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农村妇女的狱中遭遇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8月25日】我是一名农村妇女,今年35岁,我于2000年11月25日到北京正法。刚到天安门广场,正准备看升国旗,一位中年警察走过来问:你是来干什么的?哪里人?是炼法轮功的吗?我说了声是炼法轮功的。他就把我拉到警车上送到天安门地下分局。随后又把我送到了天安门地下分局的大铁笼子里关了一整天,没让我们吃,也不让上厕所。我们在铁笼子里背《洪吟》、《论语》和经文。26日这天到天安门正法的人很多,我们都没有说姓名和地址,恶警们气急败坏就分批地把我们送到各个看守所。我是晚上6点钟坐警车被送到海淀看守所。

海淀看守所好多恶警在等待着我们的到来。每个警察带一个大法弟子到一间房里审问:姓什么,叫什么,家庭住址,炼法轮功几年了?我没回答他什么。于是就办理了各种进监狱的手续后,我被送到一通四号的监室里关了起来。

走进监室的门,女犯们叫我蹲下,然后就给我架起来,头朝下,背靠墙,双手反架贴墙。监室里有18个女犯,都挤在一起睡觉,我被安排在厕所旁边睡觉。架了一会儿女犯们准备让我睡,突然一位中年女管教站在监室门口对女犯们大声吼到:怎么还让她睡着,把她拉起来打,女犯们听了管教的吼,于是对我大打出手,三个女犯把我拉起来又要我蹲着,一个女犯用塑料拖鞋对着我脸部狠打。冬天的塑料拖鞋比板子还硬。另一个女犯用拳头朝我眼部猛捶,还有一个女犯在我身后拉着我的头发对着墙上猛撞。就是这样折磨,我也没向她们屈服。女犯们见硬的不行就来软的,她们都围在我身边对我说:你说出地址和姓名马上就可以回家,如果不说,管教就要对我们施加压力。我对她们讲我没做错什么事,而且我还是一个好人,为什么把我关在这里,我就是不说。

女犯们见软硬都不行就说我有精神病,于是就用最残酷的手段折磨我。那天是11月26日晚上12点钟左右,正是三九严寒,气温在零下10度左右。女犯们扒光我全身的衣服用塑料盆在水管里接了一大盆冷水,再用塑料杯一杯一杯往我身上慢慢淋,淋全身,处处淋到,直到一大盆水淋完。这时已是凌晨3点钟了。

三个女犯打累了,于是又换三个来对付我,她们让我蹲在厕所上面,又拿起塑料拖鞋向我头上打来打去直到天亮。就这样蹲、架、打、淋,我被她们折磨了一整晚上。打得我鼻青脸肿,眼睛珠子都打鼓出来了,嘴里还出血,头上都是伤痕,淋得我全身都是疙瘩。她们把我折磨成这样还叫我别说是她们打的,要说是自己撞的。这就是“人权恶棍”江泽民统治下执法人员教唆犯人所做的见不得人的、怕曝光的丑事。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