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青年农村妇女所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2月16日】我叫鲁春花,99年有幸得遇法轮大法,得法后,在我的身体上验证了大法的神奇,我对大法更是坚信不疑,自己决定一修到底。在这些年里,我曾多次被他们关押、拘留、劳教、洗脑。

99年7.20我从电视里看到了江氏政治流氓团伙迫害大法,迫害法轮功学员,在那种对大法不公正的对待下,我流泪了,师父传给我们至高无上的高德大法,却遭到了如此邪恶的诽谤。我决定去北京上访。

一次我参加了集体的弘法活动,被非法关进派出所,我向他们讲真相,讲我在大法中的受益,讲大法的美好,把我写的修炼心得体会给他们看,他们都说好。第二天我住的村里书记去做了担保,让我回家了。

我于2000年去北京上访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被非法拘留。在当地派出所里,恶警们搜身把我的一本《洪吟》给搜走了。我炼功恶警们给铐起来,我就背《洪吟》。恶徒想让我放弃修炼,我就拒绝他们,他们把我的家人叫来劝说我,是二哥来了,他说带了老鼠药一包,绳子一根,你怎么个死法吧。我没理他。后来他就把一缸子水泼了我一身,随后又把我父母带来,恶警就想用亲情动摇我修炼的意志,目的达不到,就说罚钱,说拿3000元钱就放人。钱拿去了说时间过了,得送拘留所。他们就是这样欺骗民众。在看守所里恶警们不让炼功,给戴上铐子,干活了就给打开。我的孩子想妈,结果也没看见我,因为看守很严。孩子回到学校里,被老师体罚了一个上午没让坐凳子,放学回家后,告诉他爸说不想上学了,后来才问明原因。家里人怕受苦,去要人又被敲诈要钱,被他们弄去7000元钱以后,让我出来了,临走时政保科的杨科长问我,你还炼“法轮功”吗?我说炼,我要一修到底。

有一次是我去北京证实法,在途中,被他们非法扣押,警察叫我骂人、骂师父,我说俺不会骂人,师父叫我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怎么能骂自己的恩师呢,这不叫人干坏事吗?这些警察怎么不叫人干好事。不骂他们就扣人送到看守所。我开始绝食抗议,他们与当地联系后转送当地看守所,虽被狱警打得浑身伤痕累累,但我就是不屈服,坚信大法,就这样我用正念闯了出去。

回到家里,村里的人白天夜里都有人看着,我便向她们讲真相,她们都很愿意听,还说也想炼功,只是政府不让炼,也有的说,我们帮你干活,你教我们炼功。其实她们都想做个好人,只因在高压下老家那地方被邪恶迫害的不敢炼了。

为什么上访?就是抱着对政府的信任,希望人们都来了解一下法轮功,别干坏事迫害大法。修炼真、善、忍没错,做好人没错。

我是为证实法被他们关进洗脑班上的,因为我坚信大法,将我铐在院子里一颗电线杆上晒太阳,遭到地痞的耻辱,他们还把两个打架的男的一同关在一起。还把全镇上,全村上的在职人员配合起来共有二、三十个人搞洗脑班活动,每天都拿起纸和笔叫写什么保证,我就给他们写更加坚定修炼大法的真实情况,他们的罪行。恶人们说是为了叫掉层次,还把师父的像放在地上让坐着。它们的动机都是卑鄙的、可耻的。我不做他们给撕了,还用火烧。

另外他们还迫害我的家人。先是绑架了我二姐,她家里喂了母猪,因为被关在洗脑班,没有人管理,生下的小猪仔都死掉了,还逼着二姐要罚款,结果逼出病来。把我的丈夫和儿子都绑架回当地,因为我们一家是在外地打工的。还把大姐给绑架了,她家有三个上学的孩子,姐夫常年在外打工供养几个孩子上学,生活已经很艰苦了,把她一关家里的农活没人去干,还逼她要钱,连去买饭的时间都不给,后来昏倒了。又把三姐给绑架了,三姐本身就有病,被一个地痞推倒在地摔坏了腰的,花去了所有的钱,好歹能下地走路时,被他们给绑架了,带的草药不让敷,病情加重,还向她要3000元钱,这些人实在是丧尽天良,不但迫害大法学员就连其亲人都遭受了它们的迫害。我想,我不能呆在这儿,我应该出去,在师父的呵护下,我脱离了那个邪恶的地方。这下他们乱了套,用了好车,找遍了四、五个城市。由于自己执著心没去,在一个村口他们又非法绑架了我。将我娘也给绑架了,还有大哥,他们不让哥去买饭,哥说:俺给你下跪,你别炼了。我说不炼不行,我就是坚持炼下去。紧接着换了二哥,来了之后一句话没说,上去就打,打的我身上多处都是黑色。头发都被撕掉了,逼迫我去跑操场,前边跑,二哥拿着棍子在后面打。他们灌输黑色的东西我不听,就体罚、罚站,蹲着把腿下放根棍子,要么就敲诈钱财,向我丈夫逼钱,没钱就开着拖拉机到家里去拉粮食,由朱镇长和陈学和村长带了一支队的人马去了。他们吃的、喝的、请客送礼、大肆挥霍的欠下的债,让大法弟子负担。我是做好人,没有错,一切欠债与我毫无关系,那是他们自己利用职权贪污群众的钱财。他们一伙经常去我家吓唬我妈和父亲,吓得我妈经常哭。最后610头子和他们随从都去了,强逼着我写什么保证,我想就不能写,我那个二哥大叫,你不写,拔你梁头、灌你大便。在高压下他们逼迫拿着我的手写了。随后自己意识到错了,符合了旧势力的安排,这就是他们要达到的目的,叫人在大法中犯罪。意识到之后,我决定投入到正法的洪流。

后来是被迫流离失所,住宿荒郊野外,再以后我找到了一个地方打工,挣到点路费与同修有了联系,我们还一同一起依法去北京上访,打横幅证实法。警察非法将我扣留,我便讲真相、背《洪吟》。一干警拿起拖鞋就朝我的脸上打。在广场上他们几个恶警一起拳打脚踩。当我被转到郊外密云一处看守所,有一同修被恶警打得昏迷过去了,再用凉水往她身上泼,我和同修一起背《洪吟》,还讲善恶报应的因果。震慑了邪恶,停止了打声。还有一次我被他们关进了驻京办事处,他们把我铐在了一张桌子腿上,我就想,不能在这里,我得出去,家里正法的事需要我去做。就这样一想,正念一出,在师父的呵护下,闯了出去。

我是在家中来了三、四个人把我绑架到看守所去的,我又没做见不得人的事情,是在做好人,凭什么把我送到看守所。我开始绝食抗议,他们每次都是弄去7、8个人给插管灌食,以关心身体为掩盖来进行折磨,有好几次都扎破出血了。每次提审,我都回答法轮大法好,坚决一修到底。最后他们没经过任何手续,用假造方式非法判我三年劳教,一切都是强迫的。

在劳教所里,是天天罚坐小板凳,挨犯人的打骂,罚走正步、罚站、罚体操,每天劳动十三、四个小时,强迫学员写“三书”、揭批、感想。让承受精神与身体的痛苦。当时因为邪悟,大批学员强迫被转化。由于自己学法少,有执著心,在高压下,承受不住了,甚至死的念头都有,后来一想不对,马上用大法规正了自己的思想。有一次我说了一句忍无可忍,就被犹大打了小报告,犹大配合邪恶,向我施加精神压力,妄图摧毁修炼意志,面对邪恶,没有怕心,邪恶也就自灭了。

有一个叫刘爱芳的同修,因坚持自己的信仰,被迫害的都精神失常了,大小便不能自理,整天被绑在楼道里,连睡觉都在那里。学员都被超常的工作量累得生病。记得我一次高烧,我向干警打报告,他们根本不管,我还得继续值班,最后都虚脱了,也得忍受到下班,很多学员也是拖着有病的身体参加劳动,以前炼功身体都很好,迫害后,都长病了。这就是所谓的“春风化雨”。

自己因为没学好法,执著心没去、学法不深、不够精进,给大法抹黑了,作了一个大法学员不该的事情,回家后认识到自己做的是邪悟了。决定听从师父的教导,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坚修大法紧随师。再一次严正声明,在高压下写的、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标准的要求,一律全部无效作废。加倍弥补所造成的损失,迎头赶上正法进程,勇猛精进,学好法,做好大法粒子该做的三件大事,走好、走稳每一步路。

师父告诉我跌倒了爬起来,以洪大的慈悲点化我,在修炼中师父为我费尽了苦心,把我拉回来了,回到大法中来。因长时间不学法,拿起书就困,也不入心,炼功的动作也忘了。炼功发正念也静不下来,不能精进,非常痛苦,迷迷惑惑,干扰很大,有时在似睡非睡的状态下,听到一些干扰妄图摧毁修炼意志的话,色魔干扰的也很厉害。只要一学法炼功就让你迷惑,心性也差,感觉自己被一种东西隔着,还没破壳似的,感觉很苦恼,好像一点办法也没有。看到明慧网上的同修都那么精进,我都被感动得泪水像断线的珠子一样往下掉。相比之下,感觉自己太肮脏,也不纯清,好像不是、不配一个修炼的人,就想有一天大家圆满了,说不定就剩下我了。怎么努力也做不好。直到有一天我在学法时,师父点化我遇到问题向内找,“不知道高层次中的法就没有法修;没有向内去修,不修炼心性不长功。就这两个原因。”《转法轮》P32页。查找自己发现了致命的执著,总好向外找原因,这不正是旧势力的东西吗?仔细查找发现忌妒心、名利心、自私心、求安逸之心。还有有时候还会把自己的观念强加给别人,把自己认为好的也想让别人认可。既然找到了根本原因,就要坚定实修,多学法,牢记师父的讲法。对师父说:今后一定达到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标准。

最后让我们以《洪吟》共勉:

容 法

佛光普照,
礼义圆明。
共同精进,
前程光明。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