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马三家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7月4日】我是辽宁大法弟子,97年11月份喜得大法,修炼后家庭和睦,一身疾病全无,心灵得到净化。7.20以后,灾难降到了我原本幸福的家庭,当地派出所因我不放弃大法修炼,先后四次强行把我送到派出所拘留,我始终不配合,最后一次我绝食抗议,要求放我回家,当时我身体极度虚弱,到医院检查病很重,拘留所所长怕出人命,让当地派出所接我回家。派出所不但不接我反而造谣说在抓我的途中我往车里小便。拘留所的所长怕我死在那里,就直接把我送到了马三家教养院女二所。

马三家更是邪恶至极,她们打着“爱心救助”的幌子,干着见不得人的丑事。我被分到了三分队,队长董素云就虚伪的问寒问暖,接着就找一些邪悟的犹大来给我洗脑,把我弄到一个小黑屋里,黑夜白日轮流着在我面前诽谤大法、骂师父。她这样一直持续了六天六夜。看我还不转化,队长董素云终于凶相毕露,她暴跳如雷,连喊带叫的说:“不让她上厕所”。让我在一块砖上站着,一动不许动,又找来六、七个叛徒,转着圈的骂大法、骂师父,骂我。这样几个小时后我身体麻木了,她们还骂我象死人一样,我被折磨得要崩溃了。当时我母亲也在马三家劳教,她已邪悟。她又骗我说、母亲因为我已病重了,这时我实在承受不住也就违心的写了三书。等我明白过来后我的心一直在痛恨自己。

以后的日子就更难熬了,在8月份高温的天气里,她们强迫我们去扒青苞米,这地的四周是围墙,上边盖着铁板,那里潮湿,闷热,叫人喘不出气来,有的学员浑身长疮,痒的不行,当时我身上也长了疮,在高温下扒元葱,又有不少学员晕倒了,队长还一个劲的叫快扒。

我看透了邪恶之徒的本质,使我更加坚定了对大法、对师父的坚信,我从新声明坚修大法,一修到底。队长开始恐吓我说往大北监狱送我,不让我说话,说话就给我加期,因邪恶怕曝光,怕我揭露她们,怕我说出她们对大法弟子惨无人道的折磨。由于我揭露她们,给我加期2个月,所有坚定的大法弟子都尝受过绑、吊、电棍电,鞍山一个大法弟子被电得大便都便到裤子里。还有大队长李明玉是迫害大法弟子的后台。

今年3月份我又调到了二大队,队长叫王政立,给我们放诽谤大法的电视,她说,我狠狠的折磨你们,有的喊法轮大法好,不是小号折磨就是加期。谁不穿校服不戴胸卡。就用手铐扣在厕所、或是两手吊起来扣床上,白天黑夜的扣着,就连吃饭也要在厕所吃。其中我们五名大法弟子就不穿校服,校服队长就把我们五名大法弟子分别用手铐扣在床头上,不能动,这样扣了三天三夜,我的身体木了,手也肿了。然而她又继续加害我们,把我们铐到厕所里的铁管子上,坐不下站不直,整个身子都贴在铁管子和墙上,当时正是严冬季节,还让我们在厕所里吃饭。有的学员因不穿校服被男干警打得鼻青脸肿。还有的不让睡觉,晚上坐小板凳,不让上厕所。

为了让我们放弃修炼,他们使尽了招数,对于绝食的大法弟子,他就野蛮的灌食,哪怕是生命垂危的大法弟子她们也不放过。

到目前为止马三家依然在迫害大法弟子,强行给学员洗脑,而且他们还说:“你们爱上那告就上那告。”我相信,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邪恶之徒早晚要遭报的,天理不容呀。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