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逢农历新年到 千家万户难团圆(三)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五年二月六日】(明慧记者黎鸣综合报道)又逢农历新年,阖家团聚,尽享天伦之乐的时刻。

自从1999年7月20日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以后,今年是第六个农历新年了。这六个新年对于无数法轮功学员的家庭来说,是在泪水中追思被无辜夺走生命的亲人的时刻,也是牵挂正在无辜遭受迫害的亲人的时刻。过年,对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的家庭而言,已经没有了温暖、欢乐和团聚的内涵。

恐怖迫害使无数家庭被摧残得支离破碎,许多家庭因迫害而失去了亲人,有的甚至一家失去多位亲人,孩子失去了父母、妻子失去了丈夫、老人失去了子女,活着的人承受着生死相隔的巨大痛苦,过着以泪洗面的日子;许多家庭中亲人无辜被关押、劳教和判刑,身陷囹圄,遭受着肉体和精神的折磨;有许多家庭中的亲人为了抵制非法抓捕、骚扰和迫害,有家不能回;还有许多家庭的亲人,因为秉持“真善忍”的信仰,被无理拒之国门之外,无法回国尽一份家庭成员的义务,亲人间只能隔洋遥寄对亲人的思念……中共和江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破坏了无数家庭的美好和幸福。

让我们仅以1999年7月以来法轮功学员的家庭在中共和江集团恐怖迫害中的真实经历,来看一看在中共“歌舞升平的欢宴”和“人权最好时期”的背后,真实的人民生活状态究竟是什么样子。

(接前文)

三、中共和江集团对法轮功学员及家属大耍流氓

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及其追随者调动所有国家舆论工具对法轮功进行造谣栽赃,为非法镇压编造依据。五年多来,中共江氏集团对法轮功从来不讲法律,取而代之的是江泽民的“名誉上搞垮、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等灭绝政策。中共和江集团不仅对法轮功学员,对他们的家属亲人也肆无忌惮的大耍流氓。

* 辽宁鞍山市警察绑架法轮功学员吴玉琴,活活打死其丈夫

2004年11月3日凌晨1点钟左右,鞍山市公安局千山分局出动五辆警车,以千山分局政保科科长张成国为首的几名恶警,闯进鞍钢眼前山铁矿职工住宅区法轮功学员金英、吴玉琴两家强行抄家,并把他们绑架到千山分局。

11月7日,吴玉琴的丈夫孙友林(不是法轮功学员)去千山分局给妻子送棉衣,恶警不肯告诉他妻子关押在那儿。他就到鞍山市第一拘留所和第二拘留所分别去找,没有找到吴玉琴。孙友林只得回到千山分局,与故意刁难的恶警争执起来。在政保科张国成的唆使下,多名恶警用凶器对孙友林进行围殴,孙脑后被打出个窟窿,满身是电棍烧伤的痕迹,人就这样被活活打死了。

恶警为掩人耳目用救护车把已经死去的孙友林送到市中心医院,大夫看已死亡多时,没有抢救。恶警让医院出自杀死亡证明,医院不给出。

打死人后,千山分局派人连续三天在吴玉琴家做思想工作,声明其丈夫之死与千山分局无关,后又告诉家人如不上告,千山分局定赔偿八万元,并威胁吴玉琴说:你的事没算完。

* 为掩盖杀人罪行 公安残忍骗来孩子作尸解证明人

大法弟子刘秋生,河北阜城县崔庙乡清东村人。2002年2月2日被绑架到公安局后,公安局副局长寇文通和政保股股长张志军把刘秋生捆绑着打了一个多小时,一直把人打的昏死过去才罢手。后听在押人员证明说,刘秋生以后又被毒打过多次,曾被绑在刑具死人床上暴力灌食。

从2月2日至22日,仅二十天,身体强壮的44岁中年汉子就被活活折磨死了。事发后,寇文通等为了掩盖犯罪事实,没通知刘秋生的妻子和母亲,而是越过她们家门口,找到了村支书,合伙把刘秋生未成年的儿子刘东(当时不满17岁)从打工的厂子骗去作他父亲的解剖证明人。

一个未成年的孩子,看到父亲被折磨致死,已经无法承受,再加上解剖,孩子从没见过这种残酷的场面,吓坏了。尸体解剖完后,才通知刘秋生的妻子。刘妻到那一看,刘秋生已被搞得血肉模糊,耳朵、脸部、嘴唇、右肩、右胸呈黑紫色。可公安局的验尸报告却说“查无外伤,死于脂肪性心脏病。”

由于亲眼目睹刘秋生伤痕累累,刘妻坚持要自己请法医鉴定,不但不允许,而且要马上强行火化。刘家孤儿寡母用全力反抗也无济于事。寇文通等恶人利用手中的权力,调来了100多人,由公安局长指挥,把刘秋生家人分别围住,五、六个人制一个,把她们母子按倒在地,用脚踩住头、捂住嘴,不让说、不让喊,更不让动。当时揪住刘东的警察正是那个冒充法医的人。公安用卑鄙下流的手段总算把刘秋生强行火化了,便松了口气,以为死无对证,竟叫嚣说:“你们去告吧,随便!”

* 大法弟子高秀凤被残杀 遗体遭强行火化 丈夫被威胁作栽赃伪证

黑龙江省五常市兴盛乡大法弟子高秀凤,因修炼法轮功被当局迫害,2001年年初被迫流离失所。三个月后,5月9日回家想帮家里干点农活,5月12日被五常市公安局政保科副科长战志刚一伙从家中绑架,非法关押在五常市行政拘留所。高秀凤绝食抗议非法关押。7天后,5月19日,高秀凤在五常市人民医院被强行暴力灌食时,被插肺管导致死亡。

事发后当地公安要强行火化遗体,家属拒绝签字,要求验尸。这时五常公安局副局长陈树森竟公开叫嚣道:“你不签字就不火化了?不签字照样火化,全国这样的事多了。”他不但把高秀凤遗体强行火化,还当场命令5、6个恶警五花大绑、连踢带打的把大法弟子孙强绑架送至长林子劳教所。

遗体被强行火化后,五常公安副局长陈树森亲自找到高秀凤的丈夫武志强并威胁说:“你说你爱人是炼法轮功炼死的,给你6万元钱。”由于武志强不肯出卖良心,此阴谋才未能得逞。

* 黑暗的劳教所、教养院、监狱隐瞒罪恶,故意害命

几年来,中国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劳教所、教养院、监狱也出现了为隐瞒残害大法弟子的罪恶,而故意害命的案例。许多学员因拒绝所谓的“转化”被恶警折磨得生命垂危,劳教所、监狱不通知家属,或给予必要的抢救医治,直到大法弟子死时才通知家属;或是人已被迫害得奄奄一息时才通知家属接人。

一边是目无法纪却有政府撑腰的恶警们,一边是被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亲人,可怜的家属只能强忍悲愤把生命垂危的亲人接回家,不少人当时已人事不省,回家后不久就去世了。

* 福建省龙岩市新罗区白沙镇大法弟子李国顺,男,27岁,1998年毕业于龙岩工业学校。2004年8月23日因散发法轮功真象材料被恶警绑架,被送入龙岩看守所非法关押。李国顺为抵制迫害进行绝食抗议。绝食15天后看守所才将李国顺转入闽西监狱医院,在闽西监狱医院拖延达25天之久。李国顺绝食抗争40天后,于10月3日转入龙岩市第二医院抢救,10天后即10月14日李国顺含冤而逝。在李国顺绝食期间,李国顺母亲曾两次要求保外就医,均遭拒绝。

* 辽宁省黑山县大法弟子张海燕修炼法轮功不久400度的近视与弯曲的右腿都恢复正常,身心受益匪浅。1999年迫害铺天盖地而来,她没有被吓倒,坚持修炼。因此被非法关押。由于她不肯放弃修炼,被施以吊铐、绳子捆绑、毒打等酷刑。近两年的非人折磨,使她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2003年2月份,家人去看她时,她头被包扎着,手肿得很厉害,而且已经不知和家里人说话,即使这样劳教所也没把她放回。一个月后(2003年3月21日),马三家劳教所才通知家属接人,这时张海燕已经被迫害的完全精神失常,生活不能自理。2004年1月张海燕含冤去世。年仅12岁的儿子失去母亲时悲痛万分的哭喊着:“我再也看不到妈妈了!”

* 王芳,女,家住黑龙江省牡丹江地区海林市。王芳在黑龙江省牡丹江市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被看守所的副所长用拖鞋打嘴,在海林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恶警单成强问她还炼不炼功了,王芳说在这不能炼回家炼,就被戴上“手捧子”(是一种类似手铐的刑具,被戴上后两手更不能活动,长时间戴后两手肿胀,会把手弄残。此刑具据说只在中国的看守所里,最黑暗的地方才有。)九天九夜不让吃饭、抽打脚心等各种酷刑折磨。王芳后来又给弄到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女子监狱迫害,继续遭受各种非人的酷刑迫害。最后被迫害成皮包骨了才放,回家不到两个月,于2004年9月24日早上3点去世。

明慧网资料显示,大量的法轮功学员死亡案例是因中国劳教所、教养院、监狱为隐瞒罪恶,故意害命所致。

(待续)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