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马里夫周末杂志:从中国监狱里归来 (上)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12月11日】以色列马里夫(Maariv)周末杂志2001年11月30日刊登了周末杂志撰稿人阿瑟夫·哈伊姆(Asaf Hayim)和索夫莎娃(Sofshavua)撰写的文章,讲述了一位以色列人成功地在中国的中心为法轮功的权利请愿的故事。

文章说,36名来自世界各地的法轮功学员,其中包括一名叫里斯海·拉米什(Leeshai Lemish)的以色列人,成功地在中国的中心为法轮功的权利请愿。

拉米什虽然知道这样做会有生命危险,也可能会在中国的监狱里“神秘地”消失,他仍然决定去名声不好的天安门广场参加静坐请愿。起初,他的父母试图劝阻他不要去,但很快他们就开始帮助他为这次复杂的行动做准备。里斯海被捕了,并受到中国当局的虐待。与此同时,他的母亲妲芙娜·拉米什(Dafna Lemish)博士试图让以色列媒体相信,她完全不是那种“焦虑不安的母亲”的形象。那以后,她的儿子获释了,而这一事件也许能够让我们大家了解到世界人权状况和以色列妇女的情况。

11月20日下午1点50分,里斯海·拉米什和另一位同修到达了中国北京天安门广场。12年前,在同一地点,许多学生在反政府的抗议中被屠杀。来自世界各地的36名法轮功学员知道他们将在广场上某个大国旗的南面30米的地方会面。他们中的许多人素不相识,但他们都修炼这种改善了他们身心健康的法轮功。法轮功在两年前被中国当局禁止。

当他们从广场的四周走来时,他们自动排成行,静静地盘腿坐好,开始炼习法轮功静功。这个简单动作可能会让他们失去生命,也可能会让他们在中国的监狱里度过漫长的时间。

广场上的很多游客聚集过来,在他们的周围观看着。这时,一些学员展开了一面巨大的横幅,上面写着“真、善、忍”。游客们似乎知道这种场面不会就这么和平地结束,因为几百米远的地方就是中国政府的大楼。像往常一样,广场上有许多身穿黑色制服的警察,他们估计还有更多的便衣警察。据传言,每一个游客的周围就会有四名便衣警察。突然,广场上的宁静被打破了。警察从四面八方冲了过来,警车停在了学员们身边。而当所有这一切发生的时候,这36名学员仍双眼微闭,静静地盘腿打坐。

原本学员们打算在广场上打坐10分钟,然后散去回家。但是他们刚打坐三分钟就被强迫拖上了警车。

从打棒球到中国监狱

23岁的以色列人里斯海·拉米什去年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波莫娜大学上学。因受到迈克尔·乔丹球技的启示而巧遇法轮功。“这些都是我在为以色列国家队打棒球时发生的。当时我正想方设法提高球技,我注意到我的思想对我打球的影响。我听说迈克尔.乔丹注意力特别集中,即使他把球抛出去,他仍然用意念引导着让球进蓝筐。我就在比赛开始前,意想着我要怎么投球,我要让事情怎么进展……在一次比赛中,事情果真就像我想的那样发生了,就象看电影一样,就像我知道下面将要发生什么一样。”我惊讶于意念对打球的作用力。不久,我读到有一位冥想(气功)师与运动员合作。从他那儿,我学到我们内在的自我比赢得棒球比赛更重要--了解生命,了解生命的意义这些更为重要。于是我就开始练习各种冥想打坐,如瑜伽、禅宗、太极、观想等其他方法。

“一天,在我去雅康(Yarkon)公园练太极的路上,我在一个放有法轮功资料的桌子旁停下。我跟一位姓张的学员聊了起来,他来自中国,现居住在以色列。我很快发现这就是我一直在寻找的。特别是那些身心修炼法理是在其他功法里没有的。我开始炼法轮功,并听讲法录音。我被法轮大法的力量震撼了。”

“我来美国留学时,发现附近就有人炼功,我们就一起炼。我们一起发资料,邀请别人和我们一起炼。结果每天都有人来学法轮功。我就是在那时了解到中国江XX政府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情况的。我深深被他们的故事和困境触动了,于是决定一定要做些什么来帮助他们。开始时,我们只是发些材料,做些简单的事情。后来我们就约见许多市长和市议员,告诉他们中国领事馆的工作人员在美国监视我们的活动,骚扰我们的学员,而且一些在美法轮功学员的仍留在中国的家人也受到了迫害。”

“去年夏天,我在旧金山中国领事馆前组织了个活动。在12天的时间里,每一个小时都有不同的学员在领馆前盘腿打坐,每一个小时都是为一位被谋杀的学员而发出的抗议,中国当局现已谋杀了317名中国法轮功学员。”

“一个半月前,我听说世界各地的一些法轮功学员要去天安门广场。那里是中国的心脏位置,每天都有成千上万的游客去那儿。自从两年前法轮功在中国被禁以来,一直都有学员从中国各地去那儿请愿。有些人步行几千公里,就是为了站在广场的中心呼吁,就是为了喊一声“停止迫害”,直到他们被抓。所以,当我听到有人要去广场时,我就明白了他们要去干什么。”

旅程

在天安门广场十分钟的静坐请愿事先准备得非常好。参加者没有透露他们的意图,担心万一详情暴露,他们就会在进入中国时被禁止入境。他们最担心的是他们会被逮捕,然后失踪,就象过去几年中发生在许多中国人身上的一样。时间定在了11月20日下午2点整。

“我只认识几个人,”拉米什说,“我们真的不知道到时候会有多少学员来。我们到那儿以后,就开始找人。我甚至在想,我们也许要独立做这件事了。我知道我们很可能会被逮捕,甚至更危险的事情也会发生。我们的目标就是在广场打坐,仅此而已。我们不去想打坐后可能会发生什么,因为这会影响我们的行动。”

“我在几周前就开始做准备了。我尽量保持头脑纯净,不让自己分心和有怕心。也不让‘后果会怎样’这样的问题来搅扰我。我更加勤奋地炼功,特别是静功,以便万一我被打的话,可以增加承受疼痛的能力。疼痛,比如说腿痛,是从体内释放不好物质的机会。人应该面对疼痛,而不是逃避。一旦人战胜了害怕,就不存在怕的因素了。我集中精力想正念,想像着我们怎样成功。毕竟,我们就是应该成功,就是应该震惊世界。”

“我们想让中国人民知道全世界都有人在炼法轮功,迫害是绝不能接受的。我们想让中国人民知道,世界各地的学员都出来援助了,还要告诉他们,中国的江XX政府在欺骗他们。”

父母们也加入了

里斯海的父母,特拉维夫大学通讯系主任妲芙娜·拉米什博士,以及彼得·拉米什博士当时知道他的秘密。他们甚至曾劝阻他不要参加这项活动……“几周前,他暗示说他要做一件非常特殊的事情。”他的母亲妲芙娜说,“但我们不知道具体情况。随着计划活动的进展,他通过特别方式告诉了我们详情。

“我们自然想通过讲道理劝他不要冒这么大风险。我们担心他的生命安全。我们跟他讲他要参加的这次抗议活动,面对的是一个滥施酷刑和虐杀的独裁政权。我们问他是否对可能发生的事情不存怕心。比如,设陷阱将毒品放在他的箱子里,然后判他几年苦役。有证据显示中国的独裁政权不仅能干出这种事,而且还将法轮功学员从楼上推出窗户,然后说他们是自杀。”

“我们说他太天真了,他回复说他们认为随着奥林匹克的临近,中国当局不会做出有损国际形象的事情。对他们有利的是参加者来自许多不同的国家,这将涉及许多大使馆,而且全世界的媒体都会卷入。

(待续)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