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龙山教养院的遭遇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8月20日】我叫王秀霞,今年36周岁,我是96年和我女儿一起得法的。当时家境很不好,爱人和孩子经常有病造成家庭生活困难,心情不好。得法后我完全变了一个人,整天无忧无虑,脸上挂着微笑。是大法给我带来了身心健康、家庭和睦和亲人的受益。

可谁能想到,1999年夏天7月的江泽民一夥坏人竟然无视事实,公然对能救度众生的大法和我们的师父进行诽谤,真是难以想象,令天地震怒。

1999年10月我进京上访,被送回沈阳,因不写所谓的保证被当地派出所送到龙山教养院洗脑班,在此期间,不法之徒们强迫我们进行所谓的政治学习,并规定不准学法、炼功等。我们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和迫害,当时暴徒们不让我们弘法,一提弘法的事就不让讲。暴徒们看我们绝食就强行灌食,开始的几天用撬齿器,几人一起下手强行灌,一周后拉我们到大北监狱用食管灌,把食管插入鼻孔灌进去,真是难受。

后来我因学法被发现,被叫到办公室,因不说出书是哪来的,王政委让庄涛拿电棍电我的双手手背,并又用两个电棍让我同时抓住,当时我想:师父我能承受。瞬间电棍没电了,他们又拿来新的电棍在我的脸上脖子上开始电我,当他抓住我的头发要电我的脖子时,头发导电了,他吓得马上松手了。

回来后,我双手肿得象馒头一样,家人来看时,暴徒们还气愤地对我爱人说:“她太顽固,打她。”看到我受伤害的情况,我爱人的眼睛都湿了。

后来我因为炼功被发现被叫到办公室,四五个人一齐上来对我拳打脚踢,问我还炼不,我说炼,他们说要拿绳子绑我,我没有怕,他们就罚我站着,并规定双手上举至划线处,双脚尖顶墙,否则就电,后又罚蹲,双脚后跟靠拢,一直连续八个小时,回来时双腿肿胀。

以上是我在龙山的亲身经历。

大法弟子:王秀霞
2001年7月4日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