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5月4日大陆综合消息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5月4日】东北某市大法弟子在佛教旅游区集体洪法

东北某市大法弟子于农历四月初八前夜,在一个著名佛教旅游景区举行了一次集体洪法活动。

在景区的各个高峰处、铁架上共悬挂12条10米长、1米字大条幅,上书写着:"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大法好"、"法轮佛法普度众生"、"法轮大法真善忍"等;在最高峰的峭壁上挂一横幅黄底红字:"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在晨曦中金光闪闪;在沿途的树枝上飘浮着600多幅小条幅:"真善忍"、"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等;在各个寺庙、景点粘贴了许多我师父的经文《佛法与佛教》、《打工与修佛》、《有为》、《人妖之间》及真象资料,在人间这一层有效地清理了狐黄白柳;在岩石上、石碑上用喷漆喷写了许多:"法正乾坤"、"真善忍"、"法轮大法好"、'窒息邪恶'、'铲除邪恶' 等; 大法弟子们还在山谷中按放四个高音喇叭同一时间播放法轮大法电台的节目。



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万家劳教所的大法弟子绝食长达26天 生命垂危

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万家劳教所的大法弟子自2000年3月29日以来相继绝食,她们当中绝食最长的已达26天。原本健康的身体现只剩下一副瘦骨架。只有一双炯炯的眼睛能辨认出是一个活人。然而警察们视人命如草芥,至今不放人。最近又往绝食的大法弟子家打电话问曾患过何种病,居心叵测,请善良的人们伸出您那正义之手制止警察犯罪的进一步发生。

其中,大法弟子韩少芹已绝食10天,生命垂危,现在在医院抢救。哈尔滨第三监狱还有十几人被非法关押。



请救助被哈尔滨万家劳教所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

2001年4月初明慧网曾报导被非法关押在万家劳教所的100多名大法弟子集体绝食,要求无罪释放的消息,并登载了数名被非法关押在万家劳教所的大法弟子在狱中的写的"严正声明"。万家劳教所得知了此消息后,不但没有悔改,反而开始对狱中大法弟子实施新一轮的打压--肃查究竟是谁将这些消息透露出去的,并施以更严重的刑罚妄图以强制的方法使正在绝食中的大法弟子屈服。这些大法弟子正在绝食,而劳教所却施以更残暴的打压。

另据确切消息,哈尔滨万家劳教所于今年(2001)年日内瓦人权会议期间放宽了大法弟子的接见条件,随时可以接见,见了面可以自由的说话。但是人权会刚刚一过,他们立刻撕下了画皮,大法弟子一律不许接见。



哈尔滨万家劳教所的新罪行

2001年4月26日是万家劳教所的探视日。与前几次不同的是,这次要探视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就必须念劳教所准备好的污蔑大法的话,并且要在有污蔑大法话的表格上打钩,否则不让接见,甚至连东西都不让送进去。

我亲眼见到的是:一个十三、四岁模样的小女孩,由于不按劳教所的要求做,被管教推出门外,不让见她的亲人。我因为不配合也被拒之门外。另有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女孩,本来不想说污蔑大法的话,可管教施压道:"你要想见你妈,就必须按我们说的做。"



黑龙江省省委党校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省党校一职工尹安邦因炼法轮功于今年二月末在岗位上班时被强行带到戒毒所参加所谓"省直机关法轮功学员转化班",这期间省党校又在该大法弟子工作桌中发现大法资料,竟出卖同事,把此事告到了公安局,致使该大法弟子由戒毒所直接被关进了道外分局,至今未出来。

日前,又有一炼法轮功的老太太在省党校家属院发放真相材料时被保安抓到公安局。

省党校有关人员对待法轮功的态度令人担忧,希望你们认清真相,摆好位置,不要再助纣为虐,否则等待你们的将是可悲的下场。



举报康平县公安局政保科长李密诈骗钱财

沈阳市纪委:

我想你们揭露一个利用职务之便诈取钱财收受贿赂的党员干部。

康平县公安局政保科长李密,欺骗被非法抓捕的法轮功学员的家属,以不报教养为名骗取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杜桂英的丈夫李克人民币19,800元,

骗取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张国辉的丈夫张学臣人民币1000元,骗取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赵小荣的哥哥2000元。

注: 李克的工作单位是康平县财政局;张学臣的工作单位是康平县人民武装部



见闻:哈尔滨万家劳教所的邪恶

(一) 在大法弟子接待日,接待室守门警察(女)要每一位探视者必须说明其不是大法学员而且还要对她提出的两个诋毁、辱骂大法和师父的问题回答是,并在登记簿上画钩,即便是找了内部人的也不例外。

(二) 邪恶之徒把大法弟子分成三类对待。一类是穿深绿色套服的,这类人属于所谓"转化"较好的,可自由活动;一类是穿运动服的,较前一类"转化"差些,这两类人,邪恶之徒对其不打不骂,还与之有说有笑,给人造成一种假象。最后一类是穿自己衣服的,因为她们拒不"转化"且表现坚定,邪恶之徒对其极其残忍,这些人中就有潘宣华、刘冬云(音)等大法弟子。据悉她们从四月五日起开始绝食抗议,这部份学员遭了很多罪。

(三) 门口负责登记的警察在与人交谈时,冷不丁会冒出一句"我要死了"。有的警察指着大法弟子说:"她们都圆满了,我们要死了。"



黑龙江阿城市不法警察的犯罪行为

黑龙江阿城市汽车客运站里,在大厅中央树立大牌子上面写着"法轮功禁止乘车"。警察在所有的交通路口进行检查,叫坐车的乘客每人说反对法轮功或叫大家骂几句,然后把李老师的照片放在车门口让上下车的乘客用脚去踩,如果不骂不踩者,就硬拉下车,不管你是炼还是不炼都送到公安局处理。

凡是炼过法轮功的人,身份证都被派出所收回,(说不炼也不给),因为乘车住宿必须要身份证,造成我们不能外出办事,生活带来很多困难;工作单位由于受上级卡压,叫法轮功学员下岗不给生活保障,甚至还连累亲属(儿女也不许上班),阿城邮电局一位炼功者就是其中的一个例子。

我国宪法第三十八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人格尊严不受侵犯。我们深知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我们有权在宪法与法律规定的范围内行使自己的权利,有权向有关部门领导反映事实真相和自己的意见,只有这样才能从根本上维护社会的稳定。



黑龙江省伊春市不法警察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

(一)2001年4月,伊春市金山屯区公安拿着写有诬蔑大法的条子让大法弟子签字。如果不签字就拘留。陈桂秋等3名大法弟子拒绝签字,并写上了"法轮大法好"这句发自肺腑的心声。因此被公安拘留。

(二)伊春市劳教所为达到使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的目的,对法轮功学员施以各种酷刑:毒打、电棍、不让睡觉、灌食等,并利用刑事犯人单独对大法弟子进行迫害。以转化一个学员给犯人减刑多长时间等诱惑,指使犯人对大法弟子滥用酷刑,手段有:
1、把大法弟子吊起来毒打,昏迷后浇凉水,苏醒后再打,逼迫学员写悔过书、保证书等。
2、让犯人用几层塑料袋套在大法弟子头上,使其窒息昏迷后取下,如不写保证书就再套上,反复折磨大法弟子。
3、靠墙罚站,5天5夜不让合眼,使大法弟子双腿浮肿,举步艰难。
4、将坚定的大法弟子毒打后关入铁笼摧残。
5、有口皆碑的好人、大法弟子陆诚林被迫害致死。

我们呼吁世界人权组织关注法轮功学员在中国的悲惨遭遇.

(三)犯罪分子录

1、伊春市金山屯区公安局副局长孟宪华,手机号:13039684622,宅电 (0458)3733667
2、政保科长张兴国,手机号:13039661006,宅电(0458)3732801



深圳所有登记在册的大法弟子被迫离家出走

在"4.25"、"4.30"及"五一"这期间, 所有登记在册的大法弟子不得不离家在外流浪;在这期间,被非法关押在“深圳南山看守所”的大法弟子不允许接受家人的任何物品,甚至连购买生活必需品的钱都不给送,里边大法弟子的情况非常封闭。

深圳南山看守所电话:0755-6971574 所长:王荣原



湖北大冶不法警察的犯罪行为

湖北省大冶市在"五·一"期间将几乎所有坚定的大法弟子集中起来举办非法的转化学习班,大冶市公安局人员还经常折磨、殴打大法弟子,不转化者就送沙洋劳改场。望广大学员坚定正念,共同抵制邪恶。



哈尔滨万家劳教所小故事

之一:面善的就是炼功人

哈尔滨万家劳教所每次亲友探视大法弟子,必须对师父、对大法评论一番,态度不明朗(即不骂师父、不骂大法)便被拒绝探视。(关在里面态度坚决,不屈服的早被剥夺了探视权。)

一次一女子去探视亲友,因信佛不能骂人,便被管教反复盘问是不是炼法轮功的。并肯定地说:"你肯定是(炼法轮功的)。"那女子问她有什么根据,她说:"看你那么面善, 你一定是炼法轮功的。"

之二:盯哨

去万家劳教所探视正处在所谓的"转化期"(刚从看守所转过来,还没正式编队,每天强迫学习)的功友,因她们头几天绝食,省里来了许多领导正开会,所以被告之"要耐心地等,让不让看还不一定。"在等待的一上午中卖茶蛋的老太太与我聊天,反复问我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问她为什么总问我这个问题,她说:"你说话文明, 炼法轮功的人说话都文明。"我说:"这么说, 你也认为她们好是吗?那你也炼吧。""他们是挺好,可上面不让炼,关在这里多受罪。"这时一个管教从我们面前路过,手里拿着一根没点着的烟。老太太赶紧走过去递上火柴,并小声报告说:"今天没有炼法轮功的。"



河北饶阳县公安的犯罪行为

2000年7月9日,我们县9个大法弟子在北京信访局上访,讲清真象,被正在轮流值班的饶阳县公安人员带到衡水驻京办事处地下室,让我们蹲在一起,搜光我们身上的钱(约有1000元),还骂我们带的钱少。7月20日后,饶阳县公安员非法抄大法弟子的家,发现《转法轮》和师父的经文就把大法弟子带走。有3个大法弟子被带到县公安局,每人被罚款3000元,交不上就被铐在暖气管上不让回家。



饶阳大法弟子为要身份证 再进劳教所

我叫程芳(化名),大法弟子,廊坊市某厂下岗工人。1999年10月进京上访被非法判劳教一年,姐姐拖人找关系,先后花了1万4千元给我办了个所外执行,但却没有任何行动自由,处处都受到厂保卫处的非法监视。去年两会期间厂里又给我们坚持炼功的人办班,并收缴了我们的身份证,想以此阻止我们进京。在"4.25"前夕,把我又送进了看守所, 长达50多天, 后因我绝食, 才被放回。因拘留、关押期间不发生活费,没有生活来源,我只好找厂长要身份证取存款,但要过多次都没要回来,我只好出去打工,他们就派人跟踪我,去年7月19号,又无端地把我送进了拘留所,我绝食7天后才被放回。回来后我又去厂保卫处要身份证,处长不但不给,还又骂又打,我说你今天不还给我身份证我就不走了,于是他就叫来了派出所的干警,我向派出所的干警讲了我要身份证的理由和前后经过,他们也知道理亏就走了,但保卫处长还不就此罢休,又找来了市公安局的人,不由分说,四个人强行把我抬上车,到了市局我说什么也不下车,他们又只好把我给送了回来。回来后我又去找厂长,厂长早已同公安局的串通好了,骗我说这次到公安局一定解决,就这样我又再次被他们非法送进了劳教所,并且未通知家人。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