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因进京上访 便遭恶警毒打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2月16日】我于2000年7月第一次进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只因打写有“法正乾坤”的横幅而被抓,上了警车,恶警拉上窗帘,就打女大法弟子的嘴巴,脸都给我们打肿了。一个男大法弟子的头被打得鲜血直流。之后,把我们送进了天安门派出所地下铁笼子里,那里已有7、8百人,都是大法弟子。天黑之后,这些恶人、恶警把我们分散到各个拘留所、看守所、监狱进行单独迫害。当时也不知道是什么监狱,好象是河北省的××泉看守所。只知道提审我们的女恶警叫李河竹,她用欺骗的手段说“报姓名就送你回家”。我受骗了(当时自己没做好),报了姓名。

家乡派出所和家人来接我,送回了哈尔滨××分局。××分局的恶警问我有没有钱,我说只有一百。他说拿出来就当送你去第二看守所(鸭子圈)的车费。然后,让我签字,拘留1个月。我不签,我没犯法,没有罪。恶警说,照样拘你。在这一个月中,××分局的恶警审了我两次,让我写保证不炼法轮功了。我坚决不写,让我家人替我写,写完让我按手印,我坚决不按。他们四、五个人强行拽我按。法轮大法使我身心受益,给了我太多太多,我无法用语言表达我对师父及法轮大法的感激,我怎么能违背我的良心呢?后来家人给我办了取保候审,交××分局1000元,说是押金,到现在也没退,还给审我的二个恶警马、张4000元好处费、洗浴费、饭费及其它,家里共花费了一万三千元钱。

再说在看守所,有很多同修被打得遍体鳞伤,有的吊铐,有的背铐,有的双手双脚都铐上,有的长进肉里,特别深,手脚肿得不象样子,不能动。有的犯人用做衣服的针刺女同修的乳头,她当时痛得昏死过去。对绝食的学员,恶警们就硬插管灌盐水,胃肠都扎坏了,口腔吐血。还有坐老虎凳的……就这样迫害着法轮大法修炼者。请问:我们有什么罪?我们违犯了哪条法律?难道我们有信仰都不行吗?我们做好人,做道德高尚的人还不行吗?

我第二次上访,在天安门广场打横幅“法轮大法好”被抓,同样关进天安门地下铁笼子里。那里人已满了,上有70多岁的老人,下有怀抱的婴儿,都是来请愿的。天黑了,又把我们分散了。有的同修说:我们就在这儿证实大法。恶警们就开始拿着电棍大打出手,所有的同修都受了伤,有的受了重伤,满地是血,衣服上是血,到处是血。给我们送到了可能是河北省的怀柔县看守所,恶警们把我们所有的衣、物、包都搜去,物、包都给烧了,然后逐个审讯。不报姓名的学员被迫害得很严重,他们让我们双手、双脚(不准穿鞋)插到雪堆里冻。当时是三九天哪,那些恶警多么残忍哪。他们穿那么多衣服,冻得还直蹦呢,而我们呢,冻了四、五十分钟之后,我的双手、双脚、双腿已没有知觉,倒在地上,他们才算罢休。这些恶警又用其它手段,不让吃饭、睡觉,铐着打、背铐打、吊铐打、用皮鞋踢,打骂……各种刑罚折磨我们。我们早上炼功,两个恶警打了我们一个多小时,抓我的头往墙上撞,拿鞋抽打我的脸、头,打得我简直不象人样了。有个青岛的大法弟子,被打得眼睛看不见东西了。

现在还有成千上万的法轮功修炼者都被关押在看守所、拘留所、监狱遭受着法西斯的酷刑,我的一点经历只是冰山一角,这里讲出来是望善良的人们对在中国发生的这场迫害和法轮功修炼者的境遇给予关注,共同制止这场迫害!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