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北京市怀柔县看守所的见闻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3月27日】 我是2000年12月31日午夜零点在前门被警察抓进北京公安局某分局,警察把我和80多名大法弟子关进一个地下室里面,在那里我们大法弟子齐声背诵师父经文、论语、洪吟、打出一道道横幅。一条横幅被抢走了,又打出第二条、第三条。一个大法弟子被打,其他大法弟子都上前卫护着大法弟子,同修们高喊"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法正乾坤!放我们出去,我们无罪!"喊声响彻云霄,惊天地、泣鬼神。在这跨越新世纪的时刻,她们都充份发挥着一个大法粒子的作用,冒着被劳教、判刑、被抓、被打的危险向世人讲清真相、和平请愿。师父说过:"大法圆融着众生,众生也在圆融着大法。" 我第一次进京,此情此景使我深刻体会到了大法的神圣与威德,看到了同修们那颗坚如磐石的修炼之心。

师父在道法中讲过:"还没修成的一面怎么能抑制主思想、抑制已经得了法的一面呢?……修炼的人毕竟不是常人,那么本性的一面为什么不正法呢?"

我与同修们被抓后,警察用大客车把我们拉到了北京西湖南边的一个看守所。第二天早8点多,又用两辆大客把我们转到怀柔县看守所,据说这个看守所正是罗干的管辖区。警察体罚我们,强制我们在外边站了整整一天,这其中有抱小孩的、有怀孕的、有60多的老大妈。时值严冬的北京寒风刺骨,我们身上刮满了灰尘,嘴被寒风吹的裂开了口子。他们不给大法弟子吃喝、也不让上厕所。有一位南方的大法弟子,因背诵师父经文遭犯人毒打。 他们强行搜身,给量血压、打针、吃药。有一位北京老大妈吃药后口吐鲜血昏倒在地。他们把搜到的物品全部扔掉、销毁。有的大法弟子的钱被管理员王X撕成碎片扔在地上。直到晚上8点多,体罚结束,让我们进屋并被编了号,我的编号是196,监室号是23号。晚上睡觉没被子,墙上又有一道三公分宽的裂缝。被体罚折磨、饿了两宿一天的大法弟子们都躺在冰冷的板铺上,睡一会儿就被冻醒。在那里大法弟子常因炼功学法受罚。一个警察(警号059812)因我们炼功就领着犯人来毒打大法弟子,我们喊不许打人,打人犯法,他们就把我们拖出室外打。一个大法弟子堵住门口不让他随便带人出去,059812用脚踢在她的肚子上,她倒在地上不能动了。我们三个被带到外边连冻带打,警察嘴里还不干不净,并说:"法轮功创始人是你爹吗?"我笑着对他说:"一日为师,终生为父。"059812让我当着他的面炼功,我就炼第一套功法。他问我这是什么 ?我告诉他是弥勒伸腰。警察伸手就煽我耳光,不知打了多少下,问我炼不炼了,我说炼,他就接着打,脸被打肿了。打完了说,像你这样的李洪志才能要你。并说只要你说不炼了,就回屋呆着。 我始终没说。 另一个大法弟子因不让警察打我,结果被打晕在地上;另一个学员嘴角也被打出了血,让两个犯人拖回了监室。

等我回到监室时,功友们都在盘腿打坐,排成两排。大法弟子没有被邪魔吓倒,我们是大法弟子。 警察命犯人拎来两桶水倒在了弟子们身上,她们仍然坦然不动。师父在道法中讲:当魔难来时,真能达到坦然不动,或能把心放到符合不同层次对你的不同要求,就足已过关了。

早上,开始提审了。警察问我出身成份、是否党团员等,问家庭住址时, 我答:不能说。问:为什么 ?答:说了会连累地方政府和公安局受处罚。警察说:你说个假名字,我放了你。我说:不行,我们炼法轮功的修真、善、忍,不能撒谎。 问:为什么进京?答:上访。问:你不知道法轮功被定为XX ?答:正因为大法被诽谤,我才来上访的。法轮功是修炼真、善、忍,能强身健体,使人的思想升华,道德高尚。江泽民正邪不分,逆天叛道,他将把人民带向哪里? 警察无语。问:进京带什么东西?答:横幅。上写着:法轮佛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 问:跟谁一起来的,答 :大法修炼没有组织,个人行为,想来就来了。 问:横幅谁做的?答:自己。 警察拿着记录说:签字。 我在他的记录上写下了"大法弟子196"。

第二次提审,说我已被刑事拘留。我拒绝签字。

第三次问我姓名地址,我不说,他们就罚我放飞机,头朝下,两个胳膊向后朝上背着。共提审五次,我都坚决拒绝签字,并在看守所绝食绝水,并严肃声明:我们有人权,上访无罪。

059814因我们早上集体炼功,叫来许多男犯揪着12个大法弟子的头发,光脚拖到外面冻着,隔壁15个大法弟子因与我们一起喊大法无罪,还师父清白,同样被拖到外面冻着。059814让犯人脱掉外衣毒打我们,连冻带打一个多小时。

有一个白山市大法弟子,修炼有四个月,因不说姓名地址而被女警官059815与一名男犯人用警棍、电棍毒打了两个多小时,直到奄奄一息。警察因怕自己的邪恶曝露,将这位大法弟子转到另外监室。

编号194的大法弟子,因坚持学法炼功,并说恶有恶报,善有善报,每天都遭毒打。警察059815打累了,又命犯人王丽打,那位弟子的脸被打得变了形,光脚站在雪地上,被往身上倒凉水,头被059812打破了,被折磨得面目全非。

12个大法弟子被059815拖到外面体罚两个多小时,每个人都被用电棍电。60多岁的老太太被她扒掉毛裤,打耳光,电棍电。

有一个四川籍的大法弟子,因炼功被罚带上手铐,又因绝食被强行灌食,用一个塑料管插入鼻子、口腔、到胃里,然后灌盐水玉米面,灌后昏迷不醒,一个劲地吐血。这里面绝食的大法弟子都遭到同样的折磨。第一次灌食,我的鼻子、嘴里全是血,第二次灌食差一点窒息而死。

这里面一共关了300多大法弟子,我们绝食第8天时,因我招呼同修们起来炼功,059812踢得我双腿不能站立,腿变成了黑色,又在我们的头上、身上浇凉水,衣服都湿透了。 还揪住我的头发,用脚踩我的肚子,踩脸,连鞋子里面都倒上水,整个监室变成了水牢。当警察拽开衣服领子往身上倒水时,我就想到我是大法弟子,有师在,有法在,什么都不怕。我们承受得很少,师父承受得多啊。师父还讲过:"我比你们自己更珍惜你们哪!"就这样,我坦然过关。12个大法弟子坐在水里面,警察又开电风扇吹风,对我们疯狂地进行折磨。大法弟子没有一个屈服的。

隔壁男大法弟子经常被女犯王丽毒打。可笑的是这个女犯竟然冒充所谓"被转化者",给我们背经文真修、洪吟,真是为了骗人煞费苦心。

在看守所里,我经常想起一首诗,写出来和同修共勉:
"千锤万凿出深山,烈火焚烧若等闲,粉身碎骨浑不怕,助师正法在人间。"

当我们遭受酷刑,被剥光衣服强行搜身、提审时,他们让我们双手抱头我们不抱;给我照像我不照; 点名签到,我们喊"大法弟子在"。他们一次又一次毒打我们的时候,我们悟到了大法弟子不能被魔带着走,不是师父让做的不做。我们是大法弟子,不是罪犯,在看守所,每天都坚持学法炼功,在我绝食第十二天的时候,他们认为无罪只好释放了我。

第二次上访是阴历腊月二十九,广场上戒备森严,西边被一辆辆轿车挡住,只留一个一米长的路口,警察把守,地下通道有巡警。警车,便衣布满整个广场,简直是白色恐怖。有外国记者拍到大法弟子照片时,警察就象疯子一样上去抢像机,夺胶卷,邪恶是怕曝光的,见不得人的。

当天我被抓进海淀区龙岗路看守所,当晚提审,预审302室警察瘦高个,问我姓名、地址我不说,他就煽我耳光,打累了,歇一会儿,喝口水再打。隔壁一个预审喝得醉醺醺地过来说,不说姓名住址就打得你爬着回去。我笑了笑仍是不说,预审就揪住我头发往墙上撞,结果我被打成脑震荡,吃饭吐饭,喝水吐水。王管教说你回去打会儿坐吧,炼会儿功能好点,可犯人不让。就这样仍被关了一个月,造成胃萎缩,至今不能进食,全身浮肿。

他们把我打坏后,过了15天怕我死在里面,把我送进一个结核病院。说给我治病,同去的还有两位功友。我的编号是天83,白山大法弟子是天84,另一位不知哪里来的功友是天58。他们强行给我们每天抽血、打针,并且不让我们上厕所,带着脚镣锁在铁床上。我因炼功被女管教带上手铐铐在床上,手脚都不能动。 我们被强制抽血三天,身体虚弱不能站立,他们以治病名义来摧残大法弟子,真是邪恶假善至极。

同病房白山大法弟子天84,因不说姓名、住址,提审后回监室被犯人剥光衣服洗冷水澡,犯人拿出师父像诽谤,她舍命上前抢回师父的像片,把师父像片紧紧握在手里,十几个犯人上前没头没脸拳打脚踢,眼睛打坏了,眼球充血,一个犯人用脚踩在脖子上,踩得昏了过去,胸膛被踹得不敢喘气,又拖到雪地里,用雪把脚埋起来,脖子里面堆上雪,化了再堆,共堆了三次。问她们为什么打人时,她们说上边安排的。

另一名大法弟子被关一个多月,脸被警察打破了,缝了8针,仍被强行灌食,鼻粘膜被插坏了,鼻涕流到嘴里都没知觉。

我关在106室,犯人告诉我,有一个大法弟子被白山市姓李的犯人用手巾勒住差一点勒死。另外一个男监室把人打死后藏到被垛里面,直到尸体变味才抬出去。106室有一次关了一个假大法弟子,进来后绝食四天不吃东西,犯人就打她,她就破口大骂,当时犯人想"法轮功"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我们接触一年多了,从没有骂人的,就接着打。后来她忍受不了说了实话,是公安局花300元钱雇的。公安局共雇了4个人冒充大法弟子。

人们一再讲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而今江泽民犯罪集团无视法律,如此剥夺人权,他们人性何在?正念何在?世间公理何在?

同修们,圆满的路上,让我们共同精进,发挥出每一个大法粒子的作用。 当恩师和同修遭人诽谤迫害的时候,你是在闭门学法炼功,还是在走出去,向世人讲清真相,助师世间行呢?

大法粒子 李媛媛 (化名)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