了也挨打。经过这样的折磨,我不能吃饭,浑身无力,两腿弯曲伸不直,上眼皮松弛下垂,眼睛只能半睁,下巴也松弛,嘴老是半张合不上,大便不通干结。更严重的是整天整夜睡不着觉,两腿老是抽动,抽得坐立不安,抽得晚上不能睡觉,起来坐着护士又不让,怕你起来炼功。我只好用衣服包着蜷缩着跪在床上,压住腿,这样才能不抽搐。

3月30号,当爱人去领我时,主任还不同意放我回去,说是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最好再住半个月。爱人看我被折磨得瘦成那样,执意要领我回去。这样主任还要我们买5瓶冬眠灵药,叫回家吃。回家三、四天后,全身皮肤发黄,眼睛黄绿色,恶心呕吐,经过医院化验,肝严重药物中毒,转安酶比我去精神病院前高出40。功友们看见我都吓一跳:我被精神病院残害得两眼发直,眼皮睁不开,嘴巴向下迭拉着,掉了很多头发,完全不再是那个健康的我。

我们那个病区折磨得很重,护士长说:死一两个不要紧。别的病区炼功,她说是因为学员集中在一起,要单个隔离,所以我们病区没法交流,连说话都不让。我们被关在那里,不准随便走动,没有人身自由,每天还要打针吃药。我走的时候又进去了几个弟子,也是整天绑在那里打针、灌药。

以上是我在烟台心理康复中心的大体情况。我希望用自己的亲身经历把邪恶势力迫害大法及大法学员的真相讲出来,让善良的人们了解。为了保证真实,我反复修改了多次,只讲了我亲身经历的客观事实,有些我个人的感受到但不一定客观的我都没有讲。所以我所讲的完全没有半句谎言,我愿意为大法做证,就够对自己讲的一切负责。

住院时间:2000年3月2日到3月30日,住院期间费用全部自理。附上挂号证和结算单据。

劳教:刘芳,28岁,女,白石路新成街8-1号,因进京上访于2000年3月27日劳教三年。
马胜春,27岁,女,白石村青松街13-14号,因集体炼功,进京上访,劳教三年。
吴世全,女,54岁,白石村青松街13-14号(马胜春之母),烟台宝石轴承厂退休工人,因发资料劳教三年。
赵伟,男,28岁,因散发讲明真相的资料劳教二年(家中尚有刚刚分娩的妻子)
唐玉敏:女,38岁,因散发大法真相资料劳教三年,
宋玉兰,女,60岁,燃料公司退休职工,因发资料,于2000年10月19日被烟台市芝罘区二马路派出所姓侯的民警带走,劳教二年。家住芝罘区庆祥胡同2-15号电话:6221753


精神病院其他学员的真实经历:

叙述人:孙玉华,女,53岁,烟台市日用杂品总公司退休职工,家住烟台市芝罘区环新路10号内2号。

我于2000年2月28日至3月15日关在莱阳精神病院第三病区17天,双手双脚被铐在床上两天两夜,被强行打针吃精神病人使用的药物。有的学员一边被灌一边往外吐,一点也灌不进去。全病区11个大法弟子有一天一起悟到:我们没有精神病,从今天起不让任何人给我们打针。护士上来一个一个地往外拖,一个学员(名叫宋辉,也是芝罘区的)以死抗挣,几个护士拼命在往后拽也拽不住,因为使劲太大,脸憋成了紫茄色;另一个说再打针我就不活了;我就拉住主任医生问它:你不怕出人命吗?主任医生吓得脸都变色了,说:别打了别打了。从那一天起,这个病区再也没有给学员打针。学法炼功都正常了。

有个姓宁的女学员,从进精神病院那一天,就拒绝打针,说敢给我打针,我就死给你看。大夫和护士都害怕她,谁也不敢给她打针。新学员进来,她就鼓励她们,千万别打针,师父传这么大的法,不能让它们破坏。后来医生和护士害怕她,几天后就赶快把她送走了,她很顺利地过了这一关。但是我知道别的病区环境不行,她们根本不能炼功,谁炼功就加大药量,手脚绑在床上打针,捏着鼻子灌药。在我们之前有几十个X地的学员关在这里,他们都不打针,大夫也不逼他们。

王维杰,女,烟台市芝罘区东口子人,3月关在莱阳精神病院,同样被逼打针吃药,但她身体没有很严重的不良反应,能吃饭能睡觉,还帮助打扫卫生。出院时大夫说她,这些人中只有你没有病。因为别的学员出院时都被折磨得不象人样。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