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市提篮桥监狱对大法弟子迫害事实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9月19日】上海市提篮桥监狱,是集中关押在上海地区非法抓捕判刑的男性法轮功学员的地方。二监区青年实验分监区原是关押一审二审被判死刑犯人的地方,以管理严酷而闻名。该分监区成立之初叫“青年实验中队”,将监狱难以管教的犯人集中关押在此,管理上可以游离法律法规之外,谓之“实验”。狱警都以年轻的作为队长,狱警只要从这里呆过,调离后都可获得晋升。这里曾经被非法关押七、八十名法轮功学员。

这些法轮功学员包括:华威、杨久青、张一明、郭小军、耿兆军、张占杰、周斌、张勤、杨育辉、熊文琪、瞿延来、蔡君、陶湘为、朱桦、蓝兵、蒋业祥、唐仁亚、江勇、何冰钢、梅建琦、刘雪岩、吴文明、胡志明、任泽军、李亮、王旭东、陈永根、戴亮、李岩、刘锦芳、蒋斌、仇申、朱德贵、杜挺、林森、叶小平、王文义、姚惠华、沈吉、郑康、严斌、刘顺明、郭士豪、郑健、谢珩、张曦川、梁威霖、沈惠华、孙晓峰、王剑平、吴钢、奚晓成、杨伟峰、余雷、张璐、张南平、郑康、余祖军、陈明亮、陈正国、黄惠君、黄治保、蒋滨、贺江海、潘浩良、郑军,等等。范彦铭、曹红如(65岁)05年直接从看守所移押至六监区。目前曹红如在六监区的二分监区,范彦铭在三分监区,蓝兵在四分监区,江勇在五分监区。其他:梅建琦在七监区,王文义在三监区。

2004年,曾经被邪恶欺骗和误导的大部份法轮功学员集体推翻了在暴力胁迫下作出的违心之举,正念正行,恢复到真实的状态。邪恶气急败坏,将分监区长沈言荣调离青年中队实验分监区,回到原来的六监区。教导员傅克琥也因此调离至监狱部门,同时也将集中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分散至各监区。

在提篮桥监狱,所有法轮功学员都遭受了严重的肉体和精神的双重折磨。恶警全然不顾现行的法律和法规的约束,为残暴凶恶的犯人提供多种便利与司法奖励,调动它们的邪恶本性,纵容和教唆其犯罪。特别对于坚定的大法弟子施以酷刑。在长时间多频次的精神折磨和肉体摧残下,已使多人致伤、致残、致死。在这个所谓的国际大都市的光环下,这里每天发生着极其黑暗、残酷、极其卑鄙的犯罪行为,而且完全是有系统、有组织、有步骤的进行。

以下仅是几例大法弟子被迫害的事实。

大法弟子熊文琪长期被邪恶折磨迫害,数次反迫害绝食绝水,身体极度虚弱。恶人仍不放过。趁强行灌食之际,将胡椒粉充入流质下灌。长时间多频次对其暴力伤害,浑身是伤,头部被不断殴打已无完整头皮和头发,全是厚厚的结痂,惨不忍睹。被迫害致生命垂危。为逃避法律责任,火速办理了“保外就医”。

大法弟子瞿延来被致残(已有报导)。

大法弟子周斌,被致残(已有报导)。

在恶警欧利钢、戴文龙唆使下,犯人林正煜、窦建民、李荣、盛召辉、林君波、张永潮等长时间暴力伤害大法弟子,大法弟子华威、杨久清、张勤、杨育辉被恶警欧利钢、戴文龙唆使下行凶的犯人林正煜、窦建民、李荣、盛召辉、林君波、张永潮等长时间暴力伤害,浑身是伤,其中华威被群殴最甚,张勤被凶残的犯人群殴致使头脑肿膨胀,双眼已睁不开,只留一条缝,满脸青紫,惨不忍睹。

大法弟子张一明,反迫害绝食六十多天,邪恶迫害性灌食,将灌食橡皮管绑在其头上,不给拿下,并用皮带压缩铐终日铐上,睡觉也不拿下。张一明经常利用日记、周记、写材料的形式向狱警讲真象,受到恶警残酷迫害。03年9月张一明被转至六监区,六监区长苗建军、分监区长郑海凌以“可获大幅减刑”唆使三进宫犯人王平等人对张一明进行残酷迫害,长时间逼迫面壁坐小监,双手反背、不让睡觉,不断侮辱谩骂,并将张一明的头部猛撞墙壁和地面,长时间的暴力伤害使张一明精神与肉体受到严重伤害。

大法弟子朱桦,在青年实验室分监区数月被迫害中,坚修大法不动摇。同时利用与狱警谈话和写周记的机会向狱警讲真象。03年6月朱桦被突然转至六监区继续迫害。开始3个月,恶警监区长、分监区长、监狱教育科长对朱桦轮番逼迫未果后,终于露出狰狞面目,由监区长苗建军控制,分监区长郑海凌实施,监区教导员杨昌元、副监区长葛礼斌配合,选用阴狠的大刑犯杨力诚(死缓)、杨龙根(黑社会组织者15年徒刑)为看管犯,采用种种残酷手段对朱桦进行折磨,长时间面壁坐小监,双手反背,身腿、大小腿成直角不许动弹,随意剥夺洗刷权,经常强迫下蹲,被逼迫蹲马步,并强迫闻大热天数日不倒的发酵的便桶,等等。杨龙根因迫害卖力,获大幅减刑。

犯人在分监区长欧利钢的授意、多名主管小队长刘永峰、李敬敏、薛春等人唆使下,不断对大法弟子陶湘为进行侮辱谩骂。不断用手指弹额头,用牙刷柄弹头、眼,用拖鞋抽脸面,令其坐板身体与双腿成直角,手放背后,长时间不许动弹。用双拳击打其大腿、腰部,用别针往身上及腿上乱刺,更用钳子拔出手、脚趾甲等等,使其精神与肉体遭受双重的严重伤害。

以上仅仅是上海市提篮桥监狱邪恶之徒迫害大法弟子罪行的一小部份。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