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王村劳教所对大法弟子的残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3月25日】我叫姜淑娥,今年37岁,女,现住山东省莱西市政府北小区6号楼2单元三楼西户。

2001年12月28号晚上,刚吃完晚饭,当时在我家有3位大法弟子。高荣国(对象)与高康(儿子)在家看电视。这时有人敲门,我问谁?他们说是楼下的,我刚拉开门,一下子涌进五、六个人来,这一群人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就抓我们,我的鞋,外衣都没穿就被3、4个人强拖到楼下至警车里面,恶徒把在我家串门的3位大法弟子也抓了。并非法抄家,其中参与者有:小侯、小胡、张伟等六七人。当时我问他们为什么抓人时,他们说有人举报你们。莱西公安干警110不但非法抓人,非法抄家,还把我们非法关进城关派出所。城关派出所有个女干警叫张芬,强迫我们脱掉衣服非法搜身,然后再把我们关进铁笼子里整夜骂声不断。所有参与这件事的人,明知道它们的行为是错的,还再错上加错,竟连一个清单都不敢写给我。

第二天上午恶警就把我们4人送往青岛大山看守所,整整关了我们一个月。2002年1月29号上午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偷偷把我们送往山东省王村劳教所,在我们拒绝签字的情况下,王村劳教所非法劫持了我们。善良的朋友们,一个合法公民在没有违反任何法律规定的情况下,却遭到非法绑架,非法抄家,非法拘留,非法劳教,在没有本人签字的情况下,山东省莱西公安局非法送人到山东省王村劳教所,王村劳教所非法接受人,并进行长期关押,他们严重违反国家法律规定及法律程序。

我被恶警头目李悦接到二大队分到三班,负责人恶警房秀珍30岁左右,中等个,由于白癜风病变得浑身雪白。此人相当邪恶,对待不放弃信仰的大法弟子百般侮辱虐待。从我被关进劳教所的第一天开始,白、黑不让睡觉,并找来一些犹大轮流胡说八道,非法剥夺我的洗漱、洗澡、休息权利。二大队恶警头目王丽惠相当野蛮,中等个,47—48岁,对待不放弃“真善忍”的大法弟子,乱用酷刑体罚,严重超长时间劳动,并加大劳动量,对大法弟子强行洗脑,强迫观看栽赃、陷害大法的书籍、录像,强迫写、读诬陷师父的文章,对抵制它们的大法弟子进行严管,长期折磨。二月上旬,就因为一个犹大让我去洗澡,恶警王丽惠百般刁难她。

恶警房秀珍为了达到它那见不得人的目的,把我和其他人隔离开,不让我与他们说话,白黑不让睡觉,给我灌输诬陷师父及大法的语言,我不听也不屈从它们,恶警房秀珍把我关进盛垃圾的楼洞里,整天站着,看不见阳光,更谈不上睡觉、洗漱、上厕所了,大小便都在自己的脸盆里。恶警折磨得我不知摔倒了多少次。几天过去后,我的脚肿的象面包一样,从脚肿到大腿及肚子,脚也肿裂了,脚上的皮退了一层又一层,象个烂茄子一样,鞋也穿不上了。接着又被关进了恶警的厕所里站着,冬天穿着单衣服,恶警打开窗冻我,一顿饭只给一个馒头,一两块咸菜,一点水,妄想动摇我修炼大法的意志。

恶警房秀珍不给我饭吃,有时只给少量水或稀饭喝了近一个月左右,恶警房秀珍为了让我放弃法轮大法,晚上找来4个人把几个月没睡一会、坐一会、吃不饱的我,强行握着我的手往纸上写诬陷师父及大法的话。那时我只有坚信师父,终于战胜了邪恶。恶警不让睡觉,我只能站着,我被折磨的曾两次失去知觉。有一次当我醒来时,发现有四、五个人拿着矿泉水瓶子从我脖子往里倒凉水,还有一次恶警房秀珍教唆陪伴我的人找我的麻烦,四、五个人打我一个人,恶警房秀珍不给我饭吃的情况下,第四天上午有个姓董的恶警怕出事,拿着几块西瓜送给我吃,我不要,恶警说:“不吃不行,这是我给你的,如真不吃就给你灌食。”朋友们,你们看王村劳教所多么邪恶!还不让绝食,还不给饭吃,它们送给你吃,不吃就灌食,如吃了就得写感谢信感谢它们对你的关心。你们瞧王村劳教所多么卑鄙可耻,更可耻的是在那种情况下,恶警王丽惠指示房秀珍给我加大劳动量及劳动时间,有时打瞌睡,招来犹大的打骂。后来二大队恶警用尽了迫害大法弟子的招术,它们看到了在大法弟子面前失败的下场。在二大队还有2位与我遭受同样的迫害,她们分别是:烟台开发区大法弟子孙爱群;另一位是莱阳大法弟子戴馥莲。孙爱群因坚定自己的信仰被转到三大队。

2002年9月10日二大队恶警王丽惠偷偷把我转到一大队进行迫害,原一大队恶警头目石翠花,50岁左右,中等个,现已退休,迫害大法弟子不眨眼。恶警沈秀红让华则青(莱阳人34岁中等个)与我交流,华则青拿针、剪刀、扎我、捅我,华则青还私自剥夺我的休息时间。2002年10月底恶警李文参与并指示宛晓燕(原东北人,现住黄岛开发区)、韩玉莲(淄博周村人)、马秀丽(威海人)、姜秀芝(现住青岛市里)强行把我按倒,两胳膊被拧到背后,把腿抬上,并用脚蹬着我的腿,有的坐在我腿上让我双盘坐着,宛晓燕不让我喊,用手捂着我的鼻子、嘴,后来又掐着我的脖子,我不能呼吸,几乎要窒息了,差一点就死了。从中午1:30到晚上8:30才罢休,这样连续迫害我7个小时,致使脚骨错位,肿了很长时间。恶警张然随便延长我的劳动时间,剥夺我的休息时间。由于我不屈从也不接受它这种迫害,恶警张然与华则青、夏红芹、姜福华等在班里挑起是非,让班里人恨我,孤立我,骂大法等。当我把事情的经过向班里人说明时,班里有一部分人说我做得对,就是自己不敢说。

一大队有位叫杨秀荣的大法弟子(高密人)被她们扒光衣服,一丝不挂的被拉到走廊上受尽侮辱,恶警还把杨秀荣用手铐吊在床边上。名叫薛玉春的大法弟子(青岛人)被折磨的只能侧躺着,不敢坐。恶警还不放过薛玉春,2002年8月底左右,恶警石翠花又把她偷偷转到二大队进行迫害。在二大队还在受迫害的薛玉春因不屈从邪恶之徒,被恶警王丽惠用胶带把嘴封住了,不让吃饭,不让喝水,不让说话。一大队还有一位名叫王玉玲的大法弟子(50岁左右,淄博人),由于不放弃“真、善、忍”,曾被恶警多次关在小号里,白、黑不让睡觉,只能坐着,不准随便动,每次一个月左右,强化洗脑。参与者恶警有:李悦、张燕、牛蒙缯、陈钦梅、张建波;邪悟者有:张夕英(诸城人,35-36岁,曾多次用低级下流的流氓言行迫害大法弟子)、华则青(莱阳人,34-35岁,曾多次用低级下流的流氓言行迫害大法弟子)、鲁喜敏(烟台人40岁左右)、于日娜(现住东营)、张春香(沾化人,用低级下流的流氓言行迫害大法弟子)。还有2位大法弟子,一位叫钟法兰(诸城人),一位叫邵希荣(威海人),被王村劳教所迫害的精神有些失常,王村劳教所怕出事,不想承担责任,只好给钟法兰,邵希荣办理外医提前让她们回家了。一大队头目恶警张燕告诉我,二大队有个一年多没屈服的大法弟子被送王村男劳教所进行迫害。

善良的朋友们:请你们静下心来好好分析吧!不要再被江泽民流氓集团的谎言所欺骗了,江氏集团镇压法轮功残害大法弟子史无前例,可这些信仰“真、善、忍”的人不仅没有放弃法轮功,反而越加坚定。

在我受到王村劳教所这种非人的迫害时,2002年正月底莱西城区法庭于志江与高荣国来到王村劳教所对我进行迫害与精神打击。于志江作为一名人民的法官知法犯法,违背法律程序,不讲职业道德,强行拆散了我的家庭。

莱西城区法庭参与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的恶人及电话:
于志江 住宅电话:0532-8487007 手机:13506485719
王青云 住宅电话:0532-8480953 手机:13953278292
薛 延 住宅电话:0532-8484084 手机:13668894317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