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赐我身心健康 江氏集团害我流离失所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1月13日】我是秦皇岛市大法弟子,1998年喜得大法。得法前身体有很多种疾病,因家里经济困难舍不得钱医治,只能长期病魔缠身,脾气也越来越不好,因为一点小事就生气。自从得法轮大法后,没吃药、没打针,病就不翼而飞了,身体舒服了,精神也愉快了,一家人和睦幸福地生活着。

自从1999年7月20日以后,只因我坚修大法,说真话,拒绝恶警的指使和要求而经常遭到骚扰,多次遭到绑架、毒打,并被非法拘留、罚款,直至流离失所。

1999年9月,我被叫到北戴河公安局,恶警要求我写所谓的保证,遭到我的拒绝,我被蔡各庄派出所指导员辱骂、毒打,恶警逼我面壁而站直到深夜。

从此,我就失去了人身自由,常年被人监视,监视人扬言:“宁可杀死几口人,也不放一个法轮功。”并不许炼功人在一起,超过三个人就算聚会。有一天,我们四人在一起,其中三个人是一家,监视者就报信儿,公安局政保大队队长王宝全把我们四人抓到派出所审讯半天。

警察经常出入我家骚扰,常常深更半夜敲窗、敲门、闯进屋,有一次半夜,我正在睡觉,恶警就把我抓到派出所。我被绑架2次,抄家2次。

第一次绑架是2000年正月十三,就是我从娘家带着小侄儿、侄女们回来的第二天傍晚,丈夫不在家,我带着他们在我家住,警察杨静丰无故把我抓走,抓我走时,几个孩子在后面追着哇哇大哭,他们也没因此放过我,把我关押在拘留所。在拘留所里我受着非人的待遇,不但不给吃饱,并且睡在水泥地上,并指使刑事犯们毒打、折磨大法弟子,中国北方的正月正是滴水成冰的时期,他们往大法弟子身上泼凉水,戴背铐、用细绳捆手……。折磨我一个月,警察让我丈夫交2000元钱,才放我出来。

第二次是2000年阴历11月,我又无辜被抓进派出所辱骂、戴手铐、毒打 ,王宝全和蔡各庄派出所姓郭的大打出手,打我无数耳光,嘴里都打烂了,几天不能吃东西,折磨我一天,并说叫我丈夫交5000元钱就放我回家,丈夫没有钱给,晚上他们就给我戴上手铐,押到拘留所,一去就是两个月,元旦和春节都在拘留所度过的。妹妹知道拘留所里很苦,春节给我送点儿吃的,结果没送进去,她回家放声大哭,造成眼底出血,一家人春节也没过好。由于拘留所里的长期身体和精神折磨,身体出现严重的高血压和心脏病症状,恶警才不得不放我回家。

2001年5月初八,警察又来抓我,这次没抓到,他们象疯了一样到处乱窜,无数次到我家和我的亲戚家骚扰,抓人。也不管白天和深夜去亲戚家骚扰,威胁我丈夫和孩子。恶警让邻居用窃听器在我家房上窃听很长时间,我的家人和亲属精神上受到很大伤害。80多岁的母亲久病在床,长年用人照顾,父亲也年老、体弱、多病。没被迫害之前我常去照顾他们,每逢年、节、假日及父母生日,我和哥、姐、弟、妹们欢聚在一起与老人尽享天伦之乐。自从遭迫害之后,就再也没有和他们团聚的时候了,更不能到老人床前尽孝,反而老人整天挂念我。警察也在亲人住处派人盯梢,我因此也无法去看他们。在父母面前别人不敢提到我,否则母亲就失声痛哭,父亲沉默不语,泪往肚里流。由于警察的骚扰,亲生女不能相见,父亲承受不了长期的精神刺激,在去年我母亲生日的那一天他悲痛地离开了人世。死前我没能见到老人最后一面。

我没有做一点儿坏事,而是按照师父教导我们的真、善、忍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修心向善,不与人争名利,处处为别人着想,做一个真正的好人,比好人还好的人。却无辜受到江泽民集团的残酷迫害,我们美满幸福的一家人被迫害的妻离子散,一家四口人在四个地方,我流离失所。我们无论从精神上,还是经济上都受到极大伤害,而象我这样被迫害的无辜百姓有千千万万,我呼吁国际法庭伸张正义,严惩江泽民,将他绳之以法,还我师父清白,还大法弟子清白,让千千万万家无辜百姓团圆,享有做人的基本权利。

有关人员电话

北戴河镇司法委(原书记)郭少余 4011396
苏学志 4288763
派出所蔡各庄村: 4288626;4189332
北戴河公安局 总机 0335-4041032
局长: 于局长
政保大队队长: 王宝全 0335-4041072 曹义

蔡各庄派出所 0335-4189232
政保大队
教导员: 张力山
610办公室主任: 裴海英
北戴河区戴河镇政法委书记: 郭绍余0335-4019006;司法所长: 李素娟 刘长有
北戴河区蔡各庄大队书记: 刘秉坤 0335-4288626;治保主任: 王吉民 苏学志
蔡各庄大队专看法轮功人员: 刘万钦 张和俊
蔡各庄派出所所长: 邓所长 王世斌 杨敬丰 陆盟盟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