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辗转关押后被劫持進万家劳教所遭迫害的经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5月23日】2002年6月18日晚9点多钟,派出所警察破门而入,在没有搜查证,不符合法律手续的情况下,强行搜查我家,当时就我一人在家,我女儿住校,爱人值夜班,三个警察在我家翻到半夜,把师尊的照片和大法经文、大法书籍抢走,并强行把我绑架,理由是有人举报我发真象资料和光盘。在派出所警察问我炼不炼了?我说炼法轮功使我受益非浅,教人做好人,重德行善,为什么不炼呢?我向警察讲着真象:大法好,天安门自焚是江泽民一伙为陷害法轮功而导演的一场戏,是假的。他们无言以对。我想他们也知道大法好,在江泽民强权压力下没办法。我在派出所被非法扣留了一夜。

第二天派出所所长一上班,不由分说把我送到看守所。在看守所里我几次绝食抗议他们非法抓捕大法弟子,他们就利用刑事犯野蛮给我灌食,并且又打又骂。让普教包夹法轮功学员,一天坐10几个小时,不许说话。在看守所几天后,办案人员找我谈话,了解情况,问资料的来源。我不说,他们就打我。问我为什么发资料,我说是为了让人们知道法轮功是清白的、天安门自焚是假的,并向办案人讲“天安门自焚”的疑点,他说他不知道这些,我告诉他要了解真象,就去看真象光盘。后来,通过向他讲真象,他对我改变了态度,再不问什么了,并说举报的人太缺德了。我说我不恨举报我的人,因为他不明白真象,是被蒙蔽毒害的。办案人还说:为什么不到离家远一点的地方发资料。

我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50天后,被送到万家劳教所。到劳教所第一件事就是恶警让法轮功学员蹲着。让我蹲,我说我没犯法为什么被罚?他们看我不蹲,就用电棍电我,我就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他们就用胶带把我的嘴粘上,三个警察用长短不等的电棍电击我的脸、脖子、后背,所电之处都是呈黑棕色、皮肉都焦糊的一股人肉味,浑身象万根针扎似的麻痛难忍,电我的警察有科长赵余庆、教官姚福昌,还有个狱医。(医生的职责应该是治病救人、救死扶伤的,可他却参与了迫害好人的罪恶行径。后来这个狱医在法轮功学员善良的感化下,了解了法轮功被诬陷的真象。)

接着恶警让我坐在铁椅子上,戴上手铐、把我的嘴封上,三个人继续轮番用电棍电我全身。当天中午、晚上都没让吃饭,也不准大小便。然后连续罚蹲十七、八个小时,其他法轮功学员有的被一天上8次大挂,同时恶警还用电棍电击全身。

2002年9月,男干警進驻女队,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手段之残酷、用心之险恶令人发指。恶警给大法学员上大挂、坐铁椅子、电棍电、冬天寒风刺骨让大法学员坐在铁椅子上,不让穿鞋、袜子,光着脚在地上,还要把窗户打开,让刺骨的寒风吹冻学员。男干警随便出入女学员寝室,看着女学员睡觉,这些都是严重违法的。从99年7.20到现在,法轮功学员一直向他们讲着真象,可他们一直干着坏事,他们的幕后指使者就是劳教所所长卢震山、队长张波,还有一个姓吴的科长。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