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教养院恶警两年前的疯狂暴力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3月23日】2002年12月27日,大连教养院8大队4楼的某房间发生一起野蛮的迫害事件。经过如下:12月27日上午10点30分左右8大队副大队长恶警景殿科带领几个普教人员来到四楼关押李忠科的房间,他们先把别人支走,然后把门插好,开始行动。在景的亲自带领下,他们首先用筷子乱捅李的口腔,(因李为抗议迫害正在绝食),致使李的口腔鲜血直流,上下嘴唇内部撕裂。

在同一室内关押的大法学员还有李集胜,61岁,大连开发区人。吕开利,大连起重机技术信息部工程技术人员。他们也分别受到惨无人道的精神折磨与肉体摧残。

在大连教养院臭名昭著“3-19”大迫害中,8大队恶警伙同普教人员为达到让大法弟子放弃对法轮大法的正信的目的,他们象野兽一样,首先把学员的全部衣服扒光,用手铐把双手反铐在背后,按倒在地上,用小板凳压住四肢,然后往身上泼水,因身上有水电击时电棍能发挥更大作用,为了不让别人听到电击学员时发出的惨叫声,他们用袜子抹布塞进学员的嘴里,然后再用高强力不干胶带封住,用拖布头垫在学员的下颚,当这一切准备完后,他们手持几万伏的高压电棍疯狂地电击学员的身体部位。哪里最敏感就电击哪里。如:腋下、大腿内侧、小便生殖器、耳朵、脚心、手心,更有甚者他们把电棍插入学员的口腔、肛门进行电击,鲜血都溅在墙上,当时在走廊里都能嗅到电击学员皮肉烧焦的气味。

当时在“3-19”被迫害的学员很多,开发区学员李集胜就是其中一个,他分别遭到三次长时间电击,5根电棍电击过两次,8根电棍电击。据说一根电棍可电击15分钟以上。可想而知,这种对大法弟子学员的酷刑摧残比起“红岩”里的“白公馆”“碴子洞”来有过之而无不及。我们的心在流血。

2002年7月的某一天,大法学员吕开利为抗议迫害而绝食,恶警景殿科赤膊上阵伙同普教犯人对吕大打出手,他们用两根高压电棍电击吕身体的第三部位,耳朵电击后就象面包状,暴徒电击吕的小便,大腿内侧,并在吕的大腿内侧和小便上写下人类最低级下流的语言。对吕实施人格污辱和身心摧残,整个迫害过程中8大队现任大队长刘忠科就亲自现场督阵,假装斯文的伪君子骗不了真正修炼的人。不仅如此,在学员绝食期间,他们以灌食为由向学员胃里灌烈性白酒。(李集胜、李忠科、吕开利这三人都不止一次的被灌过泸州老窖)

另外8大队大队长有“专利”,叫做“三块板”,专门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他们在一张单人铁床上分不等距放三块木板,把他们认为不听话的学员用手铐和脚铐以“大”字型铐在铁床上,再戴上拳击帽实施所谓的“严管”。由于整月整月的固定在床上不让洗漱身上脏的吓人,身上发出难嗅的气味,由于长时间戴拳击帽夏天耳朵往外流脓。

以上是本人了解到的大连教养院迫害大法学员的部分情况。这些受害人之所以受到江氏政治流氓集团的血腥镇压和酷刑摧残,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他们坚持对“真、善、忍”信仰,也就是对法轮大法的正信和坚持法轮功的修炼。笔者将上述事实公布后,是让世人真正看清江氏政治流氓集团的真面目,揭穿所谓中国目前人权“最好”的欺世谎言。同时我们呼吁国际人权组织到大连教养院来调查核实上述践踏人权的罪恶事实,及早制止在中国发生的这场血腥镇压,还大法清白,还我师尊清白,还大法弟子清白。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