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高阳劳教所驱使惯犯迫害法轮功学员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1月9日】因吸毒、贩毒、诈骗被劳教的赵立君,在河北省第一劳教所(河北唐山开平区)劳教期间,充当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打手。此人能说会道,心狠手辣。和劳教所恶警配合默契。因配合迫害法轮功学员,被连续减刑期。劳教期两年,可十个月就出去了。因其在劳教所没能受到正面教育,学到的都是迫害大法弟子的本事,出去后并没改邪归正,而是重操旧业。出去仅一个月就再次被抓。被送到河北高阳劳教所劳教三年。此人已是“三进宫”的劳教犯,在开平劳教所又积累了迫害大法弟子的很多毒招,到高阳后很快又得到高阳劳教所第五大队副大队长王亚杰的重用。从班长升到大值班长。赵立君密切监视大法弟子的言行,经常打小报告以图立功减刑。一次看见承德大法弟子韩丽平看大法经文,她立刻闯进去,一顿暴打后抢过经文,拖着韩丽平到队部,又当着五大队长杨泽民的面和恶警一起毒打已绝食一个多月的韩丽平。

此人因作恶多端在2003年3月份右胳膊和手一夜之间突然肿胀起来,手臂抬不起来。吃药、敷药都不管用,多次到医院也查不出病因。她在很痛苦时曾对人讲:我这可能是打法轮功学员遭报应了。她还讲了她在开平劳教所的恶行:有一次法轮功学员炼功,队长严红莉把她和李俊青(犯人)叫去,让她们把大法弟子一个个拖出去铐在树上,用皮带抽了好几个小时,把她们的屁股都打烂了,睡觉都得趴着。她们为此集体绝食。队长严红莉带着赵立君和李俊青来到关押大法弟子的屋里假意说了几句道歉的话,出来后闫队长和她们相视大笑起来。

她还对潘波(女,此人也是大值班长。现还在高阳)说:你知道法轮功××x吗?她刚来时我抽她的脸,我还边抽边说我打你不怕遭报。可没过2小时我的手就肿起来了,那次真遭报了。

大法弟子给她讲真相,她说她都明白,在开平就听你们讲过。她还说:你们法轮功写个保证说不炼了就能早出去。可我们写一百个也出不去。

劳教所的环境非常恶劣,在高阳劳教所,每天早上是盐放面疙瘩,没菜,中午和晚上是没有一滴油的水煮菜。大部分干警在25岁以下。素质差(张口骂,闭口打),谁狠,毒招多谁就是得力的队长。而且,超负荷的劳动非常狠毒。普通劳教犯吃不了那苦,所以她们为了能早日出去,就昧着良心,顺从邪恶队长们的指使,更为讨好队长从而变本加厉的迫害大法弟子。正象赵立君,手臂都抬不起来了,也隐约知道是遭报了,可还继续行恶。

2003年十六大前后,高阳劳教所对坚定的大法弟子又进行新一轮的迫害,以正大队长杨泽民,副大队长叶淑仙,教导员马利,打手房豹等为核心组成的攻坚组,一度把坚定的大法弟子单独关押,强迫放弃信仰。杨泽民等邪恶之徒专找狠毒的吸毒犯看管大法弟子(为了让她们迫害折磨大法弟子)。

赵立君在迫害石家庄大法弟子崔秀珍时,使用了很多毒招折磨老太太,用钳子拧手,几乎把老太太的手弄残,她还折磨秦皇岛青龙县大法弟子宋桂贤,恶警对宋桂贤上刑时她紧密配合。因赵立君走的地方多,见得也广,她折磨大法弟子的损招、毒招更胜过邪恶队长一筹。因她作恶多端,胳膊一连几个月没好。劳教所因她迫害法轮功,给她办了保外就医。就这样她架着胳膊离开了劳教所。(提前一年多)她临走也没忘她的诈骗术,骗了劳教所里很多人的钱。真是走哪骗哪。

这就是当前中国劳教所的现状。它发挥的作用是犯人越劳教越坏。还妄想把按“真、善、忍”做人的大法弟子也“转化”成坏人。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