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哈尔滨戒毒劳教所把我迫害致残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8月20日】黑龙江省哈尔滨戒毒劳教所不择手段迫害法轮大法弟子,并于2002年11月12日展开所谓“攻坚战”残酷地迫害大法弟子。“攻坚战”迫害开始,我们就被罚蹲,一天二顿饭,饭还吃不上半饱。我是被迫害对象之一。

11月14日那天晚上,我光着脚(不让穿棉鞋),队长赵伟逼着我脱下毛衣,然后将我带進冰冷的地下室,因地环不够用,将我铐在铁床架上罚蹲;刑事犯将一个纱布团样的东西塞進我嘴里,将两头系在脖子后面,再用黄胶带把嘴封住,纱布团里面硬放了什么东西,难闻的气味让人难以忍受;接着围上来一帮男恶警,他们每人拿一个电棍,开始电我的手脚,看没反应,便叫嚣换一个大的来,又一男恶警史延江拿着杂志卷成卷,不由分说劈头盖脸向我打来,一直打了几十次,打得我两眼冒金星,脸被打出几道血痕。

然后,这些不法人员逼我写“三书”。我不从,恶警就威胁我,诱骗让我给写一个假材料就行,足见不法人员为了造假,为了完成上边旨意,已经完全丧失了良知,丧失了理智,不择手段的在迫害我们这些善良的法轮功学员。

到了午夜,女大王丹管教,拎着电棍直冲我来,一边骂一边全身上下电我,并将我线衣掀起直接电我的后背、胳膊、脖子等处,这还不够,又端来一盆凉水强迫我坐在水盆里电,一直折腾半夜,到了天亮。一个刑事犯问管教张利伟,把她铐到门口处,那儿风大。张回答,我看行,就这样把我连拖带拽铐在了风口处,每个拿电棍的管教進来都要先给我一顿电,有时四五个人一齐上;一天下来,不知被电了多少次。电棍将我多次击倒,大脑如五雷轰顶般作响,最后导致我头晕眼花,全身麻木,生活不能自理。

后来恶警又将我带到一个小屋里,逼我写他们要的东西,我不从。队长张玉书恶狠狠地说:“剩一口气也得把着手写”。哈尔滨戒毒劳教所不法人员就这样完全没有了人性,没有了人的道德与良知,在干着最邪恶的勾当。

后来我的左上肢被电棍击伤的部位肿起一个大包,越长越大,整个上肢不能动,疼痛得日夜不安,最后人衰竭得不能走路,不能说话,它们才将我放回。

我与多名大法弟子严正声明,强制高压迫害下转化全部作废。五年来江氏集团对法轮大法和修炼者的残酷镇压。我更加坚信大法,坚信师父,更加认清了江氏集团的恶霸嘴脸,它们无视法律,任意践踏人权,任意打死打伤大法弟子、天理难容。

善恶终有报。试问那些执法犯法者,当恶报发生的时候,是否会有“上边”来替你们承担自己种下的恶果呢?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