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教养院长期剥夺大法弟子与亲人相见权利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1月14日】中国有句俗话:每逢佳节倍思亲。农历新年、中秋节是中国传统的亲人团聚的日子,然而大连劳动教养院长期剥夺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与亲人相见的权利。更有甚者,他们在大法弟子亲人病重、病危甚至病故的情况下也不允许与亲人相见。

2004年中秋节的前一天,大法弟子李伟的父亲病故,当时李伟的亲属向大连劳动教养院请假,要求李伟回北京处理父亲的丧事。劳教院的管教在电话里对其亲属说:“李伟现在思想不稳定”,一口回绝。其实,当时的真实情况是:李伟在严管室被铐在铁床上已经一个多月了,强制头戴拳击帽,早上5点起床,晚上12点才让睡觉,每天被迫坐在马扎上18小时之久,而且只允许4天一次大便,不让洗脸,不让刷牙,不给理发,不让换衣服,每顿饭只给半个馒头,一点菜汤,晚上睡觉也要铐在铁床上,进行强制洗脑转化。即使这样,李伟在2005年7月10日解教时,管教也没有告诉他父亲病故的消息。李伟的父亲是一位离休的老公安干部,在病危、去世前也没有见到自己的儿子平安归来,老人是悲愤的睁着眼、张着嘴离开人世的。而在2004年李伟父亲病重、病故期间,从4月9日到5月28日,8月31日至11月2日李伟两次被严管达113天之久,恶警王世伟副大队长亲自对李体罚,并授意恶普教李岳(大连棋盘磨人)用布鞋底抽打李的头部和身体,曾连续6天不让睡觉,有时只让睡1-2小时,致使李伟身体疼痛难忍并出现幻觉。

丹东大法弟子滕平德,被非法劳教、非法关押在大连劳动教养院。滕的母亲因承受不住这种巨大的压力而精神失常,儿子思念母亲心切,那段时间滕平德瘦的只剩下一把骨头了,劳教院不但不给假,每天还强迫他做奴役,强迫劳动。

大法弟子崔德良(庄河人),被非法教养三年,其父80多岁高龄,只有崔德良一个儿子。崔德良多次要求无罪释放,回家照顾一人在家的老父亲。可直到崔的老父亲2004年病故,崔德良也没有被释放,只是在父亲出殡的当天,在几名管教的看押下看了父亲的遗容一眼,人去楼空,崔德良真是被迫害的家破人亡。

大法弟子王兴田(山东人,在金州打工),家里老人病重也同样被剥夺了回家探望的权利。

象这样的事例非常多,我们也只是收集了这几例。大连教养院千方百计的封锁迫害大法弟子的消息,他们怕丑行曝光于天下,人性全无的强制洗脑转化迫害。大连教养院为了封锁迫害大法弟子的消息,2005年3-4月间八大队正式对外挂牌为“全封闭管理区”,其它大队均为“半封闭管理区”。被关押在大连教养院的大法弟子被封闭在现一、三大队、管理科所在楼的顶层楼内(第五层)。大法弟子与亲人接见、通电话、加餐、住宿、室外活动等普教都享有的一切正当权利都被剥夺。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