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修大法的教师写给学生们的信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5月4日】一、二班的全体同学:

你们好!

我是你们的曲老师。吃惊吗?当你们接到这封信的时候,你们已经换上了新的语文老师,我再也不可能走向那热爱的三尺教台,神采飞扬地领你们遨游于文学的海洋了。我很遗憾,因为与你们这些善良、纯真的孩子们在一起是我人生的一大乐事;但我无怨无悔,因为我无愧于自己的良心和人格。

你们知道,我是学法轮大法的。自一九九八年十二月学法以来,我时时处处谨遵我的老师--李洪志先生的教诲,严格按“真、善、忍”去做,努力向无私无我的境界突破,并从中受益非浅。大法不仅使我有了一个健康的身体,健全的人格,而且使我懂得了人生的真正意义就是“返本归真”。我常常为自己能在人世间得到这么洪大的佛法,得到这样慈悲的师父的救渡而暗自庆幸;也常常为自己做的不够好而懊悔。接触过我的人几乎都说我是一个很好的人(包括你们在内,相信我的言行会使你们做出这样的判断),但这离我师尊的要求:“要做好人中的好人,更好的人”还相差甚远。

正当我按照师尊的要求努力精进时,这个一向被政府肯定、支持,并且学的人越来越多的功法却遭到了江泽民莫名其妙的反面关注。随之而来的是铺天盖地的舆论欺骗;后来更是演出了一场自编自导的人间悲剧(实为人间奇冤)--天安门自焚事件,以此来欺骗那些善良的人们。

记得我曾跟你们讲过毛泽东的一句至理名言:“要想知道梨子的滋味,就必须去亲口尝一尝。”可我们中国的百姓似乎被愚弄累了,他懒得去尝一尝,你说啥味就啥味儿吧,反正我不尝,啥味都与我无关。这就给那些心怀叵测的恶人以可剩之机,于是他们就“名正言顺”地对大法弟子开始了全面的迫害。若大的一个中国,众多的“衙门”竟没有一个向大法弟子开放,他们被迫在上诉无门的情况下,行使一下宪法所赋予的和平请愿的权力,喊一声自己的心里话“法轮大法好!”就召开来了牢狱之实,杀身之祸。近200名无辜的生命被折磨迫害致死;成千上万的人在没有任何法律程序;不用起诉,不准辩护,不必开庭的情况下被判刑1-18年;更有数不清的大法弟子既没有被判刑,也不放人,而是在私设的监牢里忍受着各种法西斯的酷刑,被逼写“悔过书”、“决裂书”,如若不然,就别想回家。一些大法弟子由于坚决不写,就被当做精神病人强行注射药物,导至他们精神失常、痴呆。在家没有走出去的大法弟子,只要是被认为比较坚定的,一律过筛子,写保证,否则,被抓“办班”进行所谓的强化教育(实则进行精神和肉体摧残)。

看到这里,你们也许要问:这能是真的吗?江泽民为什么要这样干呢?我以我的人格发誓,这些都是千真万确的。是我从明慧网上国内外大法弟子的文章中及身边大法弟子的亲身遭遇中知道的。那么江为什么会这样灭绝人性地不惜动用几乎国家全部警力来迫害法轮大法呢?有我们老师的话说“就是因为学法的人太多了,国内外近一亿人”。这个数字令江吃惊,令江妒嫉得寝食不安。

试想一下,江自一九八九年“六四”之后未经合法程序上台以来,到今天统治中国快十二年了,他痴心妄想地想搞个人崇拜,天天叫电视、报纸喊“紧密地团结在以江泽民为首的党中央周围”。当他看到这么多人坚定地修炼大法时,竟露骨地说“法轮功在跟党争群众”。于是大打出手。

可面对那些仍被欺骗、愚弄的同胞,大法弟子心急如焚。因为他们深知:你们今天对法的认识和看法,就是在为自己的未来生命摆放位置,你们的一念之差就决定着你们的未来。出于洪大的慈悲,众多的大法弟子为了救度世人,拿出自己的血汗钱,冒着被抓,被判刑,甚至生命危险印发真象材料,使你们能够从欺骗中走出来。也许你们还不能相信,可是历史上神的预言都在一一兑现中。

做为我的学生,你们该知道我的为人。我决不是那种瞻前顾后、见风使舵之人。大法和师父给了我新生,在大法和师父遭受迫害时,我却不敢站出来说一句公道话,我还佩做大法弟子吗?这就是我进京上访的真正目的。也许,你们认为一个人能起多大作用,何必作这无谓的牺牲?可如果人人都这么想,也就没有了今天的历史,也就没有了众多的仁人志士,人间也就没有了真理和正义可言。

我知道,等待我的是什么,也许被抓,被判刑,开除公职;也许是死亡。可你们还记得我给你们朗诵过的裴多菲的一首诗吗?我把它改动了一下:
生命诚可贵,
自由价更高;
若为真理(大法)故,
二者皆可抛。

可是,请你们切记,如一日听说我精神失常或因病去世或自杀时,你们千万不要相信。因为你们是最了解我的精神和身体是健康的,也知道我是不会自杀的。这不但是我热爱自己的生命,更在于师尊教导我们:杀生是犯罪的,自杀也是犯罪。

再见了,同学们!纸短话长,要跟你们说的话太多了。今天,当我给你们上最后一节课时,望着你们那一张张纯真的脸,我真想跟你们说声“再见”,可我不能。如果你们珍惜我们师生间的情感和缘份,相信老师是个好人,那么就请你们用自己的头脑去认识大法,相信大法是正法。这就是对老师最大的回报。

我知道,不久的将来,你们一定会在某一天,忽然为有我这位老师感到庆幸,一定会的!

二00一年四月二十八日夜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