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万家劳教所的罪恶和黑暗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二日】共产党走到今天这一步,覆灭是它的必然。因为邪党自己的行为已经使直接或间接受过它迫害的人越来越清醒了。共产邪党所使用的专制手段和一贯对所有人的不信任,使得各省、市、地方政府采取各自为政、互相欺骗的方法,以求自保。中共邪党政府的什么法律、法令与公安部下达的条文在各地方政府内部都会根据它们自己的需要予以扣押或打折扣或不执行,但表面形式却搞得很大。嘴上说着“八荣八耻”,实际上见利忘义、唯利是图,干着苟且的勾当,并采取各种方式欺上瞒下,应付检查。恶党的专政工具(军警们)除了行使邪恶流氓手段迫害老百姓外就是欺骗它们的主子。

在哈尔滨市,各看守所、劳教所、监狱等的警察们对上级邪党所下达的各种检查、考试、政治学习等的应付办法就是“抄”,抄都不愿自己抄,而是用它所管制的犯人替他们抄袭“上面”所下发的学习材料。只要是写字好看一点的,都成了它们的“文书”,有文化的人都成了为它服务的工具。

哈尔滨万家劳教所的所长、各队队长、管教员把被关押能写字的人员当成文书。不仅抄“学习材料”,还帮助整理被劳教人员的个人档案。而它们每天为了保有它们的工资与奖金,玩弄着各种欺骗恶党的邪术。它们无视人的生命与人权,根本不把被关押在劳教所里的人员当回事,把恶党制定的劳教人员“减期规定”全部扣押,弄一些黑龙江省的“处罚条例”当成法律条款,每月最多只减4天。

例如邪恶的哈尔滨万家劳教所七大队队长张波,无视任何法律条文与人性,用流氓强盗的方式,不叫任何人参与它的管理,专横跋扈。为了伪装自己,他可以弄条狗来叫专人喂养,捡只猫来叫人给洗澡,以显示它的“爱心”,可是对被劳教人员,尤其对法轮功学员,使用的都是各种邪恶手段。就是与之交往的厂家他也用欺骗的手段对付。挑牙签的活每人每天只能干二箱,可为了钱张波叫被劳教人员干三箱。七十岁的老人都得和年轻人干一样的数量。老年人看不清,质量保证不了,它就叫大家把能看到的挑一挑就完了,根本不管什么质量。每天早五点起床,晚十点多才能睡觉。还有干肉串,挑选玉米种子等等所有的活它都叫这样干。无休止的强迫被劳教人员超强度、超时间的劳动。上面要来检查,怕扣分了,就把人叫上楼,检查人员走后,下楼再接着干。装车、卸车花时间却不给减任务。

对法轮功学员,每天早、晚要背诵那些背离法轮功的“誓言”,如果声音小就会被送到“学习班”“集训”,让法轮功学员整天看傅怡彬杀人、“天安门自焚”伪案等录像,进行精神上的迫害。

在这种邪恶的迫害下,大法弟子石桂花现已精神失常。她把别人拿的水瓶当作自己的孩子;每天不停的开关自己的装衣柜,别人制止才停止;整夜不能睡觉,神情恍惚。即使这样,她白天还得一样干活,实在是没有人性。

石桂花,女,49岁,哈尔滨市阿城县人。2005年4月因修炼法轮功被阿城公安局抓捕。2005年6月被送到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她没有上过学,是一个老实朴素的农家妇女,有三个孩子。在她的抚养下,三个女儿长大了。大女儿现在阿省师范学校读书;二女儿自立了,开了个理发馆;小女儿在读高中。石桂花被送到万家半年后,她的丈夫因为接受不了打击,患肝癌于二零零六年二月份去世。下葬时劳教所只让她回家看一眼。回到劳教所后她的情绪极其低落而又不能发泄,每晚在被窝里偷偷的哭。而这一切的一切,张波却说这都是因为她炼法轮功炼的。家里现在孩子没人管,自己还被关押。颠倒黑白把这一切都归罪法轮功。

石桂花是因为身体不好炼了法轮功。炼功后她身体非常好、家庭和睦。就是这样的一个老老实实的农民家庭被迫害得家破人亡。而这些邪恶的乱党之徒们,现在却把迫害的罪恶都归为炼法轮功上。还有比这更无耻的说法吗?

共产邪党是最邪恶、最残忍、最腐败的恶魔,人性全无,内部都互相欺骗。那些恶党的党员更是见利忘义、唯利是图,这样邪恶的党哪有不覆灭的道理?覆灭是它的必然,是天意。

同胞们都觉醒过来吧!没有比这些邪恶的党徒所做的更可耻的了。认清他们的虚伪,退出这个邪党,千万不要等到天灭中共时一起被销毁。快退出吧!

(注:此文是在万家劳教所被迫害的大法弟子所写,辗转带出的。)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