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3月31日大陆综合消息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3月31日】 四川武警自白:“那场面真象过去电影里演的侵华日军进村……”

四川省某县,公安出动去某乡抓捕大法弟子,同时动用了武警甚至县武装部。在抓捕过程中,数百名乡亲赶来围住公安武警,愤怒地告诉他们这些大法弟子们都是好人,凭什么抓人,如果要抓,我们全村都是学法轮功的,今天若抓走一个人,我们全村几百号人都跟着一起去坐牢。此时警车在人群中缓缓开动,数百乡亲围着警车,不顾公安武警的威胁恫吓,跟着警车前行,有乡亲背着铺盖卷,有上年纪的白发老人,也有怀抱婴孩的年轻母亲和儿童。此场面相持很久,公安武警最终未能带走一人。事后参加此事的人(公安武警)对亲戚说,“当时真是害怕,那么多群众,只觉得自己是在干缺德事,那场面真象过去电影里演的侵华日军进村……”一亲戚(大法弟子)告诉他,今后可千万别再干这种丧尽天良的事了,法轮大法是正法,早已深入民心,善恶终将有报的。



重庆学员顾志毅近况

重庆学员顾志毅,自从法庭审讯后被保释在家。其二女婿因去北京上访而被判三年劳教,在狱中非常坚定;二女儿因不堪公安监视迫害而离家出走,下落不明;老伴因病瘫痪在家;大女儿因脑神经有问题也在家养病,二女的小孩也留在她家。家庭的一切事情都需要她一人照顾,而且单位领导及公安还经常来骚扰,施加压力。自她从看守所出来后,女儿及大法弟子与她多次交流,指出她在关押期间由于压力和威胁迫害所说的一些话是不符合大法弟子的行为和心性标准的。通过学法,顾志毅早已完全认识自己在压力下所说的不符合大法的话是完全错误的,非常痛心自己的行为给师父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黑龙江省《晨报》的头版消息:法轮功学员不准参加高考

2001年3月23日黑龙江省《晨报》的头版刊登新闻,明文道出法轮功学员不准参加高考。

此文大意为:坚持修炼法轮大法等3种情况的高中毕业生被列为思想品德考核不合格,不得报名参加高考。笔者估计,“三种情况”中肯定包括在反法轮功条幅上不签名者,这样的不签名的学生很多,其中不少学生不是“法轮功”修炼者,但他们知晓真相,不愿随波逐流。

如果江泽民政府这样搞下去,真不知道中国的高等教育将会变成一个什么样子?如果一个品学兼优的学生,仅仅因为不愿在反法轮功条幅上签字就被禁止参加高考,断送其一生的前途,这样的政府难道不可怕吗?人们在江氏黑政的“关照”下会是什么样子呢,难道还会有什么幸福的生活可言吗?



三河新集镇派出所所长王镇东的违法犯罪行为

1 2000年12月26日凌晨1点,王把关在会议室的大法学员阚玉仿叫出来暴打,打完后让她跪下,阚玉仿被打得浑身发抖眼前黑呼呼地,什么也看不见,头起一大包,脸肿,她绝食抗议。

2 2000年12月,王镇东将去天安门上访被接回的大法弟子张慧敏,用条帚猛打并问她:“你们的大法能正过来吗?”张说:“能,一定能!”王气急败坏:“我让你正,我把脸给你打歪!”张的脸当时就肿了起来。

3 对进京上访拉回后已绝食四天的大法弟子李青增实施暴行,指着条帚说:“这个是什么?你把他给我拿来。”然后抡起来就打,打得他鼻子流了许多血,头部肿痛,当天上午出去时昏倒在地,送回家后几天不能起床、吃饭。

4 用流氓手段虐待大法弟子,潘镇芳、孟兆民因坚持修炼并进京上访,被王镇东非法打骂,王让手下把潘镇芳脱光衣服,只剩一个裤头,铐在街面电线杆上,引来二,三十名群众围观,把孟兆民以同样方式铐在院内柱子上,孟被冻得放开后当即倒在地上。

5 此外,王还打骂过大法弟子王淑兰等人。

王镇东不仅虐待大法弟子,对普通百姓也是土匪习气。他曾雇用一个姓张的地痞做它的司机。从这样一个流氓、法盲加文盲的人身上,人们不难看出死心塌地为江泽民集团服务的人都是什么货色。

我们保留起诉违法犯罪分子王镇东的权利。

新集镇派出所电话;3552434
燕郊开发区派出所电话;3312796
洵阳镇派出所电话;3119257



河北三河市燕郊公安分局虐待老人的犯罪行为

2000年12月15日、16日,该局将进京上访的大法弟子郝正芳、李淑兰接回分局后,强行关押在屋顶漏天、阴暗潮湿、不见阳光、满屋臊臭的一个房间的大铁笼子里,时间长达6天6宿,不给饭吃,不给水喝,不让洗漱。在北方三九天的日子里睡在又臊又臭的水泥地上,又吃不上喝不上,可想而知是什么滋味,尤其李淑兰已是六十岁的老人,它们竟也不放过,可见江泽民犯罪集团是怎样的“团结教育转化大多数的”。



三河市燕郊开发区王云霞等的犯罪行为

12月21日,燕郊市开发区强行给九名大法弟子办‘转化学习班’。12月30日,一名大法学员去看望他们,开发区管委会的王云霞不让这个学员走,扬言要抓住她,并叫来城管大队的陈副队长和二,三十个城管人员,把大法弟子团团围住,叫出二男一女到另一房间里非法拷打。



请关注成都市大法弟子刘莉的遭遇

成都市大法弟子刘莉(女,27岁,原成都市和平街小学教师),去年因表态“坚持在家修炼”,被单位无理停职。校方动用大量人力进行强迫的所谓“转化工作”,对她集中轮番轰炸近半个月。在单位紧逼的巨大压力下,她于2000年6月26日到北京上访讲清法轮功真相,在中办、国办信访局被抓,非法关押在成都驻北京办事处,押送回成都后又被非法羁押,并且被非法拘留15天。刚从拘留所出来一天,就被成都双桥派出所户籍民警谢某以办“学习班”为名骗至双桥派出所,再次被连续非法拘留15天。在派出所关押期间,刘莉因手中有学校公款要转交她所在的和平街小学马校长,误将自己的工资存折夹在其中一并交给了马校长。派出所无理要求对她罚款2000多元,她拒绝这种土匪式的讹诈,派出所便勾结校方,非法提取了她存折上的全部钱款。今年2月28日晚,她因为拒绝保证,不向邪恶势力低头,被派出所强行绑架非法关押,并于次日送入在温江卉圃农庄举办的强制“转化学习班”。她因抗议邪恶势力非法限制人身自由,进行绝食斗争。有关人员大为恐慌,为了掩盖罪行,把刘莉押送到宁夏街成都市第一看守所,现在又实行逮捕,据说要对她判刑。她年迈的父母由于对她的迫害忧心忡忡,生了重病,妹妹流着泪到处找人打听进一步的消息。

我们强烈呼吁联合国人权机构、国际人权组织、各国政府和人民关注在中国发生的践踏信仰自由、剥夺公民基本人权的罪行,关心刘莉和她的家庭的不幸遭遇。呼吁国际人权组织来中国调查了解千千万万个法轮功学员无辜受迫害的事实。

成都市双桥派出所电话: 0086-28-4507772 4507110
成都市双桥派出所所长 张安军;副所长 刘志强 马林



哈尔滨看守所摧残大法弟子的事实

哈尔滨看守所(鸭子圈)的管教部公开宣布:只要写了“三书”(即保证书,决裂书,悔过书)的大法弟子就释放回家,不写“三书”的严管、严码。严管即是没有任何言行权利,不准说话,7、8个小时才让去一次厕所。坚定的大法弟子在无奈的情况下,只好一天到晚滴水不进,免生麻烦。严码即是人挨人、人挤人靠在一起,以中间不能插进一根扫帚为标准。同时,所里大搞精神摧残术,用震耳欲聋的大喇叭播放污七八糟的转化故事,天天谈,不停的播放。在这种精神与肉体双重折磨下,有一位大法弟子实在挺不住了,写了“三书”,谁知左等右等仍无回家消息,后来醒悟到自己受骗了不该这样对师父、对大法,遂痛心疾首,后悔不已。

管教干部没有放过她,在继续威逼利诱无效的情况下,将其送至万家劳教所进行劳动改造。可怜65岁老人这般年龄本该在家享受天伦之乐,却仅仅因为争取信仰自由落得如此虐待。关押在9号监狱的一位77岁老人因炼法轮功后一身顽疾消失,为感谢师恩进京去讲公道话了被关押了数月。象这般年龄的老人在哈尔滨看守所监狱有6、7人之多。

大法弟子李某劳教刑满释放后,因不参与揭批法轮功,警察又要抓回他下狱。大法弟子闻讯后离家出走,街道派出所公安在抓不到李的情况下,软禁其爱人一天一夜,致使其爱人憋气窝火旧病复发,险些丧命。

江泽民集团通过这种高压威逼,或许会令一些意志薄弱的曲膝,但这决不是他们出自本心的行为,因为强制是改变不了任何人的心的。

据了解目前由于哈尔滨关押大法弟子的地方人满为患,关押大法弟子的场所已由顾乡看守所、万家劳教所,延伸至江北的精神病院、道外收容所、港务局、哈尔滨戒毒所、香坊铁路监狱等。



淄川当局对当地大法弟子的新一轮迫害

目前江泽民犯罪集团开始了对大法弟子新的迫害,凡是去过北京上访的大法弟子目前已被各地区软禁起来。许多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各级领导用尽各种手段劝其写保证书,保证不去北京上访,并逼迫其骂老师。不写保证的就被送往看守所,有的家属要人,镇上的领导就让他们交上罚金。凡是不写保证的就让其参加帮教团,并让所谓“被转化”过来的犹大用一些鬼话来骗弟子。



恶徒曝光

混入大法弟子中的北京农业部张魁林自露出本性后,充当了镇压大法的先锋,现任农业部转化办公室主任,纠集杜孝明(已“被转化”的犹大)等人,到处乱窜,登报纸、上电视,在所谓庆功会上无耻地粉墨登场,向主子邀功请赏,恶毒地攻击师父、攻击大法。这些当代的犹大们以他们过去掌握的情况加害大法弟子。在“转化班”上,开始他们伪装成“善”的模样进行“劝说”,如不奏效便露出邪恶的本来面目,甚至效仿警察对大法弟子大打出手。这几个恶徒现已成为该地区610办公室、派出所等迫害、“转化”大法弟子的急先锋。

让我们共同窒息邪恶。

张魁林:(010)64311106(宅)64191633(办)
62321133呼16220(汉显) 刘小平(其妻)
杜孝明:(010)64191766



哈尔滨市公安局南岗分局警察刘康的犯罪行为

黑龙江省公安厅哈尔滨市公安局南岗分局警察刘康指使看守人员令刑犯肆意殴打虐待大法弟子,妄图借镇压之机升官发财,并四处炫耀因镇压“得力”而拿的奖状。邪恶终将被灭尽,请好自为之。



肇东市公安局恶警范小光迫害大法弟子,祸及自己家人

范小光是肇东市公安局警察,在2001年春节前“主抓”法轮功问题,在这期间对法轮功学员长期关押迫害并捞取钱财。对违心地写了所谓的“悔过书”的人也不放,还得让骂大法,还必须拿钱,多达几万元,少达三、五千然后才能放人。数名大法弟子已被超期关押一年多至今未放(多次报劳教不批),关押期间还不许给拘留所女大法弟子发卫生纸,并不让外面送,还驱使刑事犯打大法弟子。在看守所内谁炼功给谁砸上脚镣。范小光曾发誓说就是做牛做马也不说大法好。

今年春节他妻子遭遇车祸,车平地而起翻到公路下面,并正好压在他妻子的身上,他就近找人帮忙但无人去帮他,他就鸣枪但更无人管。后过来一辆大客车,车里面算司机和乘务员才三人,其中那名乘客就是大法弟子,他对司机和乘务员说咱们去帮忙把车抬起来,救人要紧,而司机、乘务员二人说:“抬完车咱们就走,不帮拉车,帮拉车他们也不给钱”。

想一想百姓为什么对他(还是人民公安呢)那样,不难理解,一切都不是偶然的,迫害大法弟子的人能不遭报吗?这就是常言所说的‘现世现报’。俗话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不到,时候一到,一切全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