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治愈绝症 说真话备受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5月16日】我是95年7月份喜得大法,在未修炼之前我身体患有多种疾病,胆结石,胃底糜烂等,经过医院的各种治疗和很长时间的诊断,吃尽了各种药,都无好转,连速效救心丸也不起作用了,那时我已不抱任何希望了,也觉着无药可救了,医院医生也叫我在家里好好休息和保养,已经是绝望中的人了。修炼不到三个月,使我一个满身业力的病人转变成一个精神充沛全身充满活力的健康人,从修炼那时开始到今整整九年,我没有吃过一颗药,也没有在单位报过一分钱药费,这是单位负责人都知道的,这是大法救了我,也是恩师给我净化了身心,使我重获新生,让我知道人生的真谛,体会到佛法的神奇和无比的威力,从此我就走上了修炼坚定之路。

99年7.20当权小人江××为了妒忌竟不顾百姓疾苦,利用手中权力,颠倒黑白,镇压法轮功,迫害大法弟子,控制整个国家宣传机器,利用电台,电视台,新闻媒体等,对大法進行无耻的造谣诬蔑,公然发动对修炼者進行灭绝人性的血腥镇压,惨无人道的迫害,对身心受益的法轮大法弟子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我在2000年12月份走上了上访之路,想为大法,为我们的恩师说几句公道话,大法是叫我们做好人。

谁知我刚走到天安门纪念碑时,那些邪恶的便衣警察在天安门广场周围到处乱窜,它们就把我挡住,不许我進去,我正想找机会把法轮大法好的横幅拉开,还没来得及,警车就开到我身边来了,恶警用那种野蛮的行为把我抓到车上,我把法轮大法好的横幅放在车上,当时天安门广场有几十辆警车在广场上,像疯了一样到处乱抓大法弟子,有的大法弟子被警察拳打脚踢,有些大法弟子被打在地上拖進警车里,可是大法弟子仍然坚持高喊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不到半小时就抓了一百多大法弟子,全部送到北京平谷看守所,在那附近都能听到有人哭哭啼啼的惨叫声,我才知道是坏人在迫害大法弟子。坏人在审问我时,要我说出单位地址和自己的姓名,我不告诉,它们就拳打脚踢,还逼我照相,我也不配合,邪恶就把我面对墙壁跪蹲,我还是不告诉,它们就用手铐把我两只手反铐在背后,吊在铁门上,脚不能落地。坏人把铁门一开一关打在我身上,吊了很长时间,手铐的齿卡進了我双手的皮肉里,使我实在难以忍受了,我才说出了单位和姓名,坏人把我从铁门上放了下来,当时我两只手全麻木了,也变成了青紫色,邪恶迫害是很残酷的。三天后我单位派人来把我接回送到当地公安局,我被非法关押到看守所里拘留被折磨15天(没有在家过元旦节)。

从99年7月20日江××迫害法轮功到今已经四年多了,我曾经去过报社讲真象,在2000年1月份被派出所以扰乱社会秩序罪非法抓進看守所又拘留15天,没在家过春节。在2001年12月与同修做真象资料及一起切磋时,又被派出所恶徒发现,又被非法抓進看守所,非法的拘留15天。刚回到家不到两小时,又被当地的公安局绑架到看守所拘留一个月,又没在家过元旦。我连续三个元旦和一个春节都在看守所和拘留所里度过,最近两次是2002年3月份被绑架到区洗脑班被关32天。2002年10月份被市公安局绑架到市公安局洗脑班101天,又没在家过元旦节。因为要开16大了,邪恶之徒最怕大法弟子上京证实大法,提前半个月就把我从家里绑架到洗脑班,我被恶徒用各种手段迫害。经过了风风雨雨坎坎坷坷的磨练,我更坚强的学大法,背论语,背《洪吟》,发正念。我的家被抄了两次,恶徒拿走了大法书籍和师父的照片,还有师父的讲法光盘一套及大法资料,两个录放机和炼功磁带,另有十多盒空白磁带,还有生活费现金300多元也拿走了。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