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顺市第二看守所凶残迫害大法弟子 奴役生产肮脏牙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1月23日】在抚顺市第二看守所,一进去首先是严格搜身,包括乳罩、裤头全都搜遍,恶警害怕带进经文等材料。然后就是管教找你所谓的“转化”,根据个人情况而定:如果是特别坚定的大法弟子,找你谈几次之后就不再找了;否则软硬兼施,试图达到它们的目的。

在这里恶警迫害最残酷的就是绝食抗议的大法弟子。被劫持进看守所的大法弟子只要是绝食,那些刑事犯嫌疑人就会群起而攻之,其实是邪恶的管教早已调教出来的。特别是恶警利用那些道德败坏的人渣——死刑犯对大法弟子野蛮灌食。只要一提灌食,它们就好象一群恶狼在发泄仇恨一样,出口就骂,有时还打,涌上来,掐鼻子的(每个被灌食的大法弟子鼻子被捅破得一茬接一茬),捏嘴的,撬牙的,拽手的,压腿的,真是毫无人性,大法弟子被折磨得死去活来,每天有两三次这样的折磨。大法弟子小胡就是这样被折磨了近一个月,后来忍受不了,就进食了。

如果在这样残忍的打压下还是坚持绝食,恶警还有更残酷的办法。大法弟子杜景芹(现在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因坚修法轮大法,在“十六大”之后向单位递交了一份证实大法、讲清真象的材料而被非法送进看守所。进看守所的前几天,她就开始绝食,多次遭毒打,但一直坚持不停地向周围人讲真象。进看守所之后她还坚持绝食,受尽了被灌食及野蛮插管的迫害。邪恶的管教赵春艳有一个惯用的伎俩——借刀杀人。大约在2002年12月初的一天,它把大法弟子杜景芹叫了出去(平时经常这样被叫出去),然后进行野蛮灌食。这一天被叫去帮助灌食的又多了好几个,其实是背地里早已调教好了,它们是心狠手辣的经济犯张宝华、吸毒犯马丹、诈骗犯徐淑兰、强抢犯李丽丽等(还有已想不起名字了)。它们将大法弟子杜景芹双手紧扣在老虎凳上,两脚戴着大脚镣。这伙恶狼们狠命的一顿拳打脚踢,尤其那个马丹和另一个吸毒犯特意站在高一点的地方(因为老虎凳很高),狠命地踢杜景芹的胸部和心脏部位,将她打得昏死过去。正在殴打时,恶警赵春艳怕出人命担责任,赶快让停手。即使这样也没有将大法弟子杜景芹送回监牢,继续将她扣在老虎凳上,不准上厕所。这是12月东北的天气,寒冬腊月,在没有暖气的二、三百平方米的大厅走廊里,被死锁在老虎凳上,裤子也不知尿了几次。恶警赵春艳就是用这样凶残的手段逼迫大法弟子的,一直到第二天下午,恶警终于熬不下去了。当把杜景芹放回来时,她已经虚弱得不行了,浑身发抖,缩成一团。同一监牢的同修们赶快帮她换上干净的裤子,有的从自己身上脱下来给她穿上。当我们仔细观察她的伤势时,发现从左踝部往上到膝盖全都是青紫色,身上其他地方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再看面部,整个脸肿的不是原来的模样,嘴唇肿得老高,嘴角和鼻子还有已经被擦过,干了的血迹,眼睛肿得象一条小缝。我们不敢碰她的伤口,当她自己用手扒开嘴让我看时,原来整齐的一口白牙被打掉了两颗(上下各一颗)。以上是我在看守所里亲眼见到的一例,这里经常见到被拖出去灌食,美其名曰的“灌食” ,其实就是往死里迫害。大法弟子邹桂荣就是在这里被迫害致死的。

我写出来的只是无数被迫害的同修中的一例,还有更多的我不了解的不知有多少。现在还被非法关押在抚顺市第二看守所的有30多名大法弟子,其中被方桂云出卖的一批有二十多人。当时因为资料点被破坏,恶警更是加大力度迫害,此事由派出所转交给更黑暗的公安一处处理,由抚顺市专管迫害法轮功的歹徒——关勇负责,所以这一批被捕的同修被迫害的更严重,其中被打成伤残的有吴小燕、黄X云,……等。抚顺市第二看守所被非法关押的所有大法弟子都被禁止和家属和外人见面,那里的消息很难传出来,所以那里多么邪恶外边也不知道。这个邪恶之徒关勇,公开叫嚣:“我就是你们师父讲的下地狱的那一伙,我不怕下地狱,……而且我现在不是活得很好吗?而你们呢?哈……”他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又黑又多,被抓的大法弟子送来后会被他折磨几次,然后被送进看守所。在大约被抓后的一个月的时间里,大法弟子三天两头被“外提”,其实就是将大法弟子带到别人不知道、看不见的地方,专门用刑。有的被“外提”一整天,或两三天,在那里就是被殴打、双手背扣吊起来,一吊就很长时间。邪恶经常手拽背扣,将人打趴在地,用脚猛揣。还有更残忍的迫害手段——劈腿,这种方式让人难以忍受,有的人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被迫妥协的。虽然这样,很多同修还是那样坚定。

抚顺看守所、拘留所主要被强迫劳动的项目是:挑牙签。牙签加工出来有很多废品,所以就逼迫被关押人员,包括大法弟子把牙签的废品挑出来,然后用塑料袋、编织袋或纸盒包装,这是比较简单的粗活。再一种是把每根牙签都用带光亮的纸条卷成花,100根或120根一捆,几百捆装成一大箱。还有更麻烦的:用四种颜色的彩条把牙签卷上(每盒400-500根)装上小盒,小盒上的字样好象是朝鲜语,据说这些产品都是销往南韩的,然后小盒再装上大纸箱,这个活特别费时间,每批活批量很大,有时干半个多月、一个月是经常的事,而且必须在规定的时间干完。如果在后期感觉不能干完,就连夜加班,经常干到后半夜2-3点钟。

看守所、拘留所被关押的真正的刑事犯人被迫劳动,心里生气,嘴上不敢说,就拿牙签煞气。早上六点起床后有人不洗脸、不洗手就开始干活,牙签往地板上一倒,就开始挑,不管是否干净。还有刑事犯人在那么炎热的夏天,被迫干活心里别提多生气了,干脆就把牙签放在生脚气的脚上搓一搓,再扔到大堆里。还有的拿起牙签在自己的牙上抠两下,再扔回大堆里。再说这里的环境是20多或30多人挤在一间十几平方米的屋子里,厕所也在屋里,就是这么多人的吃喝拉撒睡都在这么小小的空间里,晚上睡觉要“立板”,大家还挤得上不来气。如果大法弟子不干活就给戴背扣和脚镣。这种环境的恶劣大家可想而知。

还有多少大法弟子还在承受着这些不该承受的痛苦啊。在这里我真诚的向全世界呼吁,愿大家伸出援手,帮助目前在我们中国还在被迫害的法轮大法弟子,立即停止这灭绝人性,惨无人道的虐杀和迫害。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