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经历的迫害:野蛮灌食、体罚、奴役等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1月13日】99年“7.20”,我本着对政府充分的信任,说一句发自肺腑的真心话,去北京上访。不曾想,我到河北省丰润县被外地恶警拦住,非法关押一天一宿后,被兴城公安局接回,半天后由派出所放回。

99年10月25日,江氏政治流氓集团继续逆天行事,为了达到它个人的目的,迫害不断升级。为了师父的清白,为了讨回大法的清白,为了人民不受欺世谎言的毒害,我再一次踏上进京之路,来到天安门广场,被广场恶警劫持到前门派出所,直接送到葫芦岛驻京办事处,两天后,兴城温泉派出所所长杨德海(现调到兴城古城派出所)带两个警察来到驻京办事处,见到我后不由分说,杨一把抓住我的头发,狠命的打了我二十多个大嘴巴,扯下的头发扔了一地,当天押回当地拘留所。非法将我关押一个月后,非法罚款1000元,家人又花了1500元打点上下。最后,我才由家人接回。

2000年6月9日,兴城大法弟子20几人又一次去北京证实大法,再一次向政府袒露我们的心扉,二十几人在天安门前金水桥上成功地打开了“法轮大法是正法”“真善忍”“义务教功”等三个横幅,喊出了我们心中的真话“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在天安门巡逻的一帮恶警穷凶极恶地扑过来,围住我们不分老幼男女,一顿拳打脚踢,毒打后将我们一行人送到前门派出所,全部关进铁笼子里。并对我们的人格和尊严进行践踏和侮辱。当时我的脸、嘴被恶警徒们打的都是血,我的左侧肋骨不知什么时候被歹徒踏折,疼痛难忍,喘气都非常困难。

6月10日,我被兴城温泉派出所非法拘留。为了抗议对我的非法关押,我开始绝食。6月15日,所长杨德海借提审的机会,用手打我的嘴巴,手打疼后,便脱下皮鞋,丧失人性地用皮鞋打我的脸。在派出所非法关押的几天里,杨除对我使用暴力殴打外,还带领一些恶警往我嘴里灌啤酒,一边灌一边象狼一样的嚎叫:“我把你的功废了,看你还炼不炼”在我绝食抗议的第十三天,被恶警送到臭名昭著的马三家集中营,进行更为残忍的迫害,历时一年半。

在马三家,我被分到教养院的一大队女二所四分队。白天干苦力,晚上被曾经学过大法却当了叛徒的人围成一圈,叫我背叛信仰。它们不让坚定的大修炼者睡觉,半夜逼迫到走廊里蹲着。我打个瞌睡都会被普教(杨建红,沈阳人)用棍子打。它们的目的是折磨我,不让我睡觉。20多天过去后,四分队队长张玉荣又把我关进小号,魔鬼般的疯狂在张玉荣身上表现得淋漓至尽,先是连揪头发再打脸,再拿木棒打,最后索性用电棍连打再电。我的脸、腋窝、嘴等处都留下了电棍电过的伤痕,嘴的四周被电击起了一大片水泡。张玉荣用电棍打我的脸,竟将我的牙打得活动了好几个,造成几乎不能吃东西。

在马三家,恶警们用尽各种卑鄙、狠毒的手段迫害坚定的大法修炼者们,我揭露的只是冰山一角。请家乡的父老乡亲们一定要明辨是非善恶,不要被邪恶的当政者用伪善的所谓对大法修炼者的“春风化雨”的谎言所迷惑,请您继续往下看发生在马三家的一桩桩一幕幕带有血腥迫害的真实情况。由于我的不妥协和不转化,张玉荣(四分队的首恶)指使叛徒们对我进行一轮又一轮的迫害,让我弯腰,两手下垂离地面大约一寸左右,不允许动,哪怕手动一下就打,除了吃饭、上厕所外,其余时间都是以这个姿势和蹲马步对我进行肉体上的折磨。蹲马步时,两手平端并向前伸出,同样是一动不动,动一下就是一顿毒打,汗水顺着我的脸下淌,慢慢地我的手也开始向下滴汗,随着时间的推移,相对应的地下留下三滩水,大队长(王X)看到这一情景说:“哪来这么多水。”

它们时不时还要停下我们干的苦力活,进行精神与肉体的摧残,只要我们没有被它们洗脑,在那里随时随地都会遭到毒打和侮辱,不许说话、吃饭、洗脸、上厕所、睡觉,一天二十四小时被监视,这一切简直都成了马三家的迫害大法弟子的家常便饭一样,马三家集中营被称作“人间地狱”是当之无愧的!

在我被非法关押马三家期间,只要一到敏感日或者上边有什么命令时,我就受一次刑,就要受到一次灭绝人性的迫害…….就这样我在马三家呆了一年半后又非法延期20天,我被无条件释放。

由于我是堂堂正正闯出魔窟的,回到家后,当地的恶警和村里被蒙蔽的人经常到我家骚扰,严重影响我一家人的正常生活。2002年4月6日下午5点多,温泉派出所所长杨德海带着恶警、610及村里的邪恶之徒大约20多人,再一次到我家乱翻一气,最后翻出几张大法真象资料,并以此作为证据,再一次将我非法关押到拘留所。我不配合邪恶之徒的命令和指使,并且开始绝食抗议,第三天,杨恶带着其它恶警对我进行野蛮灌食,第四天,又一次野蛮灌食,丧尽天良的杨德海竟恶毒地用灌食用的管子在我的胃里来回的搅动,造成我身体极大的伤害,我开始吐血和便血,拘留所的警察害怕了,让派出所把我接走。派出所的恶警们把我送到医院进行治疗,里里外外对我进行严密把守。监视我的两个恶警和外面通电话时,在它们的眼皮底下,我又一次堂堂正正的闯了出来。目前流离失所。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