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经苦难,救度世人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2年2月19日】善良的人们啊:请看一个大法弟子2年多来的悲惨遭遇。

我是辽宁大法弟子。1999年4月25日,得知天津法轮功学员被无理抓捕、殴打、抄家,我就去了北京说明情况。1999年7月20日去铁岭市信访局反映情况。21日去北京反映情况在锦州被截回。数日后我只身一人再次前往北京向政府说明法轮功真实情况,10月28日被带回非法关押在铁岭市清河看守所。我的母亲、孩子、丈夫都劝我写保证,由于放不下人的情就随和了他们。第二天,清河区电视台采访我,我后悔写“保证书”,就向记者如实阐明修炼法轮功的真实感受,因此被非法劳教一年。

在铁岭教养院,大法学员们只要炼功、学法就遭到不法警察的电棍、开飞机(腰90度弯曲,手臂向后超过腰的高度,脚跟抬起,头部靠着腿),还有顶墙、关禁闭等刑罚。数九寒天,外面下着大雪,张艳、张华姐俩不畏严寒,默默忍受“顶墙”的体罚,我因给她俩手套也被罚“顶墙”。在这里80%以上的大法学员都被电棍电过,年近半百的陈玉芝被电得起不来了,不能吃饭,第二天照常得去挖沟。数九寒冬,刨地时一镐下去只刨下一个点,连63岁的老太太也不例外,照样去挖沟。我被恶警王志斌电得后背、腿上起了大块红斑。有的手被电起大泡,有的脖子被电起包,恶警戏称“茧蛹子”。张艳被电后又被关禁闭一天。透风的屋子很冷,把手、脚铐在铁床上不能动,不能躺下,不给褥子和棉被,只穿毛衣,不准穿大衣。女学员们被毒打时的悲惨的叫喊声震惊了男大法学员们,他们纷纷炼功声援她们。

2000年1月30日,铁岭25名女大法学员全部被转到辽阳教养院异地教养。在辽阳教养院,我们每天劳动16-17个小时,有时干到零点,甚至凌晨2、3点钟。有一天干了通宵。超负荷的劳动使学员们身心疲惫,由于手工活干久了,手指肚被磨得露出了嫩肉,磨得起了大水泡,水泡好了变成硬茧,有时学员手里拿着活就睡着了,80%以上的学员手上、脚腿都肿了,肿了消、消了肿…

有的活男学员干起来都吃力,恶警们却迫害八个女学员,让她们干。其中四个学员跟车当装卸工,装辽阳钢管厂的边角料、加工建筑用的钢筋圆盘,每天装三、四车,每车2-3吨。烈日炎炎,我们穿着汗湿的衣服,头上蒙着湿毛巾干活。另外四个学员把我们拉回的料凭力气把料弯成需要的角度,学员们挥汗如雨。清理十多年的垃圾场,臭味冲天,有的学员恶心、呕吐。拆水泥袋子,满脸满身都是灰尘,只有牙是白的。在铁路上铺路基石,又累又危险,南北双行线,每隔7-8分钟就有一辆火车通过,我们只能在这间隙干活。火车来了干警就吹哨,我们就跑下路基,有时专心干活听不到干警的警笛声,随时有被车撞的危险。

因为炼功,辽阳学员王淑芳被恶警霍艳从二层铺的上铺拽到地上,用皮鞋鞋底子打嘴巴子,脸都被打肿了。

辽阳学员吕艳英被几个男恶警(不知姓名)一顿拳打脚踢,把脸打肿了,然后用电棍电,把双手铐在暖气片上,被电得头磕在暖气片上,磕出个大口子,血流不止。包扎后警察残忍地让她上外边扫雪。真是人性全无。

辽阳学员王东刚进教养院就被关禁闭,有一天,恶警问:王东,你干啥呢?她说:我背经文呢。恶警就把她毒打一顿。

一次搜查居室,警察查出我和另两名铁岭学员藏有笔、书、经文,就把我们毒打一顿。我的眼睛被恶警刘威一巴掌打得直冒金星,嘴唇被牙垫出了血,眼圈当时就黑了。门牙被打折了,当时没掉,后来顺着横断面掉了半颗,由于我那颗门牙是假牙,因为掉了半颗牙,所以假牙挂不住了,因此缺了一颗半牙,影响吃饭和说话。谭琪被恶警谷裕一脚踢在嘴唇上,口腔溃烂十多天不能吃饭,恶警刘威还用别针的针尖扎谭琪胸部,扎出了血。她仍被送进小号蹲了16天,每天双手抱膝不准动,屁股开始起红点,逐渐连成片,脓水、血水沾到内裤上,上一次厕所就象扒一次皮一样,每天两顿饭,饭菜给的也少,我们啥时候完成定额收工,才让她睡觉。铁岭学员张艳和胡英被关了18天小号,张艳屁股疼得火烧火燎,坐不住了,警察就让她站着,双手被吊着铐在专用的铁环上,受尽了折磨。还有铁岭学员徐兰芳,辽阳学员寇小坤等等都蹲过小号。

后来,干警让我们坚强不屈的学员念诬陷大法的材料,我不念,队长孙爱琴把我叫到办公室对我说:今天我就拿你练练手。她用电棍电我,电棍没电,她就用电棍打我,把我后背打得青一块紫一块的,还用皮鞋踢我。把我踢倒在地,劈头盖脸地打嘴巴子,把我的大牙都打活动了。从教养院释放后去看牙,医生说:你的牙已经没有保留价值了,还缺了一个半门牙,全拔掉镶半口假牙吧。

2000年10月19日,我们14名铁岭大法女学员被从辽阳转到马三家教养院。这里阴云密布,邪恶猖狂,邪恶之徒对大法学员强行洗脑,对刚被绑架来的大法学员昼夜洗脑。有的大法学员被打、被罚撅着、蹲着。警察对坚强不屈的大法学员加期,并且让其抄雷锋的书到半夜11点。学员贾XX从马三家回来之前,学员江X对她说:你们在外边发传单、邮信、打电话等等讲真相之事,对我们可有利了,邪恶的警察不象从前那样猖狂了。

以前警察把我手脚悬空吊起来,冯林(抚顺吸毒犯)用脚踩我肛门,把肛门踩裂了,坐着、站着都痛,大便时更是疼痛难忍。善良的人们,你们根本想象不到这里的邪恶,你们看到的都是干警伪善的面孔。在这种邪恶的压力和干警们伪善的蒙骗下,我由于个人执著不放也跟着写了“保证”,同时还劝其他学员,对不起师父慈悲苦度,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从马三家回来后,认真学法,读师父新经文,我从邪悟中走了出来,投入到正法洪流中。

以上以我亲身经历,希望善良的人们能分清正邪、明辨是非,不要被邪恶的谎言、恶毒的造谣蒙蔽。大法弟子们的极大付出、讲清真相就是对世人的慈悲。望每一位能看到此文的人们三思,为自己生命的未来负责。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