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潍坊一个大法弟子的遭遇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4月14日】 我是96年得法的大法弟子。99年7、20以后我被非法关押10多天,并威胁停我们三家的水、电,不让我侄子上学。99年10月8号,公安把我带到城关派出所审讯,问还炼不炼法轮功,我说炼。就不让我回家了。下午给我带上了手铐,并押着我到我家抄家,把我家翻了个底朝天,强行夺走了一些大法资料。他们是:曹锦辉、袁伟及几个不知名的警察,还有村委的许玉华、杜生才。

到了晚上八点,这帮恶棍开始对我刑讯逼供,用电棍电我,曹锦辉打我耳光、用脚踢我好长时间,他们看毒打对我没起作用,就把我强行治安拘留30天。

2000年2月7号我到北京天安门广场炼功被抓,他们把我押到潍坊市政府北京办事处,并强行把我的钱搜走,剩下200元让曹锦辉发现夺去,说是上缴国库。被公安押回,曹锦辉再次毒打我,用橡皮棍打得我大腿、屁股都青了,派出所里的几名恶警打我耳光、用脚踢我。又把我刑事拘留30天。

刑拘后仍不准我回家,关押在村委会25天,不准睡觉,不给饭吃,一人一条板凳。妈妈来送饭告诉我:“家里电被停了4个多月了,你弟弟自己接上,被公安和村委骂了无数次。”村委会从上到下说我是反革命、反党,要株连九族,亲朋好友都怕受牵连,没人敢为我讲话。村委李增强、许玉华、王炳山等人逼迫我大哥打我,还不准围观的人说话。最后我绝食三天才放我回家。后又把我安排在村委“工作”,到了所谓敏感日子就不让我回家。

2000年9月27日我又去天安门和平请愿,在广场上和外地的功友交流了几天。10月4日晚我住在某宾馆被抓。他们把我带当地治安联防中心,当时也抓了一些当地的功友。通过交流得知,北京这几天大搜捕,当地功友上夜班一出门就被抓。我又被我们村委书记李增强带到宾馆。我当时告诉他们已怀孕五、六个月,却仍被镇委书记陈加治打了几拳、踢了几脚,后又被刑事拘留。到了看守所让我们睡在医疗室的大理石地面上,第二天我们开始绝食,看守所二大队王大队长打了我九下。我们睡在冰冷的地面上,家属送的衣服也不让穿。狱警还给几名功友带上了手铐、脚镣并让坐铁椅子,他们说只有死刑犯才坐铁椅子。我们究竟犯了什么罪。杨桂真坐在铁椅子上被折磨死了,他们吓坏了,赶紧收起了铁椅子,把我们放回到监室,15天后把我放了。回到家待了两天,被村委骗去,又开始非法关押。我绝食三天他们让家人把我领回家。后来我被迫把户口迁走了,才没人看我。

北京的警察不光打人,还很会做“生意”。抓住一个大法弟子要价1~2千元,单位里怕报上去罚得更厉害赶快交钱。我在北京马家堡治安联防中心,村里一个人交了2000元才放人。下边的人更会做“生意”,公安局要5000元保证金,村委要3000元的费用,有的村要5000-10000元,我家里人交了3000元,公安局没得到钱也不算完,我说:“要钱没有,要命一条,看着办吧。”

从99年至今我们家里没安宁过,经常有警察来骚扰。2000年11月一功友来我家玩,也被强行带走。这就是江泽民的稳定压倒一切,把善良的百姓搞得日夜不得安宁,人身安全得不到基本的保障。

大陆弟子记录整理 2001年4月13日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