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蔚县大法学员齐秀琴被迫害经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7月16日】我叫齐秀琴,今年43岁,得法前自己曾经是个废人,浑身是病,胆囊炎、呕吐、浑身发软,甚至连厕所也去不了。中医西医、其它小道、大道全都看过了,丝毫不起作用,一动一身汗,整日在家中半死不活的捱着日子。

98年冬天,我正病得厉害起不了床,代王城的小姑子前来看望,她告诉我法轮功的神奇疗效并希望我也炼功。但是一开始我抱着不相信的心态,心想我这么严重的病难道炼炼功就好了?99年的1月我刚看了病还抓了两副药,小姑子拿来了书说:“嫂子,你看看《转法轮》吧。”我一看书便越看越爱看,不知为什么就是放不下,之后我就到炼功点上去炼功,半个多月后身上就大不一样,感觉轻松,当时我抓的两副药就扔了,结果一身的病就这样奇迹般的全好了。从此我走上了返本归真的修炼之路。

99年7.20江氏政治流氓集团镇压以后,我就和村里20多名大法学员到村原炼功点炼功证实大法,被镇村干部关在大队里,逼迫写保证,镇包村干部陈喜玲凶狠的问我:你还炼不?我回答:还炼!它当时就啪啪打我两耳光。家里丈夫当时不理解,也跑到大队对我拳打脚踢,大声吼叫要蹬断我的腿。后我被敲诈600元钱非法关押半个多月才放人。回到家里我由于学法不深怕心很重,明知大法好,割舍不下,就乘丈夫不在家时偷偷炼,丈夫看到后就大打出手,浑身乱踢、还说拿刀要劈我,我虽然被打的承受不住,法理上也不太明白,但内心很坚定,心想打死我也要炼!现在想想那是我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结果被毒打了很长一段时间,承受了很多不该承受的痛苦。

2000年7月,村里有两名大法学员进京证实法,大队干部领着镇上的和雇用的打手4、5个人,非法闯入我村的大法学员家中,把我与村里的炼功人全部都绑架到大队,单独挨个审讯,威逼写保证。镇派出所一人问我:你们师父好还是共产党好?我说:师父好,因为师父给我第二次生命。他立即恼羞成怒,用警棍猛的抽我几棍,拿出电棍电我的脸、嘴、下巴和腋下。电一阵就又问我:还炼不炼了?我仍坚定的说:还炼!接下来他就又用电棍丧心病狂的电我,电手、电胳膊、电后脖子,电的我嘴里流血,浑身是伤。但是我心里一念很坚定,我就是坚修大法心不动,恶人见我这么坚定,当天晚上就带人闯入家中,因丈夫不在家中锁着门,他们就砸门撬锁非法闯入,把我家两头骡子都拉到了大队。

因为我一直坚持不放弃,恶人就把我与其他6名坚定的大法学员一起拉到齐家皂转化班。在非法关押期间恶人让我们村的几个大法学员跪砖头、两胳膊平举,胳膊上再放上砖,恶人还在一旁取笑问:沉不沉?我说:不沉。他们说:不沉就再给她加上两块。然后就整夜罚站、不许睡觉脸朝墙站军姿,站的我栽倒在地晕死过去。有一次我盘腿坐着,镇上姓王的就说;你又在炼功吧?就吼叫到:我叫你炼!于是把我铐在高桌子腿上大字型站在地中间举平手,然后拿扫帚把子打我的手,咔咔的猛敲。

第二天早上恶警还继续用刑,拿来一把筷子挨个夹在手指中间使劲拧,十指连心的痛苦无法形容,真是痛不欲生,邪恶每天一顿饭只给我们吃二两粮或一碗稀粥,我们连饿带被迫害全都无法站立。

在此期间我的丈夫还跑到洗脑班帮助邪恶共同来迫害我,他抽烟用烟头在我的胳膊上使劲拧,用笔杆子伸到我的嘴里使劲乱捅,一边捅一边恐吓我:看你还硬不硬?看你不写保证!我的老公公也在院中喊叫:他们炼功人有坐功,那就让他们站着,别让他们睡觉,拿刀把胳膊割开洒上盐面。真毫无一点人性邪恶至极。

无论邪恶如何迫害,使用什么招儿,我和其他大法学员就是不写保证。于是被勒索3000元钱放回家。我回到家中,丈夫更加凶狠的迫害我,我天天炼功他就拳打脚踢大打出手,还踢坏了我的胯骨,并用离婚威胁我,满口污言秽语诽谤神佛,采用各种手段迫害我,见我不动心,他又生一计,假装喝了农药要服毒自杀。由于我当时不知内情,在情急中被情所带动。违心的做了妥协。由于自己没把握好,之后丈夫便变本加厉迫害我,镇上来人恐吓我要抵押房屋,不让和炼功人接触等等,想尽一切阴谋来毁一个大法学员,自己正因为怕心不去被邪恶钻了空子,给大法带来损失。给自己的修炼之路抹上了污点。

去年的一天我半夜起来发正念,丈夫看见后一脚踹在我的心口上,把我踹到了墙根里,后来我吐了好几天血。我以绝食来抵制家庭对我的迫害,我绝食第五天丈夫害怕了,才妥协,说:你炼吧,从今往后不管你了。

就这样环境在自己的正念抵制中得到了改变。从这天起自己又能够堂堂正正的炼功、学法、发正念了,又能够去做一个大法学员应做的事了。在这里我严正声明:以前我在被迫害中所说、所写的不利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跟上师父正法进程。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