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大法弟子的血泪控诉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4月5日】 我是大陆大法弟子,先在合肥市女教所关了9个多月,后又被送到南湖临时女子劳教大队。那里关押着20名法轮功学员,还有派来专门看管的劳教人员。

9个多月的劳教生活使大法弟子面黄肌瘦,但大法弟子为了证实大法是正法,仍然坚持炼功,有夜间炼、早晨炼、宿舍炼、大厅炼,因炼功受到打骂、罚站、雪地站、大厅站、睡着绑、双手捆、双脚捆、四肢同时捆、有戴手铐、脚铐、站着铐、铐床上、铐窗台上,短时间关禁闭3-5天,长时间20多天甚至几个月,种种折磨。被双手铐上吊起离地的学员,腿肿得象冬瓜。

劳教所想方设法强迫学员写保证。长春四个混入大法的邪恶“帮教”来后,用假善和“把书交出来,不学了,等待圆满了”等等歪理学说,迷惑长期处于磨难之中的大法弟子。大部分没有上当。那几个“长春帮教”看花言巧语不行,就开始骂,个别训话,关禁闭,恶语弥天。樊影由于绝食送到医院,被强行绑在床上,鼻子插管三天三夜不取出;王玉美因在一次会议上质问干警“有关大法弟子受迫害的具体明文规定”给我们看看时,当场被带走关禁闭一站就是几天;我和范文芳被强迫用24小时炼功(只炼一套功法),不时地用皮鞋踢我们,电棍击打我们的头部。他们把我从床上拖下来又拖到大院里,双手双脚绑起。又把我从一米高的台阶水泥地面拖到另一个房间,拖来拖去,至今我身上还有疤痕。一男同修(南湖)因没转化,被用电棍击打头部,直到电用完电棍才拿下来。仍不答应写悔过书,又换一电棍照心脏击。电也用完了,人也昏迷了,……

三个劳教看一个大法弟子,我们连说话的自由都没有。张翠萍因绝食五天被逼拔草。几里地的路程,叫她用独轮车把草推回来烧灰。不给休息又罚站一天,她昏倒在地,被拖到医院强行绑在床上打针。干警不说是迫害,反硬说血压高引起的。劳教所的一些学员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写了决裂书。我向内找,还是自己法学的不扎实,才做了违背大法的事。

今年2月24日,为了证实法轮大法是正法,为了弥补自己给大法造成的损失,我毅然走上天安门广场拉横幅----“法轮大法是正法”。被便衣拉上警车后,三、四名警察用电棍在头上、身上、腿上大打出手无数下。打累了又换方式,巴掌、拳头照脸上打,只听“噼噼啪啪”不知打了多久,又用电棍抵眼睛、鼻孔、嘴巴,又拽头发转圈,最后往车窗上猛击。用脚踢腿、胸部200多下之余。他们打累了坐下休息一会儿,又推上一位穿米色上衣的男同修,他的嘴和脸已经肿了。进来后就把他推倒,仰躺在车里,比我打得还重还多。几百下过去了,警察又踩他的小腹,用电棍捣他的裆部、胸部、脸部,拽他的两耳往车座上撞,又把他拖到我身边一块坐着,抓起我们的头发,两头相撞十几下,放开后又打耳光,打脸,直到打累了为止。这就是干警在“为人民服务”吗?

警察打完了我们被送天安门派出所。我刚坐下来,又来一位戴眼睛的男功友,他在警车上遭到和我们一样的毒打。走进贴有“外地工作人员不得进出”的门里,一个又胖又矮的60岁左右的干警叫他把衣服脱掉,又叫一年龄40岁左右的警察,从另一房间拿来两根警棍关上门,只听里边传来“打人了”的喊声,还有“噼里啪啦”的声音夹杂着。一名警察有事推门进去,我看到四个警察脚踏在那位戴眼镜的男功友身上。一顿毒打之后,功友的手和脸都是伤痕和血迹。以前看到网上的材料,我还将信将疑,今天是我亲身体会和目睹,那些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人干出的暴行,真是惨无人道啊!

善良的人们,如果允许邪恶膨胀起来,人民必会遭殃。制止邪恶、铲除邪恶是每一个善良的人的本性体现。公安干警首先应该是守法执法的模范,不该是知法犯法的先锋。党的干部应该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关心人民疾苦,为人民讨公道。打人的人们呀!你们想过没有,假如你们的父母、兄弟、姐妹们遭到如此的毒打后你们用什么心看待这件事情呢?是相信他、顺从他?还是揭露、抑制他?请善良的人们给予及时的声援!天地将记载你们的正义之举。

(大陆大法弟子供稿)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