胶州市610利用精神病院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摧残(图)

更新: 2018年10月0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高精度图片
【明慧网2004年2月15日】山东胶州市精神病院,现已被改名为胶州市心理康复医院,过去的4年中,在市610头子李延喜的亲自指挥下,这里发生过对有近百名大法学员的酷刑折磨。其邪恶程度令人发指,其恐怖程度简直就是个人间地狱。

李延喜完全没有人性,指使大夫大打出手,大夫怕丢掉饭碗,把“医德”二字忘得一干二净,为了讨好610李延喜,象一群野兽张着血盆大口事吞食这些修炼者,然而它们却不觉得血腥味浓。

这里讲述的就是几位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因不放弃对法轮大法的信仰,要求江氏集团停止对法轮大法的迫害,向被蒙蔽的人们讲清法轮功的真象而被非法送到这人间地狱进行折磨的真实情况,希望国际社会的善良的人们的关注!

张宣平,女,36岁,胶州市锅炉减速箱厂工人,化验员。工作干得很认真,她忠厚老实,对同事们都是实实在在的。96年开始学炼法轮功,身心受益匪浅,以往身体虚弱,炼功后身强体壮,非常健康。99年7.20流氓江氏集团从各种角度打击破坏法轮功,使中国上下一片恐怖,镇压的血腥味道逐步上升,张宣平的厂子领导在610的指示下,非让张宣平写个不炼功的保证,张宣平说:我炼法轮功只是以“真、善、忍”为准则当个更好的人,为什么非得让我不炼了?她坚决不写。领导向610反映:张宣平很老实,工作非常认真,再说炼法轮功都去北京上访,她也没去就让她在家炼吧。610说:不行,她现在不去北京,以后去怎么办?上层有令3个月铲除法轮功,把她关起来,不写个“不炼”就不叫她回家。厂子里只好遵命不让张宣平回家,不让张宣平干化验工作,叫她打扫厕所,打扫卫生、拔院内的草,逼她写保证。再脏再累的活她都干的很好,一个月后还是坚决不写保证。“法轮功是正法”,张宣平平静的对领导说:“好人永远都是好人,总有一天会真相大白。”610哪里听这些,对张宣平的领导说:再不写送精神病院!99年9月15日,张宣平被强行送进胶州市精神病院遭受残酷折磨。

周彩霞刘福锡,几次去北京上访,想说句真话:法轮大法是正法,人们修炼真、善、忍当个好人,政府给我们定“邪教”是错误的,我们要求恢复正常修炼环境。他们想把写好的条子递到信访局,想尽一切办法也没靠近信访局,因为北京信访局至今还是秘密封锁着,对法轮功上访直接不受理。在2000年春节期间他们被捕,被强行送进胶州市精神病院受酷刑。周彩霞为不打毒针、不吃药绝食12天,寻找机会走出了精神病院。刘福锡夫妻俩都被迫流离失所近4年了。610一直还在追捕他们。4年多的迫害中,中国大陆象他们这样被迫流离失所的,数不清多少人。在大陆当个好人难上加难。

邱元娥匡本翠去北京在火车站被非法抓捕,送胶州市精神病院受酷刑。邱元娥不吃药,李延喜命护士用筷子、钳子撬开她的嘴,多次撬牙使邱元娥的嘴多处受伤流血,牙齿撬坏,在折磨得痴呆后才被家人接走。匡本翠被送去劳教。李君被毒针毒得至今头还不正常地晃。李雪是个漂亮的姑娘,在精神病院被折磨得不成人样。徐衍忠,40岁的壮年男子在精神病院因不写悔过书,折磨6个多月,腰弯了,头发全白了,吃尽苦头。每当他向大夫劝善,610就找精神病人往死里打他。吕义,大学生,在精神病院受尽毒针折磨。

谈桂华,45岁,1999年9月11日中午从因到北京上访被押回后,桂华被610强行拖进胶州市精神病院。找了8名男精神病院护士用推葡萄糖的大针管打上毒药,谈桂华至今也不知道那一大管子药叫什么名字,什么药能让她原来身强体壮的身体马上感到五脏六腑一齐向外涌,心脏加速跳动达到了极点,舌头跳、嘴唇跳、心肝肺都在往外跳,眼前发黑,头要裂碎了的痛苦,她想大小便又便不出来,想呕吐也吐不出来。谈桂华滚着爬着受不了了。她只有一个信念:法轮功是正法,江氏迫害大法弟子是犯罪的,我活着是大法弟子,死了也要做大法师父的忠实信徒。心里想起了师父讲的:“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无存》)谈桂华这样默念着师父的话,没想到这一念出来,师父把她的毒药全解了,她在地上爬着滚着不知不觉中趴在地上睡着了,醒来后一切受不了的感觉全部没有了。谈桂华更加深刻地体会到师父是多么慈悲伟大,无法言表,只有修炼人才能体会到。这使谈桂华的心更坚定了。谈桂华没有死去,第二天早晨反而到外面去炼功。大夫们觉得简直不可思议。到8点多钟全体大夫都到一个给病人放风的院子里说是给精神病人查房,老精神病院是平房,有一位戴眼镜的女大夫魔性大发!对着谈桂华咬牙切齿地说:谈桂华!你说你没病?不打针不吃药不服从大夫!给你打了那么多药你都没反应,你不撞墙?你没病?你病得太重了!你今早还炼功?你的胆气还真不小!明天还炼不炼功了?当时610头目李延喜也站在那里,谈桂华说:炼,信仰是自由的,炼法轮功使我有一个好身体,学“真善忍”没有错,你们不了解法轮功。女大夫听后气不从一处来,一口气说:你45岁白活了,连点道理都不懂!党和政府不叫干的就一定不能干,干了那就是反党反政府。你闯了大祸了,你二次上北京,青岛市长要向上层写检查,胶州市长挨批评要撤职,你们厂子破产的工作组班子不能提拔干部,现在又轮到我们大夫,如果你再去了北京我们大夫的饭碗就彻底砸了!你还要炼功!你气死我了,你这个神经病!谈桂华你不信你试试,有你说不炼的时候!说完后没好气的对一个护士说:拖她去过电针,我回去再给她开上小针,开上药,如果谈桂华不服从,就捆起来打针灌药。从那以后每天查房都要问谈桂华炼不炼了,谈桂华说炼就过电针,加倍打小针,加倍服药,从两片到十片,一次服一大把,一天三次都有护士看着服药,每次都要张开嘴让她们看舌头下面是否有药,如果不服从就捆起来灌。到两个月的时候谈桂华浑身发抖,手拿不住碗、筷子,脸色青紫,心痛、头痛、浑身发紫,关节痛,眼睛散光看不清东西,例假不来了,腰弯着,背驼着,眼皮发紧不会动,记忆力明显衰退,神志不清,真成了痴呆模样。

她丈夫和儿子多方找人,写下了保证才勉强让谈桂华出精神病院。还对她丈夫提了三个条件:1、要保证谈桂华再不去北京上访。2、把所有去北京接谈桂华的飞机票、火车票、精神病院的一切费用共上万元让谈桂华的丈夫一次付清(谈桂华的丈夫没钱拿,只好被迫答应扣谈桂华的退养工资)。3、谈桂华的丈夫儿子都要管住谈桂华不准她出去串门或外出,否则丈夫替罪。

多亏我们师父洪大的慈悲救度着每个大法弟子,给了弟子一个写“声明”重新爬起来修炼的机会。否则,一时犯错的弟子有何脸面去见自己的恩师,又如何面对自己的良心!

大陆每个省都有精神病院,每个省都有象李延喜这样的610代表人物亲自指示着一群杀手迫害大法学员。4年来有多少大法弟子在精神病院受尽身心摧残,有多少大法学员留下了残疾,有多少大法学员的家人为有一个炼法轮功的亲人被送进精神病院而抬不起头来,他们不是修炼者,但他们知道自己的亲人是好人,他们不理解为什么要把好人送精神病院,精神病院不是给疯子、傻子治病的吗?难道修善、修真、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当个好人就是疯子,就是傻子了吗?

哪个国家的法律规定,当好人上访就送进精神病医院!在精神病医院只要不服从大夫、护士、610指示的,就捆起来打各种毒针,吃各种毒药,直到精神呆板、神智不清、浑身青紫、停止例假、腰弯背驼也不肯罢休。

谁是谁非?神智正常的人们下的结论肯定是:把江泽民之流送进精神病医院才是正确的!!可叹有多少恶人已经病入膏肓,不可救药,怕是只有下地狱一条路了。

下面附犯罪单位恶人名单及电话。
犯罪单位 科室 电话 手机 备注
胶州市心理康复医院 院长室 2216300   
(胶州市精神病院) 院长: 刘炳文   13606302505  
 副院长(?):王玉明 2210349   门诊楼
 精神病一科 2216301   
 精神病二科 2216302   
 精神病三科(主任孙志军) 2216303   
 门诊:姜登发(心理科主任) 2212828   
 罪恶医生:杨延海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