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家乡父老叙述我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1月13日】

家乡的父老乡亲、兄弟姐妹们:

你们好!

我和你们喝的是同一条山脉的水,吃的是同一片土地的高粮米,我是在父老乡亲们的眼皮底下长大的一个土生土长的普普通通的农家孩子。

修炼前,在我的童年时代,我有过很多苦恼、疑惑,人为什么要出生在世上?为什么有病?为什么要老,要死等等,带着一系列的不解,走过了童年、青年、中年,在人生的长河中,到最后积了一身病,头昏、咳嗽、腰疼、胃疼、便秘、耳鸣等。又因家庭矛盾,夫妻不和,使我在艰难困苦中对生活失去了信心。在这时,我喜得大法,是《转法轮》这本书彻底改变了我的命运,炼功几天内一身疾病全部消失,真正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家庭不再打闹。

然而1999年7月20日,当权小人江××为了一己之私,竟不顾百姓疾苦和死活,利用权力控制媒体,对法轮大法进行无耻的诬蔑和造谣,扣上大帽子,制造事端,公然发动了灭绝人性的血腥镇压。镇压开始的那段时间里,北京每天都有数十万法轮功学员上访,身心受益的法轮功学员只想为这部高德大法和他们的恩师说句公道话。出于人的本性和良知,我也走上了上访之路,在不公正的对待下得允许人说话。万万没想到的是我几次进京上访,三次被警察把我投入拘留所。在当时火车、汽车全部被封锁。被逼无奈时,99年7月22日我们只得骑自行车进京上访,不分白天、黑夜,骑了3天半时间,于25日晚上到了北京。在北京天安门广场我被警察叫住,让我辱骂尊敬的师父,我不骂,就被他们送回当地公安拘留所强制拘留。

期间当地派出所所长周志新(现已调走),多次到拘留所骚扰提审。说:“只要你说不学,不炼了,我当天就可以带你回家。”还说“某某都转化了。”我严辞告诉他,“别说××转化了,就是全兴城的都转化了,我也不会转化,再说严重点,全中国都转化了,我也不会转化”。当时气得他骂咧咧,还恶狠狠地说:“永远不让你出去,你就在这呆着吧。”说完后灰溜溜的走了。公安局强制非法关押了我10多天,当我回家一进门,抬头看师尊的法像全没了。这才知道,在我们上访期间,家中没人,我们家被强盗似的恶警们把门给撬开,把师父的法像、大法书、录音炼功带都抄走了。回家后,恶警还多次骚扰。

9月15日下午,恶警突然到我家,把我爱人(修炼人)找到村部,很晚很晚才放回家。我们觉得心里不公,于16日我们俩一起去市政府讨个说法。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到了市政府,接待人员只问了我们姓名、住址,就强制把我们关进了拘留所。在拘留期间,我爱人被派出所恶警强制戴上手铐(剃了光头)押回本村。在党员大会上给开除了党籍。后来又被送到葫芦岛教养院洗脑。非法关押27天。拘留所一天就给二个玉米面的窝窝头,几个菜叶的汤底还有毛毛虫,一点油都没有。晚上四个人给一个被子,几个人都得侧着身躺着,不能翻身,抱着团睡,夏天让蚊子咬的全身是包。

在这期间我多次受到恶警提审。一天下午,南大恶警(所长)李清华把我叫出去,一个年轻的警察一进屋就打我嘴巴,问南大某某的材料是不是我送去的。我说不认识某某,李清华就大打出手,接连不断的打我的嘴巴,凿我的头,拽我的头发,把衣服扣子都拽掉了。一手拽我,一手打我。(因为他不拽我,我根本站不住)一边打一边骂说:“我们南大挺消停的,就让你给搅和乱了。”当时把我的嘴都打出血了,眼冒金星,脑袋发胀,耳朵嗡嗡响,两脚打颤站不住。李清华打累了,把手松开,我就要倒。小警察一把把我拽住。李清华还不罢休,问我材料哪来的,谁给的,我就是不答理他。这时李清华找来一根木棍子,然后他让我跪在地上,我不跪,我告诉他,我除了师父不给任何人下跪。他一把将我按在地上,我双手合十大声背“论语”,背师父的“真修”。李清华拿木棍子连踢带打,当时我被打的浑身疼痛。回到号里晚饭都吃完了,功友说我嘴出血了,鼻子、脸、脖子、耳朵后边全都是青紫色,全都肿了。(没有镜子,我自己看不着),到后期我们就开始绝食,到第四天,我被带回乡派出所。又遭到乡派出所恶警周志新的毒打,一天的后半夜,周志新出差回来,进屋就把我们几个叫起来(还有几个功友)睡的是木椅子,冻得我们直打哆嗦。我们几个不同程度的挨了打,站在我面前,嘴骂别人,眼睛看别人,手打的是我,打嘴巴、扇耳光了,骂完了他们,转过眼神专门打我。骂我说:“公安局长把它训了,说它警服脱掉的那一天,就是我们家的末日。说找黑社会的人把我们家给凿了。骂我看你养的那孩子,让我撞死得了。它还叫嚣,要拿钢刀把我们全家都杀死,剁成肉酱。一边骂一边打,桌上有几杯凉水,它拿就冲我泼了过来。冷得我直咬牙,浑身一个劲的打哆嗦,恶警打了有半个小时左右才住手。后来那几个人都回家了,就剩我一个人。乡委书记又来转化我,我告诉他,你不用说了,我什么也听不进去,因为我整个身体、脑子里装的都是大法。你的话我耳朵一点都进不去,你在这说话,我心里还背法呢,你转化不了我。旁边的有人说:“乡委书记的话你还不听。我告诉他,世界上我就听一个人的话。他说:“听你师父的?”我说:“对”我听我师父的话,他告诉我们按“真善忍”做好人,我没有错,你让我往哪转呢?在乡里我被关押了五天后才放回家,这次一共关押了35天。

回家后,经过反思,知道自己的使命,同时江氏集团迫害又一次开始,在家呆了一天,又一次独身一人进京上访。于10月25日被送回当地拘留所,本月30日没有任何手续,被秘密绑架到马三家劳教所(女二所)。

在马三家教养院,我真正体会到也看到了一个地地道道的人间地狱。每天的打骂声,电棍电人时发出的滋滋声,凄惨的叫声,皮肉被电焦时散发出的难闻的气味……时时刻刻都被恐怖笼罩着,时时都面临着拖出挨打上刑。12月的一天,因我不配合恶警做操、走步,天还没亮,恶警就指使“刑事犯人”。让我和另外一个功友,把外衣都脱光了,只让穿着内衣内裤,不让穿鞋,把三楼厕所的窗户都打开,让我们俩站到窗台上,把两只胳臂伸直,伸到外面去。冻了半个多小时,下来后手脚麻木,穿不好衣服。又过了几天,晚上下了一宿雪,刚起床,天还没亮,恶警让“刑事犯”把我和两个功友,带到楼下,让我趴在雪地里,我不趴,恶警就让刑事犯把我按倒在雪地里。说你不走步,做操,我让你趴,我要站起来,她就让“刑事犯”按住我,拉着我趴。一边拉一边跑,还骂,拽得我喘不上气来,手脚按到雪地里拉着跑。拉着我跑了有半个小时,最后看我不行了,脑袋也抬不起来了,才停手。把我从地上拉起来。整个身体象失了控,手脚麻木,失去了知觉,两条腿站不起来。“刑事犯”拽着我吸烟,恶警不但不管,还让犯人往我脸上吐烟末说:“炼法轮功的还不吸烟,往她脸上吐”,呛得我直咳嗽。

把我带到楼上,恶警王(大队长)正在楼梯口等着。把我带到一个空屋子,拿二根电棍,一手一根电我的脖子、脸,电时直冒火花。电手、脚心时浑身直颤,钻心疼。我一声不吱,心在背法,王大队长一边电一边骂骂咧咧,恶狠狠的说:“你还能挺,还挺刚强,我让你挺,我有的是时间折腾你。把我送回寝室的时候,大伙早饭已吃完。这时看我的十个手指,手掌,手指肚被冻得全是玻璃球一样的大泡,麻木疼的连汤匙都拿不了,衣服扣子也给拽丢了,裤子二个膝盖都爬坏了。家里新给买的一双棉鞋也爬坏了,全身上下全是泥土。脖子象鞭子抽打的一样一条条的烫伤。全都红肿起来了。就这样还让干活,恶警在一边年头不让别人过问,不让我和别人说话,晚上同床小声和我说话:你应找“苏教”(恶警苏境)反映这种情况。第二天,刚吃完早饭,她们就迫不及待的把我送往了女一所,和犯人在一起去参加重体力劳动(每天劳动16小时左右),有时更长时间,在那里随时遭到刑事犯人的打骂和侮辱。不许说话,一天二十四小时监视。因我手上的泡比前一天更严重,薄薄的一层肉皮,圆圆的大泡,满手都是,手一拿东西都撕心袭肺,钻心的疼。一不小心,泡磨破了淌出浓血,把车间的布片弄脏了,还让我赔钱。带工的刑事犯人年头不顺眼,就连踢带打。恶警看见也不管。晚上还让背“狱规”,不会背就不让睡觉。早、晚吃的都是玉米面窝头,中午米饭也不够吃。在承受这样繁重的体力劳动,吃不饱,睡不好的情况下,我精神恍惚,失去了理智写了“三书”走了一段我的人生中最黑暗的一段历程。在劳教所邪悟的一段时间里,我的老病全部复发,吃药打针花了几百元钱,我在江氏集团的迫害中,在教养院里受尽了非人的折磨。

2000年11月20日,我离开了魔窟,是邪恶把我推向罪恶的深渊,是我们最慈悲的师尊和昔日的功友把我从深渊中救了出来,给了我第二次重新做好的机会。现在我又是无病一身轻。有人说“知道好,就在家炼,也没有人管你”。其实说这样话的人是不明真象的。直至到现在邪恶还经常骚扰我们家。大家都知道,宪法规定:年满16周岁的青年都要办理居民身份证。办快证是一个月,办慢证是3个月。可我的孩子今年(93年)足足办了8个半月(3月10日-11月24日)。开始,乡派出所推说乡里领导管不给办,我找乡领导推市政府,市政府又推市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一个国家恐怖组织)。我找市610,又推葫芦岛610,推了我2个月市里来了帮人到村里。最后村领导出面说情才答应给办。但办完了还迟迟不给我,拖人上乡里,把孩子身份证要回来。但不是说没办,就是不给。我们家自己亲自要了三次才算要回来。我的孩子是国家合法公民,请问,法在哪里?是谁在犯法?

善恶有报是天理,珍珠即使暂蒙上灰尘,也不会失去他的本色,正义一定会战胜邪恶。人们一定会记得文革时,刘少奇一夜之间被打倒,10年后平反说:刘少奇是好主席。邓小平三次被打倒,最后是伟人……亲人们哪,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都会给自己造下如山如天的罪业,这些罪业被偿还时必须将化为灾难降临,只是时间早晚问题。为了千千万万的善良的人早日明白真象,为了千千万万的众生能免遭淘汰。大法弟子节衣缩食,省吃俭用制作真象小册子,而后又冒着生命危险送至你的家中,大家一定要珍惜,对您和您的家人一定会有福报的。

乡亲们哪!快快擦亮你们的眼睛吧,不要再轻信镇压者邪恶的谎言,它们最真实的目的是要把人类最起码的道德良知从人们的灵魂深处杀掉,要把好人斩尽杀绝。而违反法律,扰乱社会治安,只是它们欺骗人的借口和幌子。大法弟子不是不要家,而是有家不能回,有冤无处诉啊!但是我们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邪不压正,纸是包不住火的,真象总有一天要大白于天下。法轮大法是正法,是佛法,仇视他的人是危险的。亲人们啊!“万古奇冤必昭雪,善恶祸福一念间”如何走好今后的路,那是你们自己的选择,记住:法轮大法好,记住:真善忍好吧!

你们身边的大法弟子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