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家庭和睦 江集团屡次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3年6月22日】我们夫妻俩于1998年得法的,没得法以前我俩感情不和,经常吵架,使我对生活失去了信心。得法后,是大法救了我们一家,于是我俩于2000年正月初三上京上访,说声大法好,回到当地后,恶警把我俩分别关在各处密审,晚上不让睡觉。四个恶警,两女,白天用电棍电我的嘴和脸,并让跪下,如支撑不住就用脚踢,三天后把我送到收容所,在那里又提审了半个月,并一天清一次号,卫生纸都不让用,并扒光衣服翻。我被勒索罚款2000元后,被送乡政府非法关押一个星期,又罚100元。回家一个月后,我又一次被送县收容所,并罚2000元,这时丈夫已在监狱被非法关了99天,恶警同意释放,但乡里不法人员拒绝领人。收容所所长饭后向我家人勒索30元买个背心,又被罚4000元。

2001年县邪恶之徒又一次非法抄家,在我家一个字也没找到。农历5月28日我又被带走,被非法审问了一天后,关进收容所。收容所借用巡警队和其它部门的人,为迎接“上级”检查连审20多天,不让大法弟子睡觉,每天进行曝晒,我在20余天后被连审两天。一个恶警手拿电棍,在一边看着我和另一大法弟子戴着18斤重的脚镣在院子外面走,还让我俩比赛,如慢一点就用手拉着我俩走快。由于天气闷热又用电棍电,另一大法弟子休克了,脚也磨出血。我又被罚款2000元回家后,丈夫已流离失所,到现在也不知去向,县、乡有十余次到家中要人。有一次2002年秋晚上12点,十余人来找丈夫,当时我还在院外扒玉米,他们十余人竟记错家,到另一邻居家折腾了大约半小时。

我是一名幼儿教师,邪恶之徒竟几次到学校找我要人。2003年正月初四晚上,几个恶人12点破门而入来找人。2003年两会间又抄家,十多次到我家要人。这还有法律吗?还有人性吗?连做好人都不放过。

我呼吁将江泽民等败类绳之以法,还大法清白,还师父清白,还大法弟子清白。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