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北京大法学员李京生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3月30日】前几天才看到关于北京大法学员李京生被迫害致死的消息。(已报道)我与李京生相处的时间很短,以下是我了解到的部分事实:

北京大法学员李京生,男,30岁左右,于2001年6月底遭邪恶绑架,2001年9月21日被送往团河劳教所五大队。团河劳教所地处北京大兴,因迫害大法学员而臭名昭著。在那里,李京生被多次劫持至集训队并遭受严重迫害。

2002年6月,李京生被转移到一大队(普教队),该队包括李京生在内当时共有四名大法学员。刚到那儿不久,李京生因抗议非法关押而开始绝食,几天后被绑架至集训队折磨,在那里被迫害几个月之后李京生又被转回了一大队。

2002年11月,中共的“16大”前夕,团河劳教所发蓝色的所谓“新式”劳教服(冬装),并禁止穿以前的红色劳教服,后来我们知道,这与“红衣人”一词在明慧网上被多次曝光有关。李京生和同在一大队的其他三名大法学员不约而同的拒绝穿劳教服,坚决不配合邪恶的安排。所有这四名大法学员都没有因此而被送往集训队迫害,即使是其中的三名大法学员后来被邪恶非法加期时也没有以此为借口。

2002年11月的一天,一名大法学员在班内炼功,“包夹”(劳教所安排的专门监视大法学员的劳教人员)在旁边既不愿制止、也没有向警察报告。大队长知道后把该大法学员绑在床上,他的“包夹”也因此受到了威胁。第二天,李京生要求见大队长,他的包夹被留在筒道内,李京生独自一人出了筒道,到了办公室后,当着大队长的面开始炼功,后来也被恶警绑在床上;但与前面不同的是,他的包夹却没有受到任何邪恶的压力,从中也体现出李京生的高尚品格:在自己身处逆境的时候依然处处想到别人!所以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李京生和他的包夹一直相处非常溶洽。李京生的行为受到当时被关在一大队的大法学员和劳教人员的交口称赞!

在李京生等大法学员被绑在床上迫害时,另一名大法学员曾经上书,要求停止这种违法的迫害行为;但通过恶警王华向劳教所所长转交后竟杳无音信。 当时一大队的大队长是孙金亮,专门迫害大法学员的是副大队长王华,后来二人因队内的警察贩毒事件被暂时撤去大队长之职。

后来李京生再次绝食,几天后的一个傍晚被劫持往集训队,到集训队后,李京生才被告知已被所谓的“延长劳教期”10个月。就这样,李京生又一次遭受严重迫害,直到2003年10月底才获得自由。

团河劳教所恶警田禹,男,20多岁,它曾亲口说出了团河劳教所恶警们的集体犯罪事实:在李京生绝食期间,开始时是有规律的对他进行灌食,妄想在李京生的思想中形成假象:认为每隔多长时间就要灌食。而后,在李京生认为将要被灌食的时间就偏不带他去,如是多次,企图增加其心理压力、消磨其意志,目地是剥夺其对大法的正信。李京生在释放前向邪恶妥协,写了“三书”,后来于2004年9月6日在明慧网发表严正声明。

李京生曾患有先天性疾病,后因修炼法轮大法而拥有了健康的身体;但饱受团河劳教所的严重迫害后,使本因修大法而恢复的身体变得极度虚弱。

李京生经常热心帮助其他大法学员,在他们缺少衣物时慷慨相助,因为他认为其他大法学员的事就是自己的事。同时他的行动也减少了其他大法学员压力和被迫害,因为大法学员是一个整体。

李京生的吉他弹的很好,在劳教所里,有几次我见到很多人围着他,静静的听他弹吉他。

李京生曾经给我留过他家里的电话号码,但我离开劳教所后,想到给他打电话不安全,就没有把他的电话保留下来,导致现在无法了解相关的详细信息。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