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城市双城镇洗脑班迫害大法弟子铁证如山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2月9日】旧历年也叫“春节”,是中华民族重大的传统节日。这一天被视为辞旧迎新,迎来美好的一年的开端。可是2001年的春节对于具有70万人口的古堡双城的大法弟子,迎来的却是空前未有的浩劫。腊月二十三(俗称小年)是民间传统的送灶日(送灶王爷上天,请回一年的幸福平安)。人们都忙扫房、蒸豆包、办年货,都在忙碌着。善良的人们怎么也想不到一场突如其来的灾祸降临了。

从这一天开始全市动用了大批警力、人力、物力,从城里到农村开始了全面抓捕法轮功学员。各系统、乡镇都办起了洗脑班。上千人被抓入洗脑班,看守所也人满为患,并在腊月二十七(1月21日)将80名法轮功学员送往劳教所,一时间双城大地阴风四起,笼罩在阴霾中。这么多人被抓,试想哪个人没有亲朋好友、家属子女,他们能不牵肠挂肚吗?谁能安安稳稳地过年呢?!人们不仅要问这一切究竟为了什么?!不为什么,只为保证市委书记朱清文在省长面前下的保证:春节期间双城市去北京上访的法轮功为零。就为了不法官吏能过个所谓的安稳年!

在此我们向大家展示的仅是双城市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几个片断。

0比600

在市委书记朱清文的授意下,在610的操纵下,从迫害开始就分片包干,落实到人头,提出什么看好自己的门,管好自己的人。方方面面的工作都与迫害法轮功挂钩。凡是在双城镇居住的法轮功学员,有单位的归单位管,没有单位的归城镇管,层层包干到人,就为了保住朱清文这个“0”。双城镇的领导、城管干部、街道干部、警察一起出动,采取各种手段,将法轮功学员骗至秋林公司双城镇洗脑班。当时有“600”多人被抓,均受到不同程度的迫害,而且这种迫害一直持续了四个多月。

罚款与奖金

这么多人被抓,一时间秋林公司成了双城的焦点,街头巷尾议论纷纷人们的心都被扯到那里去了。在这次大抓捕中,波及了许多无辜百姓。有的只是炼了两天动作就不炼了,根本不是法轮功学员,也被某些别有用心的人当做“战利品”抓到秋林公司。说没炼,不炼也不行,必须交1000元罚款,才能放人。众所周知,双城是贫困县,大多数企业破产、关门、工人下岗失业,生活无保障,上哪去整这一千元钱呀!但又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亲人在那受活罪,只好东挪西借,剜肉补疮。这无疑是雪上加霜。可被罚的钱又干什么用了哪?据当事的知情人透露,腊月二十七(2001年1月21日,也就是双城80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送往劳教所这一天),镇领导将此钱做为奖金发给了镇属的所有人员,多少不等,连离退休人员(没有参与此事的)最少都领到200元奖金。人们都感谢镇领导,关心下属。在感谢之余,你们可曾知道这是什么钱吗?这钱是双城百姓血!双城百姓汗!!这钱沾满了双城百姓的辛酸呀!

儿童与耄耋

就为了这个零,它们无视国家对妇女儿童权益保护的法律,竟将无辜的儿童也抓了进来。当时有6个孩子被抓了进来,大的十几岁,小的才4~5岁。(他们是苏家窑丘长岭和赵艳菊的三个女儿;孙志学和方艳华的儿子。双城镇岳保学和陈××的女儿,友联的与爷爷一起进来的李姓幼童)。在他们幼小的心灵上刻下了一道道伤痕。看管人员把他们叫小萝卜头。谁能想到在这个“法治”社会的国家,而且是所谓的人权“最好”的时期,“渣滓洞”、“白公馆”竟在双城重现!

年近七旬的孙国珍老太太,城镇与街道干部骗她说去城镇开会,她不配合,说不去,竟被几个人强行抬上车拉到秋林公司,绑在椅子上。被关押了两个多月,身心受到严重摧残。一个耄耋老人,两个多月就在冰凉的水泥地上,很难想像她是怎么熬过来的。她坚持自己的信仰不动摇,邪恶对她没办法,欲将其送往双城市洗脑班(党校)进一步迫害。她不配合,邪恶逼迫她非去不可,极度虚弱的身体使她一出门就摔倒在地上,邪恶也着慌了,一量血压220,就是这样它们也不放人。后在家人的强烈交涉下才得以挣脱魔掌。

对炼功人如此,对不炼功的亲属也不放过。它们将张福珍80多岁的老母亲骗至洗脑班,逼其劝说女儿不要炼了,老人哪见过这阵势呀,致使老人当场昏死过去!

带保镖的送葬人

腊月二十三,赵喜华刚把水倒上要给病重在床的婆母洗脸,街道书记曲波涛、城镇刘书记、还有一个姓候的,突然闯进屋来,骗她说去城镇开十几分钟会就回来。赵说:“我不能去,我婆母病重已好几天没吃东西了,我要给她洗脸呢?”它们说:“就一会就回来了”。老实、善良的丈夫信以为真,说:“就一会,你就去吧!”谁知这一去不回,竟成了生离死别。遭此一劫,老人竟在她被抓后的第三天与世长辞了。临死也没能看到与她朝夕相伴的儿媳。老人去世的第二天,赵喜华的丈夫找到曲波涛给赵喜华请假,让她回去与婆母见上最后一面,曲波涛竟然不允许!人们不仅要问无辜被抓,亲人去世也不许见一面,还有没有人性?!天理何在!后经镇长于占岐同意,周大勇“保”着,下午才让回家。都到这种地步了,周还不放过,走哪跟哪,并说:“你说不炼就可以回家过年了。”遭到赵喜华的拒绝。就这样出殡后,又将赵喜华带回洗脑班继续迫害。

精神摧残,肉体迫害

被抓的当晚恶徒们强行要走了大家的裤腰带,男女混杂关在一个屋子里,吃住、大小便都在一起,光脚站在水泥地上,一直站到半夜。不让上厕所,看谁不顺眼就拉出去捆上毒打。一次将迟跃玲的牙都打掉了。开会时嫌张建辉走慢了,恶人冉令才破口大骂,并抡起胳膊打她的嘴巴子,将张建辉的嘴都打肿了。

每天只两餐,一餐两个小馒头。大家都吃不饱。镇长闫善利将家属探视的东西扔到走廊里。逼迫亲人来做转化工作。几天开一次会,镇领导轮番讲话洗脑。强迫大家看诽谤大法的电视宣传,并给大家念报纸,都是攻击和诋毁大法的东西。

领导讲话道破“天机”

对于这种非法关押,受到大法弟子们的抵制,要求无条件释放,并绝食抗争。恶徒冉令才恶狠狠的说:绝食就给他灌浓盐水,一下就灌过来。城镇610的刘玉华(女)说:“你们也不是我们要抓的,是朱清文让抓的。”二十九(除夕)下午,城镇领导于占岐、叶福来、王书记等来到洗脑班,给大家开会。于占岐说:“父老乡亲们,你们都是为了祛病健身,我们也不想让你们上这来,上边有指令,我们也没办法,大过年的也不能跟亲人团聚,我们不这样饭碗就打了”(为了一己之私,竟置百姓于水火而不顾,这是什么公仆?)这时他的手机响了,接完电话他说:“北京来电话说已戒严了。”后来让看自焚电视时,大法弟子就指出:“过年那天开会于镇长手机响。不说北京都戒严了吗?戒严了怎么能自焚呢?!这不是在演戏吗?”他们无言以对。

采用流氓手段污辱大法弟子人格

洗脑班的几个人,闫善利镇长、叶福来城镇书记、冉令才洗脑班的头、高桂霞(女)洗脑班的头,刘玉华(女)城镇610的,打人凶手周大勇等经常采用流氓手段污辱大法弟子人格,脏话不堪入耳。

高桂霞整天骂骂咧咧的,她污辱大法弟子李成奎60多岁与杨华30多岁关系不正常。大年初一,闫善利竟毫无人性地将杨华、李成奎、19岁的女孩李群绑在一起,放在走廊里一小天,进行污辱,并将他们几人关在一个屋里(2号屋)。

一天晚上一自称是朱书记朋友的歹徒来到关押几个年轻姑娘的监门外耍流氓(监门是铁栅栏式的),指着一未婚女大法弟子说:你出来,我和你×××。

更有甚者,一天一歹徒竟不知羞耻地从铁栅栏空往屋里撒尿

镇长闫善利公开污辱大法弟子程显芹,他说:“你家挺困难的,你签个字,不要钱回家吧。”程说:“这么走可以,字不能签!”他说:“你不签字干啥。”程说:“我有病炼功都炼好了,我不能忘恩负义骂师父,回家有病咋办?”他说:“找你老头治。”程说:“没有。”他竟恬不知耻地说:“我一天给你找一个。”遭到程显芹的义正辞严地痛诉。当时新民街的书记说:“这回有人说你(指闫)了吧!”

闫善利还逼迫承受不住违心转化的学员骂师父,到个屋大声骂,踩、撕、扎、吐师父的法像。叶福来逼法轮功学员决裂,骂师父,要痛骂。镇长于占岐也说:“我让你们骂师父、踩师父像,你们不都怕这个吗?我就叫你们干,你不骂就别想走出这个门。”高桂霞倒打一耙辱骂程显芹不是人,孩子大过年自己在家,你不回家。一姓汪的女人也骂她没亲情。

酷刑折磨

一天,任国清看《转法轮》,被恶徒冉令才发现,大骂着像恶狼一样,冲进屋将书抢去。任国清当时光着脚被冉令才揪着头发拖到办公室,捆上毒打。全屋的人(迟跃玲、赵喜华、王英杰、张福珍、门英、程显芹、张建辉)都被捆上挨个过堂。56岁的王英杰被拉出去,闫善利问他:“还炼不炼?”王英杰斩钉截铁的说:“炼!”闫善利就抡圆了胳膊左右开弓,一连打了她三、四十个大嘴巴子。满监号都听见了,还得立正站着。王英杰被打得眼冒金星,痛得整夜呻吟不止。

冉令才、周大勇还叫迟跃玲、赵喜华开飞机(双臂向后伸,往高举,头钻到桌子底下,双腿要直),不钻他们就连踢带打地往里踹。迟跃玲的肋条被打坏、牙被打掉。一恶徒嫌赵喜华站得不直,一脚把她踹倒,并邪恶的说:“你们老师不是告诉你真善忍吗?你就忍着点吧!”赵喜华被窝得汗水顺脸往下淌,地湿了一大片。

冉令才追问程显芹书的事,程不配合,冉令才恶狠狠的将绳子套在程显芹的脖子上(向上绞刑一样),往后拉与手绑在一起,当时程显芹浑身瘫软上不来气,旁边一人说,她好像不行了,冉令才骂道:“什么他妈的不行了,装的。”又使劲勒了一下,然后绑到暖气管子上,扬长而去。程显芹舌头都被勒出来了,奄奄一息。这时城镇的王洪鹏来了,一看此情景,赶快去松绑,绳子竟然自己松开了,他很吃惊,随口道:“程显芹,今天李大师不救你,你就死了。”

晚上,他们又将任国清、王英杰、程显芹、迟跃玲、张建辉绑在大厅的椅子上,并将窗子打开冻人。从晚上6点绑到第二天早上8点。第二天,又拷问张福珍,晚上又将张福珍、程显芹、迟跃玲、赵喜华、王英杰绑一宿。它们疯狂的迫害大法弟子,它们把迟跃玲、程显芹、赵喜华、任国清绑上吊在暖气管子上。

过年与过堂

正月十几,全双城镇的领导们都聚在秋林公司大吃大喝,说是重新过年,放鞭炮。与此同时它们毒打大法弟子,罚站、不许睡觉。闫善利说:挨个给你们过筛子。它们“过年”,却给大法弟子“过堂”,真是人性全无!它们每次打人时,为掩盖其罪行,就放鞭炮!

以上只是大法弟子遭受迫害的点滴。作为法轮大法学员,我们没有仇恨,不计前嫌,没有任何政治诉求,不反对政府,不参与政治。我们爱生我们养我们的这一方土地,我们揭露迫害,只是为了破除谎言与欺骗。让人们了解真象,早日结束这场浩劫。让人们都能真正地生活着,包括曾迫害过我们的人。真的假不了,假的也真不了,乌云是遮不住太阳的,冤案总有平反昭雪的那一天。善恶到头终有报,古往今来,一切行恶者,都没有逃脱历史的审判。君不见,秦桧一伙不是一直跪在岳飞的脚下吗?!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呀!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